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188 圍攻

當天晚上,朱浩和姚景漢、席珍珍真是在房間里又跳又鬧,他們太高興了,明天就可以和陳天明簽約拿到200萬,一切的問題都解決了。
  “景漢,你去幫我們訂機票,另外安排一下明天的事情。”朱浩對姚景漢笑著說道。
  “好,”姚景漢點點頭,一切掌握中,他也非常高興。是要去打點一些事情了,另外也要跟一個神秘人物聯系,明天還要簽約。
  姚景漢高興地走出酒店,當他準備打車出去的時侯,一模口袋發現忘了拿手機。一定是剛才放在床頭的時候忘了拿,他只好轉身回酒店,不要到時跟禾浩他們商量事情的時候沒有手機。
  回到剛才的房間,姚景漢拿出房間鑰匙,(輝煌酒店是每個客人都配有鑰匙卡,)輕輕地一插,房門開了,咦?朱浩和席珍珍剛才都在的,他們現在哪去了?難道朱浩和席珍珍去席珍珍的房間干那種事情了?
  想到朱浩的橫刀奪愛,姚景漢的心里就是一疼,本來席珍珍是自己的,但朱浩也看上她,而且當著自己的面上了她,這讓姚景漢非常生氣但又沒有辦法。
  姚景漢知道,自己離開了朱浩什么也不是,這些年自己一直當朱浩的走狗,不過他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像這次的公司,其實都是朱浩的錢,他和席珍珍一分錢也沒有出。
  唉,算了,女人嘛哪有錢重要?反正我也是玩玩而己,以后不娶席珍珍算了。現在的席珍珍算是朱浩與姚景漢的公共汽車,不過一般是以朱浩為主,朱浩要上的時候,姚景漢只好是相讓。因此,每次姚景漢要上席珍珍,都是往死命地上,這也讓席珍珍喜歡,喜歡姚景漢在床上的瘋狂。
  姚景漢在床頭上拿到手機,他正想離去時,發現旁邊的床扔了不少衣服,有朱浩的,也有女人的。女人的?是席珍珍的?姚景漢起頭看了一眼右邊的洗澡間,那里房間緊閉,好象傳來了水聲。
  突然,里面傳來了女人格格的笑聲,“不要,不要摸我那里,癢!”那是席珍珍的聲音。
  姚景漢明白了,朱浩和席珍珍在里面洗鴛鴦浴,這讓姚景漢心里一火,媽的,你們讓我跑腿,自己卻在這里快活。不過,姚景漢想了想,誰叫自己沒有本事沒有后臺,他是農村出來的,如果沒有朱浩的幫忙,他也是要回到鄉鎮去,就算是當朱浩的狗自己也認了。
  聽到那樣的聲音,姚景漢還是躡手躡腳地走到洗澡間門前,小心地聽著里面朱浩和席珍珍xxoo。
  “朱浩,不要,晤,我們明天就要走了嗎?”席珍珍的聲音有點含糊,估計是朱浩摸到她的重要部位。
  “是,到時我們兩個人就遠走高飛,我們拿著5000萬,就算是出國也夠我們花一輩子的了。”朱浩淫笑著。現在他和席珍珍正脫光衣服在里面洗澡,說是洗澡,其實是開著水倆人在里面**。
  “我們兩人?不是還有景漢嗎?”席珍珍笑道。
  “嘿嘿,你想想三個人分5000萬好,還是兩個人分好呢?”朱浩冷笑著。
  席珍珍想也不想地回答,“當然是兩個人分好了?但景漢會同意嗎?他又不是傻瓜。”三人分5000萬就是一人一千多萬,而兩人分的話就是兩千五百萬,夠一個人大吃大喝幾輩子了。
  朱浩抓了一把席珍珍的酥峰,說道:“這由不得他不肯,只要我們簽了合同,又簽了那份5000萬的合同拿到錢,姚景漢也就死了,我們就可以遠走高飛。”
  “景漢死了?”席珍珍大吃一驚。
  “珍珍,到這個時候了,我也老實告訴你!”朱浩見自己不小心說出來,也沒有必要瞞席珍珍,反正她遲點會知道的,像席珍珍這種為了錢老爹老娘都不要的人,她哪會管姚景漢?“只要我們準備逃的時候,會有人把景漢干掉,到時這事也會嫁禍給陳天明,陳天明有麻煩了。嘿嘿,媽的,我不整死陳天明,我就不姓朱。”
  席珍珍打了一個冷顫,以前的計劃是沒有把姚景漢干掉的,這殺人的事情她還是有點害怕,雖然不是她要殺人。“朱,朱浩,這樣做好嗎?”
  朱浩陰陰地說道:“這有什么不好?陳天明不是很牛嗎?這次牽扯上命案,他要牛也牛不了。而且這也不是我決定的,是我們后面的人決定,他們想要殺我們三個人易如反掌。他們說了,你和景漢之中要死一個,我當然是保你了。而且少了景漢一個人,我們又可以多分幾百萬,呵呵!”
