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183 無條件

“這全怪你。”莊菲菲紅著眼說道。
  “全怪我?”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喂,莊菲菲,我警告你不要亂說話,這事情怎么怪我呢?”m的,女人有時真是蠻不講理的動物。
  莊菲菲幽幽地說道:“我是感激你上次救了我們莊家,我們現在莊家的內部沒有什么問題了。但是,你知道我有多么辛苦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們莊家集團遇到一些外來阻力,這些天生意明顯不好。而且一些別有目的的男人老是找我,他們的實力太強,我又沒有辦法趕他們走。”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是救你而是害你了。”陳天明有點惱火地說道。一個這么大的家族要不被其它勢力獨吞,家主的魁力是很重要的。莊菲菲是一個女孩子,又沒有什么后臺的話是比軟困難。
  “這是你說的,你是救了我,但把我扔在一邊不管,你知道我有什么辛苦嗎?特別那些像蒼蠅的男人,趕也趕不走,也不能趕。”莊菲菲越說越生氣。
  陳天明想了想,正色地說道:“你找一個有能力的男人,這樣既可以幫助你們的莊家集團,又可以打發那些蒼蠅。”
  莊菲菲幽怨地看著陳天明,她又不是沒有想過那些辦法,但是,身邊的男人哪一個比得上陳天明呢?以前幫自己的九哥和孟義超他們,個個變相地跟自己說一些暖昧的話,如果自己不給他們一些甜頭,他們跟自己合作的生意就會縮水,而且還會拖莊家集團的后腿。
  陳忠的生意也是如此,雖然他沒有跟自己說什么暗示的話,但他跟自己的合作明顯少了很多,有合作的只是一些無痛無癢的小生意,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而跟自己合作的只是韓項文了,所以莊菲菲才討好他,幫他約了苗茵出來一起吃飯,反正只是吃飯,對她和苗茵都沒有什么傷害。莊菲菲真怕連韓項文也把跟莊家集團合作的生意撤掉,那對莊家集團又是一個打擊。可沒有想到卻被陳天明知道,還出現這樣的事情。
  開始集團一派欣欣向榮的美景,但當她拒絕一些人的暗示后,厄夢就開始出現了。除了明顯的撤資之外,背后還有人使黑手,莊菲菲估計也是那些人干的。這些人都是集團的董事或者是有后臺的人,如果只是一個人對付莊家集團還好說,但幾個人或者更多的話,莊家集團就馬上陷入困境。
  其實莊菲菲還不知道,除了一些對她有目的的人下黑手之外,主要是先生派人阻撫莊家集團的發展,因為先生是不會讓跟與陳天明有關系的事物壯大。莊菲菲要么成了九哥他們的人,要么就受到先生他們的生意打擊。
  因此,莊家集團的生意哪會好啊?它就好象剛剛升起的太陽,突然掉了下來。
  “陳天明,我喜歡誰我自己清楚,我不要人指定我嫁給誰?”莊菲菲的眼淚流出來了,“你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喜歡你,但你卻把我推給別人。我,我都什么也不要,偷偷地跟著你,你還想怎樣啊?”
  莊菲菲沒有想到這個世界還有這么傻的傻瓜,自己不要名分偷偷地跟他好,但他卻拒絕了自己。莊伯也向莊菲菲暗示過,讓她跟陳天明好上,最好是讓他們的孩子姓莊,那以后莊家集團就可以由他們的孩子繼承。
  莊菲菲一想這也是個辦法,雖然苗茵是陳天明的女朋友,但自己在暗處,不要什么名分,這也是可以的,他陳天明不也還有女朋友嗎?但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不肯。
  “我不想怎樣?我就想你不要纏著我。”陳天明看到莊菲菲流著眼淚的樣子有點頭疼,唉,早知道自己不過來警告好了,不過當時他真的好生氣,覺得自己幫了莊菲菲這么大的忙,她怎么還這樣對自己?
