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169 有反抗一律格殺

陳天明有點不悅,“我的身體好了,不用檢查就出院行不行?”
  “首長,請你也理解我們一下,如果你就這樣出院,我們是要挨批評的。”小護士可憐地看著陳天明,好象要流眼淚了。主治醫生就是知道自己惹不起首長,但如果不給首長檢查就讓首長出院的話,那自己的責任也大。所以,他派了小護士過來纏陳天明。所謂異性相吸,有時可愛的小女人對男人是有一點作用的。
  果然,陳天明看到小護士要哭了的樣子,急忙說道:“喂,你干嘛了?這可是醫院,你現在哭人家還以為是我欺負你了。”陳天明看了看病房,就自己和小護士在一起,如果小護士哭了有點麻煩。
  “你,你如果不讓我檢查一下,我回去一定被領導罵我的。”小護士委屈地說道。
  “好,你檢查,”陳天明最怕女人哭,而且他也想著讓醫生小的檢查,要不然這樣出院也說不過去。
  小護士破涕為笑,她急忙拿體溫計幫陳天明量體溫,又做心電圖等。過了一會,小護士奇怪地說道:“奇怪了,好像一切正常啊!”
  “你想我不正常啊?”陳天明笑著說道。昨晚自己可是基本沒有睡,如果還不正常就慘了。
  “不,不,首長你千萬不要這樣說,”小護士害怕地拼命搖著頭,“我只是奇怪而已,首長好得太快了,看來是你練功的效果。
  陳天明點點頭,他不想跟小護士說太多自己的事情。
  小護士又跑出去叫來主治醫生,主治醫生他們又為陳天明作了其它檢查,發現陳天明的內臟的位置已經正常,各項指數全部及格,也不由暗暗詫異。說真的,如果讓醫院治療的話,絕對不會好得這么快。
  任候濤走進來對主治醫生說道:“醫生,這次首長的病情是一個機密,不能向外界泄露,包括他是如何好的也不能說,知道嗎?如果誰泄露了,我們會以軍法處置。”
  “這個我們知道,我們會保安秘密,這事情只向院長匯報而已。”主治醫生點頭說道。
  任候濤跟主治醫生他們出去辦理出院手續,病房里又只剩下陳天明與小護士。小護士一邊折著被子,一邊小聲地說道:“首長,昨天來的那個是你的愛人嗎?”
  “怎么了?這個也是機密,不能問。”陳天明故意板著臉說道。
  “不問就不問,人家是見她長得漂亮問問而已。”小護士見陳天明不像某些領導人那樣難以講話,她也不那么害怕了。
  “其實你也很漂亮的。”陳天明無意中說道。
  小護士小臉一紅,她小聲地說道:“我才沒有那個姐姐漂亮,首長騙人。”
  陳天明也感覺到小護士的異樣,他不敢說話了,自己是不能太招女人,這樣惹的禍會更多。
  小護士見陳天明不說話,她心里有點恫帳,不過她還是把東西收拾好后,站在一邊等陳天明的吩咐。
  沒有過多久,張彥青和任候濤走進來,他們后面還跟著幾個手下。陳天明向小護士道別,然后帶著張彥青他們離去。
  陳天明一出院就直接回京城的安安保全公司,他要好好地布置一下才行,像這次的人肉炸彈太可怕,幸好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有人來炸保全公司,那損失就會更大。
  當陳天明得知陸宇鵬送馮蕓回m市,他也暗暗放心,馮蕓在京城只會礙手礙腳。陳天明召集張彥青他們開了一個會,把當前的情況和未來的工作安排重新布置一下。安安保全公司是自己的公司,敵人要對付自己,可能會拿這公司來出氣。
  張麗玲她們現在m市基本是安全的,偶鐘向亮和何連在m市,基本上m市的勢力都在他們控制中。
  今天剛好宋顯耀來京城,陳天明讓閻明錦安排他到華清大學跟某些教授學習,因為華清酒店距離學校近,宋顯耀在華清酒店住,反正小五他們也在那里。
  馮芳回到m市后,便偷偷地溜出來去找方翠玉。
  “翠姐,我差點回不來了,”馮蕓看著方翠玉哭著撲到她的懷里,不斷地抽泣著。
  “怎么了?小蕓?”方翠玉看到馮蕓哭成這樣,不由暗暗心疼。
  馮蕓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方翠玉,方翠互暗暗想著,不會這么巧.那天晚上葉大偉給自己打電話,第二天就有人要殺陳天明,可惜了,怎么那炸彈不把陳天明給炸死呢?