  聽到自己與姚景漢之間要死一個人,席珍珍急忙說道:“朱浩,我不要死。我是喜歡你的,我根本不喜歡景漢,只不過我以前先跟他好,大家又在一起工作,不好跟他保持距離而已。”
  “那就好,珍珍,你不要怕,反正殺人的事情又不是我們干的,我們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就算人家要找也不會找到我們的頭上來。而且我們還可以多分幾百萬,呵呵,人家連護照都幫我們弄好了,明天下午我們就出國,而景漢下午也會玩完,到后天陳天明知道出事的時候,我們已經在國外,他們又能奈我們何呢?1c整理”朱浩說道。
  席珍珍也知道朱浩他們的手段,所以自己也不敢說什么。再說她已經上了賊船,要下也是不可能。而且又不是她殺人,如朱浩所說,她裝作什么也不知道,明天下午拿著錢逃走就行了。“朱浩,你要一輩子對我好啊!”席珍珍摟著朱浩說道。
  “我會的,我現在就對你好。”肥胖的朱浩把席珍珍推到墻邊,然后讓她雙手扶墻,翹著屁股對著自己,再支開她的雙腿。突然,他猛地沖進去大力地動作起來。這是他次弄席珍珍的姿勢,他越來越喜歡這樣了。
  “啊,疼,啊,”席珍珍剛開始還感覺那里有點干,但沒有多久她也適應過來,接著大聲淫叫起來。
  朱浩聽到席珍珍的淫叫,他非常興奮,一手托著席珍珍的肚子,一手扶著她的后背,更是興奮地運動著。
  在外面的姚景漢本來是想聽一下朱浩與席珍珍兩個人做那種事情的直播,但沒有想到卻聽到了那些幕后指使人要殺掉自己的事情。他害怕地往后退心亂如麻。“我,我應該如何好呢?”姚景漢怕被朱浩發現,他急忙走出去關上門,一個人跑出酒店在街道上徘徊著。
  禾浩,你媽的居然敢這樣對我?枉我這些年為你當牛當馬,還把自己的女朋友給你上了。連你跟陳天明的恩怨,我也配合你與你一騙陳天明,沒有想到你居然這樣對我。朱浩,你媽的不是人。姚景漢在心里罵道。
  但是,姚景漢是知道朱浩幕后的人很厲害,像這次為了陷害陳天明,那些幕后的人做了大量的工作,就是紅葉貿易公司說成立就成立,什么皮包公司,他們出國的護照,連5000萬都可以給他們。這些,都體現了幕后人的實力,如果他們要自己死是輕而易舉的人。在現在的世界,只要有錢,死一、兩個人是不難的事情。
  “要不我現在就跑,跑到沒有人知道我的地方隱居。”姚景漢暗暗在心里想著。“不行,如果我隱居起來過著不能出頭的日子,那我這些年的努力不是白干了?而且,這也太便宜了朱浩他們,明明自己幫他們騙陳天明,可他們卻要殺自己。”
  席珍珍,你媽的居然這樣對我?枉我以前對你那么好?就算你為我戴綠帽,我也忍了。可你卻跟朱浩狼狽為奸要殺我?姚景漢越想越氣,他現在恨不得買把菜刀沖上輝煌酒店,把朱浩和席珍珍那對奸夫淫婦給亂刀砍死。
  不行,我一定不能讓朱浩得逞。朱浩,是你對不起我,可別怪我反臉。你們不是想對付天明嗎?那我偏不讓你們如愿。姚景漢暗暗咬咬牙,拿出自己的手機給陳天明打了電話,“天明,我是景漢,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見你,對,非常重要,我要現在見你,否則你會后悔的。”姚景漢放下手機,繼續在街邊站著。
  陳天明問了姚景漢所在的位置,讓他在那里等著,他一會就過來。果然沒有過多久,陳天明的車就停在了他的身邊。
  陳天明拉開車門,對外面的姚景漢說道:“景漢,你上來!”當姚景漢上車后,陳天明便叫陸宇鵬把車開到一間休閑咖啡廳,他帶著姚景漢找了一間房間坐下。
  坐下后,陳天明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姚景漢,想聽他要說什么事情?
  “天明,我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可以給我一筆錢讓我遠走高飛嗎?”姚景漢對陳天明說道。
  “錢,我是有的,但要看你說的事情值多少錢?”陳天明不緊不慢地說道。
  姚景漢頓了頓說道:“好,我告訴你,這次朱浩帶我們來京城做生意,還有被騙,都是一個圈套,目的是想騙你入局。”
  “是嗎?那你說說。”陳天明心里一驚,朱浩果然是不安好心,但他們是怎樣騙自己入局的呢?陳天明又不由奇怪了,紅葉貿易公司不是沒有問題嗎?馮一行和田俊輝不是都查過了嗎?
  “天明,我這次來就是想把事情全告訴你,不過你一定要保護我,要不然我會被朱浩他們殺死的。”姚景漢想著朱浩在洗澡間里說的話就害怕。
  “我可以保護你的生命安全,你快,是怎么回事?”陳天明催促著姚景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