  “我能不纏著你嗎?有人故意對莊家集團下黑手,我又只喜歡你自己,現在就是韓項文只幫我了,他的要求我怎么敢不答應呢?而且只是吃飯,又不是其它什么事情。,1(1”莊菲菲抹了一把眼淚繼續說道。
  “另外,你要么把我打傷打死,你,你打我的屁股算什么啊?你讓我這樣的一個女孩以后怎么敢見人啊?哎呀,疼死我了。”莊菲菲半真半假地慘叫著。她一直在研究陳天明的心理,對于陳天明這樣的人,只能是柔情攻擊。
  陳天明汕汕地說道:“我剛才不是生氣嘛,你這樣對我,所以我下手重了一點,我以后注意一點。”
  “嗚嗚嗚,你擺明就是想欺負我,還想著以后,你是不是打我屁股打上癮了?你這個流氓。”莊菲菲大聲地哭著。現在車里已經關上門,就算她叫得再大聲也是沒有人聽到,而且她的小車都是用防爆玻璃,外面沒有人看到。另外司機下車時沒有關車里的空調,車里并不熱。
  莊菲菲心里暗喜,陳天明越是示弱,就擺明他對自己還是有點沒有辦法的,只要自己繼續柔情攻擊,估計后面的事情準成。
  “我不是說以后還打你的屁股,我是說我以后注意不發那么大的脾氣。”想著打莊菲菲的屁股,陳天明那里興奮動一下,唉,她的屁股又軟又有彈性,真是打得很過癮啊!陳天明怕莊菲菲看到自己那里的倔起,他微微用兩條大腿夾了一下。
  “哼,你就是這樣想的,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剛才打得這么大力,我要告訴苗茵姐,讓她看看你是怎樣欺負我的,看看我的屁股有多傷。”莊菲菲委屈地說道。
  什么?陳天明一驚。如果莊菲菲把這件事情告訴苗茵的話,特別是剛才他自己下手,是知道有多重的,苗茵一定會怪自己招惹莊菲菲,而且還是打莊菲菲的屁股,這叫自己跳到大海里也是洗不清啊!
  “別,莊菲菲,有事慢慢說嘛,沒有必要去跟苗茵說。再說,苗茵正生你的氣,你去了也不好。”陳天明陪著笑臉說道。
  莊菲菲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我才不怕呢!反正我是被你逼的,我們現在的莊家集團陷入困境,我也沒有辦法,苗茵姐會原諒我的。”
  陳天明靈機一動,“你的莊家集團陷入困境了?你說說,這是怎么回事?”他要把莊菲菲的注意力轉移。
  莊菲菲聽了心里更是高興,陳天明終于中自己的計了。唉,為了一個男人自己下這么大的功夫,憑什么要這樣啊?有時莊菲菲自己也想不通,像現在九哥就暗示可以讓她成為他的妻子,有九哥的幫助,估計莊家集團很快渡過難關,但莊菲菲就是不肯,她心里一直裝著陳天明。
  自從那次陳天明不要任何條件幫助她,她的心里就裝上陳天明,而且越來越喜歡他。但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陳天明一直對她不聞不問,連她最低的要求也不答應。好強的她哪會放棄陳天明,她更是要努力爭取。
  “我跟你說了也沒用。你又不肯幫我。我還是去找苗茵姐告狀,她聽了我的難處一定會原諒我,而且可能還會幫我的。”莊菲菲心里有點對不起苗茵,覺得用她騙人。但沒有辦法,如果自己不努力,幸福不會在自己的手里。
  “你說說,”陳天明說道。善良的苗茵一定會想方設法幫莊菲菲,到時一定又叫自己。唉,不如直接幫她算了。早知道那天不去莊家參加什么生日酒會,不是什么事情也沒有嗎?有時上天注定是沒有辦法的。
  莊菲菲把自己現在集團的事情告訴了陳天明,特別是說到資金緊缺,她更是傷心。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這個沒有什么問題,我先借給你錢,你到時還我。”
  “我不,我要你投資,到時也讓你賺錢。你知道我們莊家集團的實力,現在是人家一起打擊我們莊家集團,特別是股票很低,弄得一些小戶拼命拋售股票,以致股市更差。”莊菲菲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不要怪我乘機賺你的錢。”陳天明笑道。現在有資金注入,一定可以賺錢,而且有歐哲祥那些厲害的投資家和操盤手,一定可以讓莊家集團的股票火起來,莊家集團的股票一火,就不會出現資金緊缺。就算一些客戶不跟莊家集團做生意,但其它客戶是會聞風而來。
  另外,輝煌酒店的那些退伍軍人越來越多,陳天明見他們的身體素質不錯,就讓他們練玄門的武功,這些軍人大部哪是部隊里的精英,部隊見他們在部隊里為國家做出這么大的貢獻,想安排好一點的就業環境,所以許柏就把他們安排到輝煌酒店。工資高,又可以干上一些老本行,那些特種退伍兵心里更是高興。
  用許勝利的話來說,陳天明最好在每個大城市都開一間輝煌酒店,這樣可以方便各個地方的優秀退伍軍人轉業。部隊也是非常舍不得那些優秀軍人,也不想他們回到地方受苦,有這樣的好地方當然是高興。
  因此,陳天明也想多開輝煌酒店,但由于人手的問題一時半會解決不了。可現在他的人越來越多,就是三間輝煌酒店已經裝不下了。所以,莊菲菲現在求他幫忙,他想著莊家的那個城市不錯,于是,他決定把生意做大。
  “天明,我怎么會怪你呢?有錢大家賺,而且我的錢不也是你的錢嗎?”說到這里,莊菲菲紅著臉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