  “小蕓,聽你這樣說,嚇死我了。”方翠玉故意裝成非常擔心的樣子。“陳天明有說是誰派來殺他的嗎?”方翠玉想打探消息。
  “不知道,我沒有聽他說什么,我問了他身邊的那個保鏢陸宇鵬,他說不知道。”馮蕓搖搖頭說道。“那些人好可怕,自己的命都不要。”
  哼,為了報仇,誰還在乎命?方翠玉暗道。如果能為自己的哥哥和爸爸報仇,方翠玉現在寧愿在她和馮蕓的身上綁上炸彈跟陳天明同歸于盡。那人這樣的暗殺計劃太厲害了,她后悔自己以前怎么沒有想到,如果自己以前一早就在馮蕓的身上綁上炸彈,估計能炸死陳天明。現在陳天明一定提高警惕http:..要下手就困難了。
  “小蕓,你出來有人發現嗎?”方翠玉擔心地問道。
  “應該不會,我現在是準時回去的,他們不懷疑我。而且我現在是到超市買東西,你又住在樓上,他們更懷疑不了我。”馮蕓搖搖頭說道。為了方便她們的見面,方翠玉在超市上面租了一套房間。
  “那好。”方翠玉放心了。
  馮蕓想了想,有點疑感地問道:“翠姐,我們是不是看錯陳天明=了?他怎么那樣保護我,自己的命都不顧啊?”
  “哪會呢?陳天明是一個非常有心計的人,他是故意的。”方翠玉暗暗吃驚,從馮蕓的語氣里好象有點猶豫,雖然她以前用了**香,但這么久了,她怕馮蕓會有變故。于是,她從房間的抽屜里拿出兩根煙,一跟給了馮蕓。
  馮蕓抽了那根煙后,有點迷糊地說道:“翠姐,我好象有點累。”
  “小蕓,你這幾天太累了,而且你還差點被殺,所以你才這么累,你看著我。”方翠玉突然說道。
  馮蕓一聽方翠玉這樣說,她慢慢地抬起頭看著方翠玉。
  方翠玉又像以前一樣揮揮手,那手掌正面在馮蕓的眼前擺動,“小蕓,你一定要記住,我是你最愛的人,你一定要聽我的話,我做什么事情都是為你好,知道嗎?而且,你不要被別人糊弄,他們都是騙你的、只有我對你是真心。”
  “我知道了,翠姐,我一定聽你的話。”在方翠玉的手掌擺動下,馮蕓的大腦里全是方翠玉剛才的話。
  方翠玉見馮蕓已經沒有問題,她便放下心,輕輕地摟著馮蕓,用力地摸著馮蕓的隱秘之處。這些天馮蕓不在她的身邊,她也想馮蕓了。
  “來,我們上床聊聊。”方翠玉拉著馮蕓走到床邊,然后倆人倒在床上。她們在一起又不是第一次,大家都輕車路熟。
  方翠玉的紅唇印在了馮蕓嬌嫩的脖頸上,小手已經撫上她柔軟的酥峰。馮蕓輕輕抖動著嬌軀,強忍著觸電如潮的快樂。
  方翠玉在這方面是老手,不一會兒的時間,她已經把馮蕓給逗火了。馮蕓熱情地迎合著方翠玉小舌頭的舔抵,絲襪美腿在方翠玉的香肩上繞纏,香臀在左右的旋動、動作。
  床上又是一陣劇烈的震動,馮蕓喉嚨里的愉悅呻吟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似乎身體的某一個部位受到強烈的刺激,床上的身體在翻滾,在抖纏。
  “啊!”光溜溜的兩人同時發出最后快樂的呼叫。
  方翠玉抬起頭看著滿臉潮紅的馮蕓,溫柔地說道:“小蕓,你要記住,你不要為陳天明的假相所迷惑,他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你一定要找機會把他的老底拾揭開,我們好把他干掉。”
  “翠姐,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被陳天明的假情假意而迷惑,”又吸進**香的馮蕓咬著牙說道。剛才她的心里還有一點迷感,現在已經堅定了,她相信方翠玉的話,不再懷疑。
  “好,小蕓,辛苦你了,翠姐最愛的人是你。”方翠玉摟著馮蕓,用自己柔軟的酥峰頂著馮芳胸前的柔軟。
  馮蕓感動地說道:“翠姐,我也愛你,我聽你的。”(看到大大的一些意見,我會加快馮蕓的事情,不會讓大家失望。)
  第二天,陸宇鵬也從m市回到京城保全公司,陳天明帶著他們去學校。現在陳天明最擔心的就是小紅,從種種事情來看,小紅是有危險的,除了貝文富,還有另外的黑手,要不然人家也不會出一百萬來保護小紅。
  而且,小五昨天向他匯報,說小紅跟苗茵一起出去了,去了苗茵的研究所,這讓陳天明更加奇怪。苗茵的研究所不是國家的嗎?那里應該算是機密的地方,小紅能去嗎?她去那里干什么?
  看來,小紅和苗茵是有事情在瞞著自己。于是,陳天明想去學校看一下小紅,自己這段時間對小紅的關心不夠,是要多關心她才行。
  陳天明剛才給小紅打了電話,聽她說今天上午沒有上課,下午大家才集中上課,她現在宿舍里學習。因此,陳天明想偷偷地去小紅的宿舍里看看,看她是在學習,還是在干別的事情。
  到了小紅的宿舍樓,陳天明跟下面看守拾舍的大媽打了一個招呼,因為陳天明他們是陪訓老師,有權利上去的,而且陳天明也經常上去,已經混了一個臉熟。上到小紅宿舍的門前,陳天明見門關著,他輕輕地推了一下,發現門沒有鎖,門被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