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185 家族保護人

這次的釣魚行動,陳天明這邊包括他自己出動了十個虎堂隊員,而邊防那邊出動一百多個官兵。現在,陳天明他們這些虎堂的人假扮接貨的歹徒在等待海上的走私的船只,邊防官兵在右邊的樹林里埋伏。
  根據線報的搭線,這次的走私規模比較大,聽說有槍支和毒品,這讓邊防的首長非常重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些歹徒和走私物品全拿下。
  歹徒選擇的這個地方比軟隱蔽,兩邊是茂聲的樹林,前面是一條大路,后面是大海。因為怕被歹徒看出破綻,海面附近是不敢設置戰艦,只能是遠遠的監視,主要是在岸上攔截歹徒。
  “老師,你看我們現在打扮這個樣子像壞人嗎?”尤成實問陳天明。
  在旁邊的華亭直接幫陳天明回答了,“老師就不像,你不用打扮就像十足流氓。”
  “喂,華亭,你不要老打擊我好不好?我哪像壞人啊?”尤成實生氣地說道。唉,誰叫自己打不過華亭,他都有非常努力的練功,進步也很大,但華亭也在進步啊!真氣!
  “好了,不要說了,沒看到我們在執行任務嗎?”馮一行敲了一下尤成實的腦袋。
  尤成實看了看時間小聲說道:“現在還沒有到約定時間,而且我們這么小聲地說話,我們又一直監控著前方,有敵人來我們是知道的。”尤成實說的有道理,現在如果有敵人來,不說陳天明,就是他們也可以看到。
  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他小聲地說道:“不要說話了,前面的誨域好象出現船只。”大家馬上靜下來,仔細地看著前面的大海。
  由于陳天明的內力深厚,看得比較遠,馮一行他們現在才能看到。那是一只表面看起來比較破舊的漁船,不過聽邊防官兵說,是這樣舊的漁船越有可能走私。這樣的漁船一般是經過偽裝,船的馬達動力非常大,而且船艙全是用防彈鋼板.只要他們的船跑得快,一般邊防官兵拿他們沒有辦法。
  海上的漁船減速了,船艙里走出一個男人,他拿著手電筒對陳天明他們晃了五下。
  馮一行急忙拿起手上的強力手電筒,對著海面晃了四下,這是暗號.根據線人提供的。這次的買賣是線人扮買家聯系對方,所有的接頭暗號都是非常小心。
  前面漁船上的男人看到馮一行晃了四下,他又晃了一下.馮一行又晃了兩下.暗號全接對了,那漁船慢慢地駛到岸邊準備靠岸了“走,我們上去接貨,大家小心一點。”陳天明拿著一個大皮皮箱,按計劃里說是裝錢的,里面其實是裝著一些書。
  慢慢地.陳天明他們往前面走,不能走得太快,如果太快的話會被人發覺,只要靠近十米,陳天明就可以讓那些歹徒跑不了。
  突然、從左邊的樹林里飛出十幾二十個人.他們全是蒙面黑衣,向著陳天明他們飛過來。
  “有情況,”準備走近陳天明他們的幾個歹徒馬上叫起來,他們紛紛拿出槍準備射擊。
  “快,截住他們。”陳天明叫道。他馬上扔掉皮箱,轉身迎上了那些黑衣人。
  “嗖嗖嗖,”有子彈打向陳天明,那些子彈沒有聲響,居然
  是消聲打的。m的,這些歹徒也太可惡了。因為子彈的方向是從
  黑衣人那邊打過來的,估記是黑衣人的同伙所為。
  憤怒的陳天明一馬當先兩掌齊發,兩股強大的真氣沖向黑衣
  人。黑衣人也不客氣地舉掌向陳天明攻去,頓時,幾股內力馬上
  在一起發現轟鳴的響聲。
  馮一行他們對付那些上岸的歹徒就容易多了.雖然歹徒向馮一
  行他們開槍.但他們馬上躲開子彈沖上前。不過.這些歹徒好象
  會武功,馬上閃身向馮一行他們襲擊。
  “哼.跳梁小丑也敢在這里玩.我讓你們知道虎堂的厲害。”
  馮一行冷冷地說道。他一掌劈去.強大的內力把其中一個歹徒劈
  退。而任候濤他們也馬上動手.跟黑衣人打了起來。
  埋伏在右邊的邊防官兵見情況有變,虎堂的人已經跟歹徒打上,他們馬上沖上去幫虎堂隊員的忙。
  海上的漁船一見有埋伏.馬上調轉船頭往海上逃去。那“轟
  隆隆”的馬達聲、估計漁船把馬力開得最大了。果然漁船是經過改裝
  ,不一會兒的時間,他們就開得很遠了。
  “呼叫01,呼叫01,大魚要逃.大魚要逃。”一個邊防負責人
  拿著對講機呼叫。不過,他們也知道很難追得上這些改裝的漁船,
  因為距離太遠了.這些大型的走私一般有軍用望遠鏡,他們可
  以看得很遠.邊防船不敢靠近。
  馮一行他們沒有幾下功就把在岸上的歹徒給抓住了.可后面
  還有黑衣人沖過來.他們只好回身就打。
  “你們是什么人?”有一個黑衣人邊打邊說道。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們.”馮一行冷冷地說道。剛才他們也
  被一些子彈襲擊.這些子彈的方向就是黑衣人他們的方向、不是漁船
  的歹徒他們的.也不是邊防官兵,他們沒有消聲槍或者狙擊手。
  陳天明面對著這么多會武功的歹徒.他暗暗心急,這些人一
  分開襲擊邊防官兵的話,官兵們肯定躲不過,而且現在的天很黑.官
  兵的可視度很差。不行,不能讓這些歹徒再殺官兵了。于是,陳
  天明運起全身內力大喝一聲,身體如旋鉈螺一般猛轉.他的身體發出
  一波又一波的真氣。
  那些真氣向前面的黑衣歹徒襲去.黑衣歹徒急忙相擋.但他們
  好象全擋不住陳天明發過來的真氣,“啪”,那十個八個的黑衣
  歹徒全倒退一邊,有個別的還吐出鮮血.估計是受傷了。
  “住手、”這群黑衣人的領頭人大叫一聲,他發現有問題,
  不是接到線報說有人在這里交易毒品嗎?怎么那些人跟官兵在一起
  而且他看到那邊的人好象認識,他再定睛一看.是陳天明?!
