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2-22)      第1943章(02-22)      第1944章(02-22)     

流氓老師1176 生日酒會

“媽,他就是賀平啊!你認不出來了嗎?”苗茵見媽媽在看著賀平,便說道。
  “認得認得,“苗媽高興地說道。“賀平,你來老師這里坐,你現在干什么了?跟我說說,結婚了沒有?”苗媽是三句不離本行,她在為自己的女兒打算呢!
  賀平聽苗媽這樣一問,不由有點臉紅,“我,我還沒有結婚,不過應該也快了。”賀平跟紀樂萱商量過,今年不結婚,明年也就結婚了。
  快了?天啊,這小茵怎么搞的?都快跟賀平要結婚了,她現在才告訴父母,如果不是他們這決來京城看看,估計小茵也不會告訴他們的。想到這里,苗媽看著苗茵,眼里盡是埋怨的表情。
  苗茵奇怪了,媽媽這是什么表情啊?
  “賀平,在京城辛苦嗎?你現在干什么?”苗媽見賀平只是回答了一個問題,前面的問題還沒有回答,不由繼續追問。
  “我在輝煌酒店里當總經理,平時很忙的,我一直想抽空去看一下老師,可惜老抽不出時間。”賀平說著客氣話。
  “沒事沒事,男人忙點好,不像我家的那位,整天在家不知道干什么?想喝瓶好點的酒也不敢喝,”苗媽笑著說道。省也有輝煌酒店,那也屬于你管嗎?”苗媽以為賀平跟自己解釋為什么跟苗茵好了這么久也不去看他們。
  賀平點點頭,“是的,全國的輝煌酒店都屬于我管,我經常跑來跑去都沒有時間。”
  苗爸眼睛一亮,“省的輝煌酒店也是你管啊?那是不是有什么優惠金卡的?”
  “是有的,我遲點幫老師辦一張,完全可以免費,”說完,賀平暖昧地看著苗茵,暗道,陳天明是幕后老板,免費給未來的岳父岳母也是應該的。
  苗茵哪不知道賀平的意思,她紅著臉白了賀平一眼,嬌嗔地說道:“賀平。”她現在跟陳天明的關系還沒有弄清楚,所以不想要陳天明的東西。
  苗媽急忙說道:“小茵,你不要說賀平,這也是人家的心意,我們就勉為其難收下!”呵呵,反正酒店屬于未來女婿管,雖然自己不經常去吃飯,但有時請客是可以用上的。
  “媽,”苗茵跺著臉紅著臉說道。
  苗媽看到苗茵這表情,更加誤會了。
  這時,門又開了,一位漂亮的女人走進來,是紀樂萱。
  “樂萱,你過來一下,這是我以前大學的老師,苗茵的爸爸媽媽,”賀平見紀樂萱來了,急忙叫她過來為大家介紹。
  “賀平,這位是?”苗媽看到賀平與紀樂萱很親熱的樣子,不由疑惑起來。
  “老師,這是我的女朋友,紀樂萱,”賀平笑著說道。
  苗媽呆了,“什么?”這,這是怎么回事啊?這個女孩是賀平的女朋友,那自己女兒是賀平什么人啊?
  “老師好,”紀樂萱紅著臉叫著苗爸苗媽。
  苗媽拉著苗茵走到一邊,小聲地問道:“小茵,你跟賀平是什么么關系?他怎么有女朋友了?”
  “我跟賀平是同學關系啊?他怎么不能有女朋友啊?”苗茵奇怪了,她看著媽媽的表情,馬上明白過來,“媽,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跟賀平呢?”
  “噢,原來你們不是一對啊,嚇得我剛才以為怎么回事?苗媽放心了。
  苗茵心里有點不自然,如果讓媽媽看到陳天明有其它女朋友,她更會嚇得說不出話來。
  賀平與紀樂萱陪苗茵他們吃完后,再跟他們聊了一會,便說要去工作,讓他們坐一會,到時讓酒店的車送他們回去。本來賀平以為陳天明也在的,可沒有想到陳天明不在,他也不好說什么。
  就在賀平他們剛走后,苗爸的手機便響了,他跟對方聊了一會又把手機給了苗媽,苗媽眉開眼笑跟對方談了一會,便掛手機了。
  “爸,誰的電話?”苗茵問爸爸。
  “是你劉叔叔的電話,他知道我們來京城,想請我們吃飯。”苗爸說道。這劉叔叔是華清大學數學院的副院長,是苗爸的大學同學,苗茵現在的領導。
  “噢,是劉叔啊,改天我們請他吃飯!”苗茵說道。她看了看時間,“爸,媽,要不我們現在回去!我現在給賀平打電話,讓他派車。”反正酒店是陳天明的,苗茵也不客氣了。
  苗媽急忙說道:“不急,我們再坐一會,這里的環境不錯,而且你劉叔叔剛好也在輝蝗酒店跟別人一起吃飯,他說馬上就過來。”
  聽媽媽這樣說,苗茵也不說什么了,劉副院長是爸媽多年的老朋友,就是在學校里也經常照顧自己。
  沒有過多久,房門又開了,服務員帶著一個約50多歲的男人走進來,他一走進來就笑道:“老苗啊,你們來了怎么不給我預先打電話?好讓我請你們吃飯啊!不過,你們的生活過得也不錯嘛,來輝煌酒店貴賓房吃飯!”
