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166 國安要插手

陳天明說道:“馮蕓現在哪了?”陳天明有點擔心那個馮蕓,如果不是她要自己先跑,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不過,可能到時死的是自己的兄弟,所以陳天明也暗暗慶幸。
  “她就在外面的長椅上坐著,她沒有什么事,”張彥青說道。
  “讓她進來,還有宇鵬。”陳天明說道。
  “老大,我懷疑這個陸宇鵬的身份,你不能再把他放在自己的身邊。”張彥青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笑了笑,搖搖頭,“彥青,我們不是派人查過宇鵬的身份了嗎?匯報回來的信息是沒有事的,而且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這點你應該是明白的。”
  張彥青看著陳天明堅定的神情,他也不由有點猶豫,“我是明白,但是今天晚上的事情透著奇怪,幸好你和小蕓都沒有事。”
  陳天明想了想,這個不用張彥青說,他也覺得這事情奇怪,這暗殺太奇怪了,如果不是熟悉自己的人,是設計不了這樣的暗殺。這事應該不關馮蕓的事,如果不是自己救她,她也會跟自己一樣被炸死。
  陸宇鵬應該不像,這次的事情是先由馮蕓生氣跑了,是自己讓別人不要跟的。估計上幾次殺手的暗殺都被有心人掌握,他們知道自己對付殺手的手法,先是廢掉他們的武功,接著審訊,再逼問殺手有沒有錢?m的,所以這次被人利用了,四個殺手身上都有恐怖的炸彈。
  “這事情我們慢慢再查,你去叫馮芳和宇鵬進來。”陳天明對張彥青說道。
  “老大,你現在不能讓陸宇鵬跟著你,”張彥青還是擔心。現在以陳天明的武功,估計陸宇鵬是可以殺陳天明的。
  陳天明擺擺手,“彥青,我會安排的,宇鵬是沒有問題,你要聽我說。”
  張彥青不再說什么,他轉身走出去,而任候濤也跟著出去,他要去處理一些事情。
  不一會兒,張彥青帶著馮蕓和陸宇鵬進來了。陳天明看到馮蕓他們進來,便問道:“馮蕓,你沒事?”
  馮蕓看到坐在床上的陳天明,思想有點復雜,她不知道自己是想陳天明死,還是想他沒有事。反正她知道的是陳天明救了自己,他為什么要救自己呢?他不是想害自己嗎?馮蕓想不明白了。
  “我,我沒事,你的身體怎樣?”馮蕓小聲問道。
  “我也沒有什么事。你沒事就好,你現在回保全公司休息一下,明天宇鵬送你回m幣。”陳天明說道。
  “不,我想留在這里。”馮蕓搖搖頭。
  陳天明說道:“不行,你留在這里只會誤事,這次我不管你答不答應,你都要回m市,大不了我讓人押著你回去。”京城太復雜了,馮蕓在這里只會誤事,陳天明不想節外生枝。
  馮蕓見陳天明的口氣這么強硬,她也不再堅持,不過她還是嘟著小嘴一臉的不高興。
  陸宇鵬走前一步,他也有點不高興,“老板,我不走,我要在這里保護你,你讓其它人送馮蕓回去!”
  張彥青見陸宇鵬不肯離開,他心里也有點惱火,“陸宇鵬,老大不是說叫你護送小蕓回m市嗎?你為什么不聽老大的話?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會保護好老大的。”
  “不行,我要在這里保護老板,其它人我不放心。”陸宇鵬為自己今年天晚上不能保護好陳天明而內疚,現在哪肯在陳天明需要別人保護的時候離開呢?他的硬功夫厲害,如果當時他用內力擋著炸彈,應該是不會受重傷。
  “陸宇鵬,你怎么能這樣說,你不是跟在老大的身邊讓老大受傷的嗎?還說你不放心我們,我們還不放心你呢!”張彥青生氣了。
  “我,我不是那種意思,我是說我的身體大塊,可以擋炸彈。”陸宇鵬見張彥青誤會了,急忙解釋著。
  “哼,”張彥青說道。
  陳天明說道:“好了,你們不要說了,宇鵬,就是我放心不下馮蕓,所以我讓你送她回去,你的武功我是相信的,你跟另外一個兄弟送她回m市,一定要送回保全公司,否則我找你算帳。你送馮蕓回去后,再回我這里來。我現在的武功恢復了很多,沒有什么關系的了。”
  “好,”陸宇鵬聽陳天明這樣說,只好點點頭答應下來。
  “你現在送馮蕓回保全公司,明天坐飛機回m市,估計你后天就可以回京城了。”陳天明說道。
  張彥青見陸宇鵬跟馮芳走后,他怏怏不樂地說道:“老大,你聽那個陸宇鵬說什么話,說不放心我們。”
  陳天明笑道:“彥青,你又不是不知道宇鵬的性格,他是有一句說一句的,他也是擔心我想保護我而已。我感覺宇鵬不是壞人的,你就不要對他有偏見。另外,你不要告訴小紅我的事情,要不她又會擔心。”
  “我知道,”張彥青點點頭。
