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2-22)      第1943章(02-22)      第1944章(02-22)     

流氓老師1193 又是家族保護人

葉大偉從車里拿出了兩瓶好酒和兩條好煙,跟著高玉毅走進他家的小院子。軍委副主席高明住在軍委所屬的大院子里面,雖說是大院子,但里面很大。聽高玉毅說,他們家以前住在南中海的,因為他爸的工作關系就搬到軍委大院了。
  高玉毅帶著葉大偉進了他家三層高的小樓,葉大偉就看到一樓大廳里坐著一個年約六十歲的男人,他正拿著一張報紙在看著。
  “爸.我的朋友陳忠來看你了,”高玉毅走到高明的身邊小聲說道。高明就這么一個兒子,所以一般高玉毅想怎樣就怎樣,要不然這次說帶葉大偉回來就帶回來了。
  “噢,你朋友來了?”高明抬起頭看了葉大偉一眼,“陳先生,你請坐,聽玉毅說你要來,你就在我們家吃一個便飯!”高玉毅一般不帶朋友回來,所以高明不得不認真地打量著葉大偉。
  “高叔叔,請允許我這樣叫你,因為我跟玉毅是朋友,”葉大偉說道。
  高明聽了眉頭皺了一下,像他這樣身居要職的人,一般不跟人攀關系,這陳忠是怎么回事?一進來就叫自己叔叔。
  葉大偉也感覺到高明對自己的惱火,他微微一笑,馬上從自己提的袋子里拿出兩瓶酒和兩條煙,“高叔叔,這是我托外國的朋友找到的,這兩瓶‘國王’已經收藏了兩百多年,原來是某國一個王族族長私人收藏,我朋友花了一些氣力才買到的。”
  高明看到葉大偉手中的兩瓶“國王”洋酒,眼睛不由一亮,這種洋酒他是聽過的,出產不多,而且收藏越久越有價值,就是收藏所要花費的維護費也是不少。這酒還是兩百多年,可見這酒非常貴,有錢也買不到。陳忠說他朋友花了一些力氣,估計是非常艱難才得到的。
  “陳先生,你,你這酒太貴了,我可不敢收啊!”高明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是依依不舍地看著那兩瓶“國王”,能得到一瓶都是非常難得,現在可是兩瓶啊!高明這個人就是對煙酒喜歡,其它的沒有多大興趣。
  “高叔叔,這煙也是國外的朋友送我的,這種煙口感好,對身體的危害很低,只是提供給王室,在市場上根本沒有得賣。”葉大偉從高明剛才的眼里已經看出他的不舍,葉大偉的心里更是得意。
  “我看看,”高明馬上接過葉大偉遞過來的煙,“咦?這煙我真的沒有抽過,這包裝很精致典雅特別。”
  葉大偉說道:“高叔叔,我都不吸煙喝酒的,這酒和煙你就拿去!”
  高明擺著手說道:“陳先生,這怎么好意思呢?這酒和煙很貴啊!”高明也是一個聰明人,拿人家的軟,可是要為人家辦事的,所以他不得不謹慎,雖然他很喜歡這煙酒。
  “高叔叔,我跟玉毅是朋友,你就叫我名字陳忠!我這次來沒有其它事情,就是想來拜訪你一下而已。如果你覺得不方便,我這煙酒就當是送給玉毅就行。”葉大偉看出高明眼里的猶豫。
  “陳忠,你這酒和煙很貴啊!”高明搖搖頭說道。
  “爸,沒事的,我跟忠哥是好朋友,忠哥是歸國華僑,他在我們z國的集團公司就有100億資產,他對這些小錢是不看在眼里。”高玉毅不以為然地說道。“你就收下,當是忠哥送給我的。”高玉毅也看到父親對那煙酒的喜歡。
  高明驚訝地看了葉大偉一眼,“陳忠你是歸國華僑啊?看不出你這么年輕就有這么大的公司?”
  葉大偉笑了笑,“這是家族的生意,后來我父母過世后,就回國投資置業。”
  “好,居然陳忠你這樣說,我也不客氣了。”高明高興地把那煙酒收下。
  葉大偉見好就收,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說陳天明的事情,他等著到時高玉毅提起,在來之前他已經跟高玉毅說好了。
  在吃飯的時候,高明打開那瓶葉大偉帶來的好酒,一邊喝一邊贊嘆著。吃了一會,高玉毅就開始說了,“爸,你知道那虎堂現在很囂張嗎?聽說還跟龍組的人打起來了。”
  高明微皺眉頭,“玉毅,你是一個生意人,不要管這些事情。”虎堂的人比龍組厲害,這是軍委任何一個首長都想看到的,要不然設立這個虎堂干什么呢?虎堂經常立功,他這個軍委副主席在跟其它國家領導人開會的時候,也臉上有光啊!
