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182 我們跳下去

苗茵剛回到學校,就看到莊菲菲在學校門口里等什么人似的。“苗茵姐,你回來了?”莊菲菲迎了上去。
  “菲菲,是你啊,你怎么不回家?現在不是放假了嗎?”苗茵不知道莊菲菲當代理家主已經是莊家集團董事長的事情。她看到莊菲菲后面不遠還跟著四個保鏢,這是以前沒有的事情。
  莊菲菲親熱地摟著苗茵.“苗茵姐,我在京城還有事,我經常兩地跑的。你很忙嗎?我有時到你宿舍找你都不見你。”
  苗茵點點頭,“是啊,這段時間研究所的工作很多,我都忙不過來,有時還在研究所吃住了。”苗茵所在的研究所對外宣布只是一般的學術研究,所以暫時并沒有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我想今天晚上請你吃飯聊聊,行嗎?”莊菲菲說道。
  “今晚啊?”苗茵想了想,自己今天晚上有空,“好,在哪里?”
  “在輝煌酒店,”莊菲菲說道。“我到時開車過來接你。”
  苗茵點點頭,她以為只是她和莊菲菲一起吃飯,卻是沒有想到莊菲菲還叫上了韓項文。莊菲菲見陳天明不接受自己,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苗茵,所以,她要為韓項文與苗茵創造機會,只要苗茵跟韓項文合得來,那自己就有機會了。
  晚上,苗茵坐莊菲菲的車到了輝煌酒店,她感覺現在莊菲菲跟以前有點不一樣,好象有氣勢了很多。莊菲菲的車有一個司機,另外后面還跟著一輛車,里面有四個保鏢。
  “菲菲,你現在很威風啊!”苗茵笑著說道。
  “苗茵姐,你不知道,現在的社會治安不好,上次貝家就遭受殺手的襲擊,還死了不少人。”莊菲菲說道。
  到了輝煌酒店的房間,苗茵一進去就呆了一下,因為她看到韓項文正在里面。“菲菲,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嗎?”莊菲菲不想跟韓項文接觸。
  莊菲菲說道:“本來是的,可剛好韓大哥說有事找我,我便讓他跟我們一起吃飯了。苗茵姐,有什么事嗎?”
  “沒,沒什么事,”苗茵哪會把韓項文追自己的事情告訴莊菲菲,只有搖搖頭苦笑了一下。
  “苗茵,菲菲,你們坐,今天我請客。”韓項文見莊菲菲真的請苗茵過來,他心里高興。自從上次苗茵介紹陳天明是她的男朋友后,苗茵就直接拒絕自己的請吃飯,他根本沒有機會跟苗茵在一起,這樣下去,不要說跟陳天明競爭他就慘敗了。
  苗茵也不好說什么,她只有坐在另一邊埋頭喝茶,誰跟她說話,哪是敷衍一句不說了。上菜后,苗茵抓緊時間吃飯,吃完后,她便對莊菲菲說她還有事,就告辭走了。雖然苗茵在心里埋怨莊菲菲,但她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用這個辦法對付了。
  莊菲菲看著苗茵離去的背影,只能是對韓項文苦笑。自己想的這方法失效了,而且苗茵以后也會怪自己的。
  苗茵走了,韓項文也不再說什么,他也借口告辭離去。莊菲菲聳聳肩膀也離開酒店,當她剛坐上自己的車時,她的車門就被人拉開,一個男人直接坐在她的旁邊,怒視地看著她。
  這男人的動作太快了,快得后面的保鏢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而且他好象用上輕功,身體根本沒有著地。
  莊菲菲本想一掌劈過去,但發現自己在那個的內力作用下,自己的手腳狠本抬不起來。她轉頭一看,不由驚訝地說道:“天,天明,是你?”
  “莊菲菲,你是不是想玩事?”陳天明陰冷地看著莊菲菲。現在的陳天明滿腔怒火,他如果不是見莊菲菲是女的,他真想狠狠地打她一頓。
  苗茵一到輝煌酒店吃飯,負責保全工作的玄門弟子就向他匯報了,當他聽到苗茵跟韓項文一起吃飯,陳天明更是怒火中燒。于是,他給苗茵打電話問是怎么回事?苗茵跟陳天明說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知道莊菲菲約她吃飯,韓項文又剛好在那里。
  陳天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莊菲菲搞的鬼,于是,他在這里等著莊菲菲,讓她給自己一個交待。
  莊菲菲的保鏢也發現異樣,他們馬上趕到莊菲菲的小車旁,看著里面的情況。當他們看到里面的人是陳天明時,不由暗暗吃驚。陳天明的武功他們是知道的,他們四個人根本不是陳天明的對手,而且陳天明的勢力更是可怕。
  “如果你不想你的保鏢和司機遭殃,就叫他們退下。”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你們退下,還有你,也下車。”莊菲菲對前面的司機說道。
  陳天明看著保鏢和司機都退到另一輛車,他便把車門關上,撤掉白己的內力說道:“莊菲菲,你明知道苗茵是我的女朋友,你這樣做算什么?”
