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1174 去莊家

人有時有種奇怪的心理,你越叫他們不要擠,但他們就要擠,而且他們不擠進去,怎么能舒服呢?而且有時不是他們要擠,是他們前面的人擠。
  于是,陳天明被人家慢慢地往里面擠,近了,他感覺到自己碰到一個柔軟的身體,雖然是秸微碰了一下,但陳天明還是興奮,因為他聽到后面傳來了龍月心的聲音,“你們不要擠了。”
  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陳天明也跟著叫起來,“對啊,你們不要擠了。”可人家哪會聽他們所說呢?擁擠的人們還是又擠了一下。
  嘩,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后背撞到了某種軟綿綿的東西,雖然他沒有看到撞到什么,但依他多年的經驗,知道那是龍月心的酥峰。天啊,想不到她的酥峰蠻柔軟的,可惜,自己不能摸一下好好感覺感覺。
  “哼,”龍月心發出一聲怒哼,她感覺到自己的胸膛被陳天明壓著,又羞又氣的她馬上推著陳天明,不讓他厚實的后背壓著自己。雖然她知道這不是陳天明的故意,但他為什么要站在自己的前面,她想往后退,可她是站在最后的了,后面是電梯板,她沒有辦法退。
  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跟陳天明坐同一部電梯,想著自己柔軟的酥峰被他碰到,龍月心的氣就不打一處出,本來她對陳天明就沒有好感,現在更加厭惡他了。如果不是他在等自己,怎么可能會占到自己的便宜?
  陳天明也聽到龍月心后面的冷哼,他也理解她的心情,她豐滿的酥峰被自己撞一下,應該生氣的,不生氣就不是龍月心了。不過,這可不關他的事情,他也是受害者啊!
  就在陳天明想著的時候,電梯到了二樓,出了一個人,陳天明暗叫可惜沒有便宜占的時候,又進來了兩個人。可能剛才出去的人體重比較大,這次進來兩個人電梯也沒有發出警報,可苦了里面電梯的人,他們又開始擠了。
  陳天明心里暗暗高興,呵呵,機會又來了。不過,他還是要故意裝一下了。他苦著臉叫道:“大家不要擠了,這樣可不行啊!”想不到現在輝煌酒店的生意越來越好,自己想不發財也不行啊!
  陳天明又被外面的人擠著向龍月心撞去,這次,龍月心有了防備,她急忙用手擋在自己豐滿的酥峰前,陳天明是撞到她,但只是撞到她的手臂。
  咦?怎么撞得不一樣了?陳天明正在納悶自己是不是撞錯地方的時候,后面的龍月心把橫著的手臂變了一下,她把手肘對準了陳天明的后背。
  后背傳來隱隱之痛,陳天明暗暗心驚,難道龍月心用手肘或者拳頭對著自己,天啊,最毒女人心啊!陳天明馬上叫道:“前面的不要再擠了,真的會擠死人的。”這次陳天明叫得非常真心實意,前面越擠,他的后背越疼。
  “嘻嘻,我看你還占不占我的便宜?”龍月心在心里暗道。
  電梯越上,人也越來越少,陳天明暗暗舒了一口氣,他馬上往前走一步,m的,后背還有點疼啊!
  看著陳天明離開自己,龍月心也暗暗得意,自己終于可以治一下陳天明。
  到了六樓,陳天明說道:“我們到了,”他先往外面走去,龍月心與申紫真跟在后面。剛出樓梯,前面就有一個人往陳天明前面跑過去,不知道他是肚子不舒服還是趕著投胎,陳天明急站住腳,讓他先走。
  后面的龍月心不知道陳天明停住腳步,她剛出去就撞上了陳天明。
  剛站住的陳天明感覺自己被人在后面撞了過來,那軟軟的某種東西又撞在他的后背上。好象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天啊,不會是女人的酥峰?陳天明邊想邊回過頭。
  是,是龍月心?陳天明看到后面的龍月心緊貼著自己,他心里暗喜。
  “陳天明,你怎么不走?”龍月心的眼里充滿怒意,陳天明是故意讓自己撞上去的,都怪自己不小心,讓他又占自己的便宜。她急忙離開陳天明,陳天明的后背太硬了,讓,讓自己的那里好像有點異樣。
  “前面有人擋著我,我也沒有辦法。”陳天明苦著臉冤枉地說道。
  申紫真看到龍月心的生氣,她忙拉著龍月心說道:“月心,我們走!”
  龍月心也感覺到自己太容易生氣了,這不像以都的自己,她急忙深呼吸讓自己的心情平靜。
  這時,從對面走過來幾個人,其中有九哥、葉大偉和高玉毅。
  “天明,”葉大偉虛情假意地叫著陳天明。
  “陳董,你們也來吃飯啊!”陳天明說道。六樓也有貴賓房,估計他們也是來吃飯。人家有錢啊,一吃就在貴賓房吃。
  “陳天明,你不是又帶女朋友來吃飯?”由于龍月心背對著九哥他們,九哥沒有看清楚,他故意大聲叫道。最好這是陳天明新泡的妞,這樣可以破壞他們。
  龍月心抬起頭,眼里有點怒意,“九哥,你誤會了。”
  九哥和高玉毅一見是龍月心,急忙說道:“月心,是你啊?”
