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189 聽我的命令

姚景漢喝了一口咖啡,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陳天明。
  原來,這次設計騙陳天明是幕后有人指使,先是讓朱浩他們在蔣氏集團辭職開公司,接著再到京城來做生意,跟陳天明拉關系套近乎。然后他們被騙三百萬,跟陳天明借錢再簽合約,只要陳天明簽了抵押合同,那陳天明后面的事情麻煩了。但是沒有想到最后幕后指使人居然要把姚景漢干掉,而且姚景漢鬼使神差地聽到這個消息。
  “我已經查過了,你們的紅葉貿易公司并沒有什么問題,如果你們跑了,對我沒有多大的影響。”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天明,你有所不知,你們在我們公司里所做的那些鑒定,都是今天之前的,在這之前我們公司沒有犯什么問題。但只要你跟我們簽了合約后,朱浩馬上會跟木日國的一間公司簽一份5000萬的合同,只要我們一簽同合,對方公司就會給我們公司的帳戶打進5000萬,而我們就會拿著這5000萬逃出國,我們的護照都做好了。不過,聽朱浩說,沒有我的份,只要事成之后,我就會被他們殺了,還要嫁禍給你。”姚景漢生氣地說道。
  “那么說,那間木日國的公司也是跟你們一起聯合詐我了?”陳天明問道。
  姚景漢點點頭說道:“是的,聽說是有人想用5000萬來給你使你名譽受損,把你從某個組積里清除出去,至于具體是怎樣,我也不大清楚,主要是朱浩指揮我跟席珍珍干的,事后,我和席珍珍都可以得到1500萬。”
  陳天明說道:“那木日國的公司叫什么名字?另外幕后指使人是誰?”
  “木日國的公司叫道森集團,他們公司的人已經在京城,至于幕后指使人是誰我不知道,可能朱浩會知道的。”姚景漢搖搖頭說道。
  “好,景漢,如果你說的事情是真的,那事后我會給你一百萬讓你離開這里過你自己的新生活。而且你也不要擔心,我現在會派人保護你的,在你離開之前都會保護你的。”陳天明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一個玄門弟子走進來,他與姚景漢見過面后,便又出去了。
  “天明,那我現在應該怎么辦?”姚景漢問道。
  陳天明笑著說道:“你以前應該怎樣做就怎樣做?”
  “天明,你還要跟朱浩簽合同嗎?”姚景漢擔心地說道。
  “是啊,如果不是這拌,怎么能拿到朱浩的證據,景漢,你放心,我自有安排。”陳天明說道。
  “那好,我走了,我還要去辦事情,要不然會引起朱浩的懷疑。”姚景漢站起來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好,你走!”
  看著姚景漢的離去,陳天明陷入了思考,朱浩的幕后指使人意圖很明顯,跨國的詐騙不是小事,只要朱浩逃了,雖然陳天明不會負什么法律責任,但他跟朱浩簽了合同,就會找他了解情況。而且他身為虎堂的人,跟一個國際詐騙案有關的話,也是說不過去。
  估計陳天明是會被停職審查,另外,姚景漢的死還會嫁禍給陳天明,那陳天明要說清楚是要一段時間了。而陳天明還能不能留在虎堂,還是一個未知數。這一招真是毒,表面看是對陳天明沒有什么影響,但主要是針對陳天明虎堂的身份。
  朱浩的幕后指使人,一定是先生的那伙人,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針對自己設下這樣的騙局。像這樣的騙局,用5000萬來讓自己停職審查,可不是小數目啊?一般人哪能做到呢?
  “道森親團?”陳天明暗暗念了一遍,他拿起手機打起電話。
  “天,天明,是你嗎?”手機里傳出溫柔而又激動的聲音。
  陳天明笑道:“良子老婆,是我啊,你有想老公嗎?”
  “有啊,我想死你了,你現在好嗎?我現在床上,你想要我嗎?”柳生良子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嫵媚,讓男人聽了會熱血沸騰。
  陳天明只覺自己的喉嚨一熱,下面馬上挺了起來。天啊,這個如水的女人,真是讓人受不了。如果她現在自己身邊的話,自己一定讓她一直呻~吟到明天。“良子,你害死我了,你讓我今天晚上怎么過啊?”陳天明慘叫著。
  “哼,你怕什么?你身邊有那么多的女人,我才慘呢,我都不知道怎么過?有時人家想你,只能一個人躲到衛生間里自己安慰自己。”柳生良子委屈地說道。
  “寶貝,我知道辛苦你了,我有時間就去木日國看你,而你有空也可以和貞子過來。”陳天明說道。
  “恩,我有時間會去找你的,讓你腰酸背疼,”柳生良子笑著說道。“天明,你有事找我嗎?”柳生良子語氣一變,她估計陳天明有事找自己。
  陳天明:點頭說道:“是的,我想問一下你知道你們木日國的道森集團嗎?”