  “我們就是吃個飯,沒有什么啊?”莊菲菲答得有點心虛,“沒什么?你是故意叫項文,然后又騙苗茵,你還說沒有什么?”陳天明越說越氣。
  “對,我就是故意的,你怎么樣?誰叫你不理我?天明,為了你,我可以什么也不要,我把莊家都給你,好不好?”莊菲菲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越是拒絕她,她就越要纏著陳天明。雖然陳天明有錢有勢,但自己把自己再加上莊家全給他,她就不信他不要。
  陳天明說道:“你讓我失望,你把自己當貨品了?”
  “哼,誰叫你不理我,如果你不理我,我還是要胡鬧,除非你殺了我。反正我是你救的,把命還給你就行了。”莊菲菲生氣地說道。他陳天明不是有幾個女人嗎?憑什么不可以加多一個算上自己。
  “你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陳天明氣憤地說道。這個莊菲菲筒直是無法無天,富家小姐就是這樣,嬌慣成性自以為是。早知道這樣,自己當時就不管她了。
  “好啊,反正我沒有人管,你對我不客氣啊?”莊菲菲想起以前陳天明打自己的屁股,她也熱火沖腦,馬上轉過身子趴在車椅上,把她那翹人的屁股對著陳天明,“你打啊!有本事你就打。”莊菲菲的話好象有點期待。
  陳天明想著莊菲菲撮合苗茵和韓項文,氣得也什么不顧,他對著莊菲菲那彈性十足的屁股打下去。
  “啪啪啪”,陳天明雖然沒有用上內力,但他也打得很大力。每當他的手掌落下去,就響起了沉悶的響聲。
  陳天明的心里突然涌上了一種刺激的感覺,那有點軟又有點彈性的屁股,讓他打起來好象有點沖動,他的那里沖動了。陳天明又對著莊菲菲的屁股繼續打著,越打越興奮,越打越大力。
  “嗯,”剛開始莊菲菲還是咬著牙不出聲,但過了一會屁股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而且她還感覺到有點麻,有點癢,這種感覺讓她覺得冰火九重天一般,有時舒服有時難受。她甚至覺得自己好象喜歡上陳天明這樣打自己,喜歡他用力地打自己的屁股。
  打了一會的陳天明聽到莊菲菲像是哭泣又像是的聲音,他也冷靜下來了,不過他還是說道:“哼,以后看你還敢不敢搞亂,苗茵當你是親妹妹的看待,你居然這樣對待她,你對得起苗茵嗎?”
  “你有女朋友了,還追苗茵姐,你也好意思嗎?”莊菲菲也回敬了一句。雖然她的屁股很疼,但她還是期待陳天明繼續打自己的屁股,那種感覺很奇怪。她感覺自己的那里好像濕了,這,這只有自己洗澡興奮的時候摸那里才有這樣的感覺啊?陳天明怎么打自己的屁股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想到這里,莊菲菲的小臉紅了,這太羞人了,幸好自己背對著陳天明,他沒有發現自己的窘態,現在,莊菲菲更加期待陳天明打自己,她好象越來越喜歡陳天明了。
  聽莊菲菲這樣說,陳天明的臉色變了一下,他汕汕地說道:“我,我會處理的,你不要擔心這事情。反正苗茵是我的女人,不管是誰,如果誰敢欺負她,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你,你不打了?”莊菲菲紅著臉小聲地問道。
  “這次就打到這里,如果你下次再搗亂,我就不是這么簡單地對付你了。”陳天明也是一時沖動,現在冷靜下來他也不打莊菲菲的屁股了。唉,打女人真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有些地方不能打,自己不可能打她的手或是腳?那跟打小孩子有什么區別?
  “哼,誰怕你?”莊菲菲有點失望,他怎么不打了呢?那種興奮的感覺真的讓她很懷念。她轉過身坐下來。“哎呀!”莊菲菲慘叫一聲馬上從車椅上站起來抱著前面的車椅背。
  陳天明問道:“怎么了?”
  莊菲菲生氣地回頭瞪了陳天明一眼,“你還好意思說,這都是你剛才的干的好事,把人家弄得疼死了!”
  陳天明聽著莊菲菲的話蒙了,天啊,她這括說得也太暖昧一點了?剛才他把她弄得疼死了?好象說他們剛才在車里xxoo似的。
  看著陳天明的表情,莊菲菲也知道自己說話說得不清楚,她向陳天明拋了一個白眼,“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說你打我打得疼死了。”莊菲菲慢慢地住下坐,屁股正中疼得要命,她只有側坐著才舒服一點。
  剛才他打得太大力了,白己也沒有多大注意,還希望他繼續打,幸好他不打了,要不然自己的屁股肯定開花。想到這里,莊菲菲又臉紅了。
  “誰叫你亂來啊,明知道苗茵是我的女朋友,你還當什么媒人?如果你是男的,我一掌拍死你了。”陳天明生氣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