  為了怕小紅那邊有事,陳天明讓人通知小五,小心看好小紅。
  陳天明讓張彥青他們去忙,他繼續練著自己的香波功,要快點恢復身體,只能是練功了。
  “咔”,門開了,郭曉丹與詹侍走進來。
  “天明,你到底是怎么了?”郭曉丹一聽詹侍說陳天明受傷住院,心亂如麻地跟著詹侍往醫院趕,當她看到陳天明坐在病床上,身上還包著紗布,她不由大驚失色,害怕得身體有點顫抖。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我沒什么事了,過兩天就出院。”如果陳天明這話讓那個主治醫生聽到,估計是會嚇壞他,一個內臟移位,曾經停止心跳的病人,還想過兩天出院,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你真的沒有事嗎?剛才嚇死我了。”郭曉丹捂著豐滿的酥峰說道。她看到陳天明的笑容蠻燦爛,才不那么害怕。
  “是啊,你今天晚上不要回去,你留在這里陪我,好嗎?”陳天明的笑容有點暖昧,他讓詹侍叫郭曉丹過來,就是今年天晚上要練特殊的香波功。
  “怎么不好?我要留在這里一直陪著你,我哪也不去。”郭曉丹現在以陳天明為主,如果陳天明死了,她也不會活著。因此,她要在這里一直陪著陳天明,直至他出院。
  陳天明對郭曉丹后面的詹倚說道:“小侍,你過來一下,我有事跟你說。”
  詹侍走過來,陳天明在他的耳邊小聲說著話,不一會兒,詹倚點點頭站起來出去了,他走到出去的時候,還把門關上,關而且還得很緊。
  剛才陳天明讓詹侍派人守著門口,如果沒有他的同意,是不能讓人進來。嘿嘿,他要練特殊的香波功了。他身上的傷口,估計現在已經愈合,一點也不礙事了。
  “天明,你哪里不舒服?”郭曉丹問道。今天的郭曉丹穿著一件淺黃色的長裙,白色的純棉上衣,薄薄的衣服下豐滿的酥峰高高聳立著,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甚是迷人,修長勻稱的雙腿,一股成熟的韻味讓陳天明心動不已。沒有辦法,在京城能跟他練特殊香波功的只有郭曉丹。唉,一個晚上讓她陪著自己,辛苦她了。
  “我那里不舒服。”陳天明看了看自己那已經有反應的下面一眼。
  “什么?傷到那里,”郭曉丹心里一驚,她也知道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不知道陳天明那里傷成怎樣?雖然那里會令她害羞,但她只顧陳天明的傷勢,顧不上害羞了。
  陳天明想故意捉弄一下郭曉丹,他故意裝成一付慘痛的樣子,“曉丹,你幫我看一下,我現在感覺我那里很不舒服啊!”
  “要,要不我去叫醫生,”郭曉丹看著陳天明的樣子,心里緊張了。
  “不要,你先幫我看一下,如果沒有什么事就不要麻煩護士,你知道了,那些護士都是女的,她們看到我那里我很難為情的。”陳天明暗暗好笑。
  郭曉丹猶豫了一下,雖然幫陳天明看他那里有點不好,但自己也跟陳天明那個了,也沒有必要太害羞。而且他說得也對,讓女護士來看陳天明的那里,是有點不好。于是,她回過頭看了看外面,房門緊關,沒有人。
  她咬咬玉牙,把手伸向陳天明的那里,先是解開陳天明的皮帶,接著再移到褲鏈。輕輕地,慢慢地,郭曉丹把陳天明的褲鏈拉了下來,當她拉下陳天明的小褲時,他那強悍馬上跳出來了。
  “啊!”郭曉丹看著陳天明的強悍心里有點慌,雖然她以前見過陳天明的那里,但都是在自己的房間沒有其它人的時候見的。這里可是醫院,如果有人進來的話,那怎么辦啊?“天,天明,我有點怕。”郭曉丹的臉紅了。
  “這樣,你把那屏風拉過來,擋住我們的床不就行了嗎?”陳天明指指那邊的屏風。
  郭曉丹暗叫自己傻,對啊,那里不是有一個屏風嗎?她急忙走過去把屏風拉過來,當她回到陳天明的病床旁,看到陳天明的那里還是那么強悍時,她的小臉又紅了。
  “曉丹,你上床,這樣好看一點。”陳天明引誘著郭曉丹。
  郭曉丹點點頭,她脫掉皮涼鞋,輕輕地爬上床。這病房真大,如果這房間不是在醫院里,她還以為是在賓館呢?哪有醫院的病床這么好的,她爸爸住院的時候那病床非常小。她哪里知道,陳天明現在住的是貴賓房,享受的是最高級待遇。
  “天明,你哪里不舒服?”郭曉丹有點不敢看陳天明的那里,雖然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但她還是害羞。
  “就是那里不舒服啊!”陳天明有點好笑,她不是明知故問嗎?自己都明明告訴她自己那里不舒服,而且還弄出來了,她還問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