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167 我要請假

“我,我知道你那里不舒服,但是具體哪個部位啊?”郭曉丹羞答答地看著陳天明的那里。那里好像蠻長,自己哪知道他哪個地方不舒服,他又不給自己指點一下,好讓自己細心地觀察一下,看看那里有沒有傷口,或者紅腫什么的。
  “我那里好熱,好象有點腫,你幫我把它消腫。”陳天明淫笑著,自己那里哪是有點腫,而是非常“腫”,如果要消腫的話,估計是要跟郭曉丹xxoo了。
  郭曉丹的臉馬上紅了,她終于明白陳天明的話是什么意思,他哪是什么不舒服,他是故意要讓自己看他的那里。“天明,你是故意的,你好壞。”郭曉丹舉起粉拳想打陳天明,但想著陳天明還是病號,她又舍不得打陳天明。
  “呵呵,曉丹,我想你嘛,來,讓我親親,”陳天明現郭曉丹想下床,急忙摟住她不讓她下去。
  “不要,天明,你的傷還沒有好,等你傷好了,你,你想怎樣就怎樣。”郭曉丹低著頭不敢看陳天明。
  “不,曉丹,我沒事了,我只是內力還沒有恢復好,明天我的內力就會完全恢復。”陳天明的手撫上郭曉丹胸前的豐滿,她戴的罩罩是沒有什么海棉的,他能感覺到她里面的柔軟。
  郭曉丹搖著頭,“天明,不能這樣,這里是醫院,一會有人進來看到我們這樣就不好了。”想著一會有醫生護士進來查房,郭曉丹就更緊張了。
  陳天明說道:“不會的,我已經讓小侍他們看著門口,沒有我的命令,就算是市長來了也不能直接沖進來。”
  “但,但是你的傷沒好,你不能做太劇烈的運動。”說到這里郭曉丹的臉又紅了。
  “沒事,而且我正是要做那種事練功,才能讓我明天之前恢復內力。”陳天明說道。
  “去你的,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才不會相信你說的鬼話,哪有做那種事情可以恢復身體的?”郭曉丹白了陳天明一眼。她覺得陳天明是想騙自己跟他做那種事情,而故意編故事。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真的,曉丹,我沒有騙你,我練的叫香波功,最厲害的地方就是雙修,以后等你的武功高了.我跟你雙修的話,那我們的武功就會提高一些,我的就不是很大,可你的會提高很多的。”
  郭曉丹說道:“就如你剛才所說,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哪是現在啊?”
  陳天明沒有辦法了,他只好把以前自己練特殊香波功的事情告訴郭曉丹。郭曉丹聽了將信將疑,聽陳天明所說又好像是真的。
  “我真的沒有騙你,反正你是我的女人,也會幫我保守這個秘密,”陳天明邊說邊把自己身上的紗布解開,果然,那些受傷的地方沒有一處疤痕,好象沒有受傷過似的。
  郭曉丹用手輕輕地摸了一下,高興地說道:“天明,你的傷真的是好了。”
  “呵呵,那當然,我騙誰也不敢騙老婆你啊,”陳天明哈哈大笑。
  “去你的,誰是你的老婆?”郭曉丹聽了心里很甜。
  “現在你信了吧,來,我要練功了。”陳天明邊說邊把郭曉丹的上衣脫了,露出她里面潔白的肌膚。粉紅色的罩罩蓋著豐滿細膩的酥峰,陳天明不由摸了幾下。
  郭曉丹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你不是說要練功嗎?怎么摸我了?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冤枉啊,我這不是要先做一些準備動作嘛,就那樣進去會傷到你的。”
  郭曉丹聽了覺得也是,她紅著臉閉上眼睛不說話了,好象任由陳天明胡作非為。
  陳天明不管了,他馬上把郭曉丹的衣服全脫了,然后親著她胸前那可愛的小紅豆,不一會兒,郭曉丹就開始呻吟起來了。
  “天明,這,這燈光是不是太亮了?”郭曉丹看著病房里明亮的燈光,有點緊張。在這里干那種事情,太讓她為難了。
  “那我去關掉一些,”陳天明馬上跳下床,把其它燈關了,只留下一盞燈管。他又馬上跑回床,現郭曉丹鉆進被子里面了。
  陳天明拉開被子,看著郭曉丹那動人的侗體,他也忍耐不住,把自己的衣服也脫掉,繼續撫摸著郭曉丹。
  “天,天明,你練功吧,我可以了,”說完,郭曉丹急忙用手捂著自己的臉。
  陳天明用手往下一摸,果然郭曉丹的那里濕潤如潮。唉,還是練功恢復要緊,快樂的事情以后再說吧!陳天明邊想邊支開郭曉丹的雙腿,接著慢慢地進入那神秘的地方,輕輕地動作起來。
  同時,陳天明也暗運香波功,練起自己特殊的內功。