  “恩,陪朋友過來,你們也來吃飯嗎?”龍月心說道。
  “是啊,月心,要不一起?”九哥說道。
  龍月心搖搖頭,“不用了,你們吃你們的,我們還有事。”說完,龍月心拉著申紫真向陳天明訂的房間走去。陳天明跟葉大偉他們道別,也跟著走去。
  葉大偉看著龍月心的背影,眼里有點擔憂,他聽九哥說過龍月心,如果龍月心跟陳天明混在一起,事情可能有點麻煩。他是知道龍月心是誰的孫女,如果陳天明跟龍月心的爺爺搭上線,事情就會很麻煩。這件事一定要向先生匯報才行。葉大偉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葉大偉與九哥、高玉毅他們進了貴賓房,葉大偉便點起菜來,他點的都是好酒好菜,今天他要拉攏高玉毅,高玉毅并不是很厲害,厲害的是高玉毅的父親高明,高明可是國家軍委副主席,如果高明跟他們站在一船上,那事情也好辦很多。一個國家,能控制軍隊,那就控制了整個國家。
  “玉毅,雖然我們交往的時間不長,但我感覺你這個人不錯,是可以深交的朋友。來,我敬你一杯,”葉大偉拿起酒杯對高玉毅說道。
  “忠哥,你也夠朋友,這次跟你合作做生意,你讓我多嫌了,我會記著你的情。”高玉毅高興地說道。這次他跟葉大偉合作做生意,葉大偉為了釣住高玉毅,故意讓他嫌了不少錢,高玉毅哪會不高興呢?
  “好,我們再來喝一杯。”葉大偉又給大家倒酒。九哥在旁邊起哄著,有九哥的幫助,葉大偉可是跟不少太子黨的人接觸,不過,葉大偉也聽說太子黨里大家最聽的就是一哥的話,一哥是誰,九哥也不肯說,只是說這是規定,誰說誰的下場就會很慘。而且,就是因為一哥在暗處幫大家,大家才會惹上事情也不怕。而且,有一哥的約束,太子黨的人也不敢太亂來。
  因此,葉大偉也不再問了,其實一不一哥是沒有什么的,只要自己能拉攏多一點太子黨的人,就算以后一哥干涉也不怕。現在的人誰不為自己謀利益謀以后的出路,到關鍵的時候誰都是為自己的。
  “玉毅,聽說你爸是一個軍人,我可是非常恭拜軍人,你有時的話就帶我去引見引見,正好有個外國的朋友送我一些好煙好酒,我不知道送誰呢!”葉大偉對高互毅說道。
  “這個沒有問題,我爸就怕我交一些狐朋狗友,我帶你去我家,也讓我爸看看你是不是?讓他也放心一下。”高玉毅高興說道。葉大偉的身份可是歸國僑胞,而且還在國內投資置業,是愛國人士來的。“不過,我爸這段時間很忙,我看他什么時候有空,他就喜歡好煙好酒。”
  “別的我不敢說,這酒和煙都是我托人從外國帶來的,全是好貨,名家收藏。”葉大偉急忙說道。
  高玉毅說道:“來,忠哥,你當我是兄弟,我也當你是兄弟。不過,剛才我看你跟那個陳天明套近乎,我心里有點火。”
  葉大偉聽了心里暗喜,就算是高玉毅不提,他也會暗暗引起高玉毅跟陳天明的矛盾,這事情他聽九哥說過,陳天明搶了高玉毅的女朋友,這種事情一經點火,是男人的都要找對方拼命啊!嘿嘿,高玉毅和陳天明的仇可是結定了!
  “兄弟,你怎么了?”葉大偉邊說邊向九哥使了一個眼色。
  九哥心領神會地對葉大偉說道:“阿忠,你有所不知,陳天明搶了玉毅的女朋友,本來他女朋友對玉毅還好好的,后來不知道怎么認識陳天明,陳天明又灌了迷湯,他女朋友就跟著陳天明跑了。”
  “媽的,說起陳天明我就氣,我恨不得殺了他。”高玉毅握緊拳頭生氣地說道。可惜他從小不喜歡學武功,要不然他一定把陳天明打趴下。
  “玉毅,你誤會我了,我只是跟陳天明一般的交情,我們做生意的,又沒有什么強硬的后臺,當然是著到別人表面都要好話了。”葉大偉故意苦著臉說道。“而且我聽說陳天明是虎堂的,很厲害啊。如果誰得罪他,準沒有好下場。省公安廳的廳長公子錢占不是被他整了嗎?還有莊家的事情,都是他插下的,聽說死了不少人,人家偶冤也不敢提啊,誰敢告軍隊的人?”
  高玉毅氣憤地說道:“陳天明有什么了不起,虎堂不也是被軍委管嗎?我找個時間跟我爸說說,著他還威不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