  “知道,道森親團的后臺就是道森家族,他們是在佐藤家族和井田家族被滅之后馬上倔起的,以前是二流家族,現在已經成一流大家族了,聽說他們吞了不少佐藤家族和井田家族的集團公司。”柳生良子說道。“而且木日國政府好象暗地里道森家族。天明,你跟他們有仇嗎?”
  “算是,他們可能跟我的z國仇家一起陷害我,”陳天明也不想瞞柳生良子,畢竟讓柳生良子提防一下道森家族也行。陳天明把這次的事情告訴柳生良子。
  “天明,要不要我幫你對付道森家族,雖然他們現在也是大家族,但在我們的柳生家族眼里還算不了什么。”柳生良子自信地說道。以前的三大家族只剩下柳生家族,而且柳生良子在上次的三大家族斗爭中占了不少的便宜,所以實力很強。如果不是木日國有意壓制柳生家族在木日國的發展,柳生家族一早就成為木日國的了。
  也是因為如此,柳生良子有意識地把柳生家族的生意轉移到其它國家,這樣才讓木日國的家族實力平衡不少。由于木日國政府的壓制,也讓柳生良子越來越對木日國失去信心。現在的柳生家族,基本有一半的生意在國外,就是在z國也有不少。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用了,這個我會處理的,我只要跟你問一下道森家族的情況而已。呵呵,他們想陰我可沒有那么容易。”自己作為一個男人老要讓女人幫忙的話,那自己這個男人也太掉價了。
  “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壞主意了?”柳生良子問陳天明。
  “呵呵,那當然了,他們要陰我,我當然要陰他們了。”陳天明笑道。“老婆,你可要每個月來一次z國,行嗎?”
  “我會的,再過一年半載,我把柳生家族的事情打理好后,我們去外國生孩子。”柳生良子害羞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去外國生孩子?”
  “是啊,現在以我在木日國的名聲,是不能未婚先孕的,我到時躲在外國生,我想為你生一個孩子,好不好?”柳生良子說道。
  “好啊,就是你要生十個八個都沒有問題,”陳天明笑道。
  “你才想,你以為我是母豬啊?”柳生良子跟陳天明又聊了一會后,再掛上電話。
  陳天明跟柳生良子談完電話后,又仔細地想了一下這次的事情,便又拿起手機打起電話。“喂,胸女,不,美麗的女警察,你睡覺了嗎?”陳天明的聲音非常再加非常溫柔。
  “陳天明,你不要這樣叫我,我受不起,你有事就說,有屁就放。”電話里傳來了楊桂月生氣的聲音,她正在公安局的宿舍里洗澡,剛洗一半就聽到電話響,她還以為是有緊急任務,就跑出來接,可沒有想到是那個流氓陳天明打過來的。早知道這樣,自己不管電話好好洗完澡。
  “楊小姐,你現在哪啊,在干什么?”陳天明覺得自己跟楊桂月的感情一向不那么好,還是先跟她拉一下家常。
  “陳天明,你有事就快說,我正在洗澡呢,正洗一半你就打過來,你煩不煩啊?”楊桂月惱火地罵道。突然,她感覺自己跟陳天明說自己在洗澡好象不大好,她便住口紅著臉不敢說了。
  胸,胸女在洗澡?還洗一半?那她現在一定是沒有穿衣服,陳天明馬上聯想翩翩地吞了一口口水。楊桂月的~他是見過的,那高聳飽滿的酥峰,白嫩的肌膚,前凸后翹,身材一級棒。m的,胸女兇歸兇,但那身材非常好。還有人家警察不是經常訓練日曬雨淋的嗎?她怎么沒有曬黑呢?
  “呵呵,不好意思了,打擾你洗澡,”陳天明厚著臉皮說道。
  “陳天明,你不準這樣說,沒事我掛電話了。”楊桂月感覺身上有點難受,她可是剛打上沐浴露,正想沖水呢!
  “你別掛電話,你這段時間還在m市嗎?為什么不來京城玩玩啊?我還是對你三陪啊!”陳天明淫笑著。
  楊桂月說道:“,說正題,我沒空跟你閑聊。”想著陳天明把自己的師妹華秋寒給那個了,她的氣就不打一處出。
  “呵呵,是這樣的,我想你明天一早,不,最好是今天晚上坐飛機來京城一下,我有點事情跟你聊聊。”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你是不是有事求我啊?是的話就趕快低聲下氣地求我,看看本小姐的心情好不好,如果好的話,我會考慮考慮的。”楊桂月一臉的得意,陳天明現在可是有事情求自己啊!自己一定要擺高姿勢,好好地吊一下陳天明,看他以后還敢不敢欺負自己?想著陳天明經常欺負自己,還叫自己“胸女”,楊桂月又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