  陳天明打退其它黑衣人后,便轉頭看一下馮一行他們的情況、
  不由心里暗喜,剩下的一些黑衣人已經不足為懼。雖然抓不到走私
  的漁船,但能抓到一些歹徒也算是不錯了。而且這里還有二十多個
  呢.一定可以揪出背后的走私集團。
  “陳先生、是我、我是龍組的程如調。”一個蒙面黑衣人拉開自己的面罩說道。
  陳天明看了看.這個人好象真的是龍組的程如調,上次在省見過的。不過他不是龍組省的負責人嗎?這不是他的地盤,他怎么會在這里的?難道他跟歹徒有關系?
  “程先生.你這是怎么回事?”陳天明看著程如調說道。在事情沒有明確之前,他不會掉以輕心。
  “我們接到線報說這里有人交易軍火和毒品.所以我帶人過來,沒有想到是你們。”程如調說道。
  陳天明說道:“程先生,你不是在省嗎?怎么跑到這里來?”
  “我是剛調過這邊不久。”程如調說道。“陳先生,你們這是?”程如調也不是傻子,看這形勢估計陳天明裝扮買方跟歹徒交易,這一百來個荷槍實彈的邊防官兵是假不了的。
  “我們正在設計抓一群歹徒.但沒有想到被你們給搗黃了。”陳天明說道:“程先生,你們跟我們回邊防部隊解釋清楚,要不然大家都不好交待。”
  “這個可以、”程如調點點頭,這次的事情有點意外,是要回去了解清楚。不過自己的手下被陳天明所傷.不知道傷成怎樣。
  陳天明說道:“程先生,不好意思了,因為事情太突然,雖然你是龍組的,但我們還是要公事公辦,回去再說。來人啊,把他們先扣起來。”陳天明以前聽許勝利他們說過,龍組有問題、他有點懷疑這些人參與了這次的走私話動。不管怎樣.還是回去處理。不過,程如調這些人武功很高、陳天明怕他們臨時逃脫就有點麻煩了。于是.陳天明想先把他們扣回去再說。
  “什么?陳天明.你這是什么意思?”程如調聽陳天明這樣.大吃一驚.他們可是龍組的,如果被虎堂的人抓回去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程先生.希望你們能原諒我們的行為,剛才我發現你們那邊的樹林有人向我打黑槍,是不是你們的人干的.我們要回去調查落實。”陳天明說道。
  馮一行也向陳天明匯報,“首長,剛才也有人向我們打黑槍,也是他們的那邊樹林。.
  邊防官兵開始一看是龍組的人過來,他們也愣了一下.龍組和虎堂的人都是他們惹不起的。現在聽陳天明他們這么一說,他們又偏向陳天明這邊了,陳天明是跟他們一起過來圍剿歹徒的,而這些人雖然說是龍組的,但聽陳天明他們分折、明顯的就感覺有問題。是要像陳天明所說的一樣.先押回去調查再說,反正一切虎堂的人。
  “哼、我看你們誰敢對龍組的人動手?”程如調冷冷地說道。如果龍組的人被虎堂的人抓走、這回去也太沒有臉面了.估計他要受處分。
  “龍不龍組我現在不清楚?我清楚的是你們搗黃我們的行動而且還有人向我們打黑槍,我們一定要調查清楚。如果我現在放你們走的話,那我回去要受處分的。”陳天明說道。
  “那你們試試看,”程如調生氣地握緊拳頭.一股內力馬上在
  他的體內涌出,如果陳天明敢動手,他一定也會還手。而其他程如調的手下也
  也馬上拉開架式準備迎戰,這海邊馬上蕩起了緊張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