  “啊!”郭曉丹長呼一聲,身體顫抖不已,在陳天明強悍的動作下,她已經上了三次天堂。自己的男人太厲害了,厲害到自己感覺有點可怕。他已經做了這么長的時間,卻一點到達天堂的跡象也沒有,好象還非常勇猛。
  陳天明見郭曉丹已經泄了三次,是要讓她休息一會才行。于是,他從郭曉丹的身上出來,自己盤腳而坐繼續練功。
  郭曉丹輕輕地喘了一口氣,如果陳天明還繼續做下去的話,她的身體真吃不消。她閉上眼睛靜靜躺在在病床上,她好想睡覺。
  練了九個周天的陳天明停止了,他現在感覺到自己的內力恢復到六成了,看來這特殊的香波功真是厲害,如果自己再練的話,一定能把功力恢復得差不多。
  陳天明看了看郭曉丹,她好象睡著了。唉,真是辛苦她了,陳天明用手輕輕地幫她擦汗,剛才雖然是自己在動作,但她也蠻配合的,流了不少汗。
  當陳天明抹到郭曉丹的酥峰時,她的身體微微動了一下。陳天明看到郭曉丹的眼睛也動了一下,雖然沒有睜開眼睛,但陳天明知道她已經醒了。
  “你不要裝了,我知道你已經醒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討厭,”郭曉丹睜開眼睛,就看到陳天明那對著自己的下面。天啊,他還不行,還是那樣強悍啊!郭曉丹心里暗道。“天明,你的內力恢復到多少了?”這段時間郭曉丹也練了內功,她也懂了一些。
  “恢復了六成,估升再練就可以了。”陳天明自信地說道。自己練這種特殊的香波功又不是次,一會自己到衛生間用手再練,只是那樣練有點不“道德”。
  郭曉丹小聲地說道:“天明,我又想了,你繼續吧!”說完,她又閉上了眼睛。
  陳天明聽了心里一陣興奮,這下好了,畢竟那樣練不好,如果能在郭曉丹的身上練當然是好了。當他把手伸到郭曉丹的那里一摸時,現那里還是干干的。
  他明白了,原來并不是郭曉丹想,而是她為了讓自己早點恢復功力而不惜自己的身體而已。陳天明很感動,但他又不能把自己的陰真氣渡給郭曉丹,讓她快點恢復元氣。因為自己本身的經脈受損,就是要不斷練功恢復,如果把自己的真氣輸出去,這對恢復是有影響的。
  于是,陳天明俯下自己的身子去親郭曉丹的隱秘。
  “啊!天明,不要,那里臟。”郭曉丹紅著臉叫了起來。她還沒有洗干凈那里,他怎么能親那里呢?
  但是,陳天明不管郭曉丹的勸阻,他繼續親著那里。當你愛一個人,就不覺得所愛的人那里臟了。
  “晤,”沒有過多久,郭曉丹就輕聲地呻吟起來。呵呵,你現在才是真的想了。陳天明在心里淫笑著。他也不浪費時間,馬上進入郭曉丹濕潤的里面,他又要練特殊的香波功了。
  又是郭曉丹三次到達天堂,陳天明翻下來練著自己的香波功。這次,他練得比剛才久了,他練到十八個周天才睜開眼睛。現在他已經恢復到九成內力,就算有敵人來暗殺他也是不怕的了。
  陳天明看了看旁邊的郭曉丹,她已經累得睡著了。陳天明也不想再打擾她,但自己的那里還是那么昂挺胸,這樣怎么睡得著啊?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輕輕地走下床,他走進衛生間,自己幫自己解決問題了。
  從衛生間出來,陳天明松了一口氣。這次要恢復內力的時間長,辛苦了郭曉丹。辛苦了一個晚上,自己也休息吧。他鉆進被子里,閉上眼睛睡覺。
  天剛亮,郭曉丹就醒了,她一直擔心著陳天明恢復的情況。她一坐起來,陳天明也馬上醒過來。“曉丹,你怎么不多睡一會?外面有人看守,沒有人能進來的。”陳天明說道。
  “天明,你現在的內力恢復得怎樣了?你,你還要嗎?”說到這里,郭曉丹的臉紅了,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恢復了很多,又可以幫陳天明練特殊的香波功了。
  “傻美女,你身體不累嗎?你昨天晚上可是泄了六次。”陳天明摸著郭曉丹豐滿的酥峰笑道。
  “我,我不累。”郭曉丹輕輕地搖搖頭,只要能讓陳天明恢復身體,再累她也不怕。
  陳天明說道:“我沒事了,我的內力已經恢復到九成,我再練一次功把所有經脈打通就可以完全恢復了。你再睡一會。你看你累了一晚。”
  郭曉丹搖搖頭,接著站起來找自己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陳天明問郭曉丹。
  “這里是醫院,現在天又亮了,我們還是穿上衣服吧,不要一會有人來我們就被動了,慌慌張她穿衣服不好。”郭曉丹紅著臉說道。
  郭曉丹找了一會,才找到自己的衣服,特別是罩罩和小褲,被陳天明扔得在床尾處,而且還不是在一起呆著。
  高燒還沒有好,根本無法集中精力校對手打,今天到此為止吧,看看明天能否好起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