  “這個不是主要的問題,主要是那個陳天明,利用工作之便為那個輝煌酒店還有自己的公司護駕保航啊!”高玉毅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高明又皺了一下眉頭,他對這個陳天明的印象很深,特別深的就是他搶了自己兒子高玉毅的女朋友楊桂月。以前他找許勝利說這事的時候,許勝利還說婚姻自由,孩子們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決定,讓他又不好意思說什么。
  :.:.,!“對啊,就是他搶了我的小月,”高玉毅生氣地說道。“我私人的事情就不說了,我聽九哥他們說陳天明經常利用虎堂的權力幫輝煌酒店和安安保全公司做事,你說這叫什么事啊?”
  葉大偉也馬上點點頭說道:“高叔叔,這個陳天明我也認識,真的如玉毅所說,利用虎堂的權力做了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情,因為他手段高明,人家又找不到他的證據沒有辦法起訴他而已。”
  高明放下手中的酒杯,“噢?有這樣的事情?”如果兒子在這里說的話,高明會當作什么也沒有聽到,畢竟還有一個外人陳忠在這里。但是陳忠也這樣說的話,高明明白陳忠今天來的目的了,他是沖著陳天明來的。看來這個陳天明有不少仇家啊!高明在心里暗道。
  當時那個虎堂的策劃雖然是許勝利經手,但高明也負責審批了,他也想用自己的人當虎堂總教練,這樣自己在軍中的位置也會坐得牢一點,而且還可以培養自己的權力,以后辦事或者為兒子也可以謀個有力的后臺。
  可沒有想到從半路殺出了一個陳天明,看許勝利的架勢陳天明是他的人,而且聽兒子說那個陳天明就是搶了自己未來兒媳婦的人,這讓高明怎么不火呢?但由于規定已經定下來,沒有辦法只好比下去。
  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當了虎堂總教練,而且帶著虎堂的隊員立了不少的功勞,得到軍委的嘉獎。高明見了心里有點慌,如果這樣下去,許家弟子立功多,以后在軍隊的實力也會慢慢鞏固。照這樣下去,許勝利還可能會成為下一屆的軍委副主席候選人,直接影響到自己的地位了。
  因此,當聽到高玉毅和陳忠說起陳天明的事情,高明不由心里一動,虎堂主要是靠陳天明,如果陳天明出事,肯定會安排另外一個高手擔任虎堂總教練,到時自己就可以派自己的人當了。而且,許家的權利也會削弱不少。想到這里,高明暗暗高興。
  “陳忠,你所說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高明問葉大偉,聰明的高明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兒子拉進來呢?要不然人家還以為自己是公報私仇。
  葉大偉聽了心里暗喜,護短的高明當然是幫著自己的兒子,而且陳天明是幫許勝利的,高明跟許勝利一向不和,估計高明會借這個機會對陳天明調查。最好是高明能對付陳天明,要不就把陳天明激怒,讓陳天明離開虎堂。嘿嘿,到時先生要怎樣玩陳天明都行了。
  “當然是真的了,高叔叔,我可以明天把一些資料給你看,你就知道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了。當然,這也是一些朋友給的資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你可以當是人家匿名舉報派人去調查嘛!”葉大偉陰陰地笑著。
  “好,你明天拿資料過來讓我看看,”高明瞇著眼睛陰笑著。陳忠這話說得好,當是人家匿名舉報派人去調查,最好是能查出什么事情來,就算查不出也不會對自己有什么影響,畢竟這是對國家對人民負責嘛!
  葉大偉高興地舉起茶杯,說道:“來,高叔叔,認識你這樣公正的人,我真感高興,我還以為你會護短不管虎堂的事情呢?”
  高明嚴肅地板著臉說道:“陳忠,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我高明是什么樣的人大家是最清楚的。我從來不護短,人家反應問題,我們就要以積極的態度去調查一下,有則改正,無則加勉,我們要對國家和人民負責啊!你不見玉毅嗎?他的事情我從來不管也不會幫他,他現在的成績都是靠自己的。”
  “高叔叔真是一個好官。”葉大偉雖然這樣說,但心里卻是在暗笑。你高明是一個怎樣的人,人家不知道嗎?如果不是以你的關系,以高玉毅這樣的頭腦,哪會開這么大的公司賺這么多的錢?
  “忠哥,你就放心,如果我爸查出陳天明是那樣的害群之馬,他一定不會手軟嚴懲不怠的。”高玉毅高興地說道。
  葉大偉又與高明父子邊吃邊閑聊,這次,他們沒有再說陳天明的事情,都是說一些茶余飯后的笑話。不過,葉大偉知道今天自己來高明的這里目的達到了。果然不出先生的所料,高明這人容易對付,先生讓葉大偉以后多跟高明親近,以后能辦的事情還會有很多。
  而且高明是軍委副主席,手上的權力很大,特別是對軍隊這一片,正好可以克制陳天明他們的力量,這是先生所需要的。先生沒有看錯人,以葉大偉這樣的小人,要拍馬屁套親乎走后門,是一流的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