  “呵呵,老劉,快過來坐,我們也是今天剛到。以前我們有一個學生管這酒店,而且他又是苗茵的同學,這是他請我們,要不然我們哪有錢在貴賓房吃啊?”苗爸有點得意地說道。在輝煌酒店貴賓房吃飯,可是身份的象征,自己也威風一次了。不知道剛才賀平說的給自己弄一張免費卡是不是真的,畢竟他不是小茵的男朋友。
  “我剛好跟學校的一個老師一起在這里吃飯,是個年輕人,我也叫他過來,跟大家坐一會聊聊天。”劉副院長說道。
  苗媽馬上接著說道:“好啊,我們多年沒有很好地聊一下了,你叫你們學校的老師過來跟小茵聊,我們聊我們的。小姐,給我們上點甜品。”
  劉副院長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門外又走進一個人,苗茵抬頭一看不由呆了一下,因為那人是韓項文。
  苗媽看到韓項文眼睛一亮,這個年輕人長得比賀平帥多了,依相貌來說,自己肯定會選擇這個年輕人。
  “老苗,嫂子,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叫韓項文,是我們學校的客座教授。項文,這是我的老同學,那是他的夫人,你叫苗叔叔苗阿姨就行了,這位是我們數學系的老師,是苗叔叔的女兒苗茵。”劉副院長高興地為大家介紹著。
  “苗茵,是你啊?”韓項文看到苗茵高興地叫道。
  “韓老師,你好,”苗茵心里一跳,這件事情也太巧了,韓項文怎么跟劉叔叔在一起呢?
  韓項文又對苗爸苗媽甜甜地叫了一聲,“苗叔叔苗阿姨,”然后有點害羞似的站在一邊不敢說話。
  苗媽看著韓項文,又是越看越喜歡,“項文啊,你認識我們家的小茵啊?”
  “是的,我們以前認識了,”韓項文點點頭說道。
  “你厲害啊,這么年輕就當華清大學的教授,以后前途無量。”苗媽高興地說道。
  劉副院長不以為然稅道:“嫂子,你有所不知,在學校里當教授是項文鬧著玩的,他可是一間集團公司的董事長,單流動資產就值幾十億,而且他還是韓賓副主席的公子。”
  “那,那個國家副主席?”苗爸的聲音有點變了。雖然他們是省大學的教授,但聽到國家領導人的名字還是動容的。這個韓項文真的是一個最佳女婿,年輕英俊,有錢有后臺,而且態度不錯看樣芋子像一個老實人。而且如果小茵跟他談上,自己可能在退休之前能撈個副院長副處級干部才退休啊!
  “是啊,不過項文為人低調,一般不在外宣揚。”劉副院長說道。
  苗媽對韓項文說道:“項文,來,你過來這邊坐嘛,老是站著不好,大家一回生兩回熟,不要見外。”苗媽好象忘了她要跟劉副院長聊天似的。
  “苗阿姨,你們今天剛來京城,還沒有怎么玩?要不我明天抽空帶你們在京城一些地方玩玩?”韓項文笑著說道。
  其實,苗茵父母這次來京城的目的就是想見劉副院長提到的韓項文,韓項文喜歡苗茵,但感覺到苗茵對自己不是很感冒。所以他讓人查了一下苗茵的資料,發現苗茵的父母在省大學當教授,而且華清大學數學學院的劉副院長是苗爸的大學同學,因此,他就找上劉副院長。
  劉副院長一見韓項文找他當媒人,當然是拍著胸膛馬上答應下來。他跟老同學苗爸吹了韓項文一大推的好話,還說人家喜歡上他的女兒,于是,苗茵父母就趕來京城,看一下那韓項文是不是這么好。
  苗茵父母一直也在緊張著苗茵的終身大事,以前讀書不著急,但現在已經工作了,如果現在再不找,可能就會變成“李莫愁”,再或者是“滅絕師太”嫁不出去了。聽報道說,學歷條件越高的女人,要嫁出去的機率就會越少。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當他們在輝煌酒店聽到苗茵介紹賀平的時候,他們還以為女兒有男朋友了,心里暗暗高興,準備一會劉副院長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推辭說以后再見面了。沒有想到賀平居然不是苗茵的男朋友,于是,他們繼續按原計劃行動。
  他們的計劃是先吃飯,等差不多吃完的時候,韓項文與劉副院長就借口也在這里吃飯,過來大家聊聊,接著劉副院長就開口暗示,如果苗爸苗媽缺認同意的話,那下面的話就好談了。
  苗茵卻不知道自己被父母算計了,她被算計相親,而相親的對象就是她不喜歡的韓項文。現在苗茵看到面前滿臉笑容的父母和韓項文,她又不好發作,只能暗暗強忍自己心中的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