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165 你們終于來了

任候濤和警察也過來了,警察為馮蕓錄口供。任候濤讓醫院把這次陳天明受傷的消息控制住,不能外傳。
  “醫生,我們首長現在怎樣了?”任候濤問著陳天明的主治醫生。任候濤直接讓救護車把陳天明送到部隊醫院,這里的安全系數已經提高,門外把守的人都是持槍的士兵。張彥青也帶著一批人過來,把醫院守住,他們怕還有殺手過來。
  主治醫生見任候濤一干人這么著急,而且警察還聽任候濤的,他也不敢怠慢,心想這一定是什么領導首長了,而且消息還封鎖得這么可怕。“同志,我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但病人還是沒有醒,病人的情況很不妙,雖然他失血不多,但一直昏迷。他的傷主要是內臟移位,可能是因為爆炸的原因。”
  幸好陳天明沒有流太多血,要不然人家要為他輸血的話,那一定會發現他血型的奇怪,肯定會當他成小白鼠來做試驗。不過,現在陳天明被強大的氣浪擊中,如果不是他有內力護身,他一早就跟那四個黑衣人一樣,被炸得尸骨無存。就算是不遠的墻壁,也被黑衣人身上的炸彈炸出了一個大洞。
  可見,先生一早就安排好,那四個黑衣人身上的都是爆炸力很強的炸彈,只要陳天明審訊黑衣人,炸撣就爆炸了。就算陳天明武功再厲害,也抵擋不住四個炸彈的爆炸。
  但先生卻沒有想到,陳天明能在黑衣人的眼神里發現不妙,馬上逃走,所以,陳天明只是被一些撣片和氣擊中,并沒有像他們想像的那樣,陳天明也會被炸得尸骨無存。可饒是如此,陳天明也被炸倒,如果不是他身體的特殊,他也會被炸死。
  陳天明的身體就是這樣,只要當場不斃命,他體內血黃蟻的血液就會保住他的性命,但由于他更的傷太重,體內的血黃蟻只是暫時幫他修復傷口,而內臟還是沒有開始修復。
  “醫生,你一定要盡快想辦法救我們的首長,需要多少錢都可以。”任候濤說道。
  “我們現在也在另外想辦法,一會我們再開一個研討會,只要病人的心還在跳,我們應該可以想出一個辦法來的。”主治醫生在安慰著任候濤,軍人有軍人的秘密,雖然他不知道陳天明是怎樣受傷,但估計是為國家而受傷,他們一定會盡力的。
  就在主治醫生說陳天明的心在跳一定會有辦法時,在旁邊看著監控陳天明的心電監控器的護士突然驚叫起來,“醫生,病人的心好象沒有了。”
  “什么?心跳沒有了?”主治醫生真想抽自己的嘴巴,真是不說還好,一說就真的靈了。“快,急救。”他也大聲叫了起來。
  因為陳天明是在重癥室,而且他的身份特殊,部隊醫院配了兩個護士和兩個醫生。當聽到主治醫生這樣叫時,他們馬上忙開了。
  主治醫生拿過護士遞過來的心臟起搏器,急忙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對著他的心臟用力按了下去。“啪”,陳天明的身體在心臟起搏器的帶動下,猛地動了一下。如果用這個急救都沒有辦法讓陳天明的心跳動的話,那他們只能是宣布陳天明死亡了。
  任候濤他們在旁邊干瞪眼著急,這叫什么事啊?主治醫生一說心還跳,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救陳天明,但現在怎么就不跳了呢?
  “啪”,主治醫生還沒有聽到監控的護士說陳天明已經有了心跳,他又連續在陳天明的心臟上電擊了幾下。
  “有了,有了,”女護士高興地叫著。她的叫聲讓人聽了感覺有點暖昧,好象她被人做了某種事情而有了似的。
  主治醫生一聽心里也高興,“病人有心跳了,是嗎?”
  “是,”年輕的女護士拼命點頭,能搶救一個首長,而且還是長得很英俊的首長,她能不高興嗎?
  “快,給首長檢查身體,”主治醫生退開一步,把心臟起搏器交給另一個醫生,他抹著額頭上的汗。剛才的事情真懸,如果首長沒了,自己也有責任啊。
  當年輕的女護士解開陳天明的衣服,要為他查體溫時,陳天明睜開了眼睛看著面前有點可愛的女護士,咦?自己不是跟馮蕓在一起嗎?怎么變成小護士的?難道馮蕓扮護士鬧著玩?
  不對,這個女護士看起來溫柔很多,不是馮蕓。“你,你是誰?你為什么摸我?”陳天明感覺到女護士按著自己的胸膛,不過他不好意思大聲地說“你為什么摸我的胸?”
  “啊,醫生,病人醒過來了。”女護士見陳天明睜開眼睛看著自己,她也不回答陳天明的問題,而是回過頭驚喜地對主治醫生叫著。
  天啊,我醒就醒,你還抓著我的胸干什么啊?陳天明一臉的苦相,可能那女護士太興奮過度,她一邊回頭,一邊有點用力地抓著自己的胸膛。
  “什么?病人醒了?”主治醫生又高興了,看來、今天自己一定可以立功啊!
  女護士也發現自己剛才的窘態,她急忙拿出體溫器。
  任候濤也走到陳天明的身邊,關心地問道:“首長,你感覺身體怎樣了?”
  “候濤,這是怎么回事?”陳天明終于看清楚了,這是醫院,自己睡在病床上。任候濤小聲地把剛才的事情大概說了一下,不過,他見醫生在,只是筒單說一下陳天明為了救人,而被炸彈炸了。
  陳天明擔心地問道:“馮蕓現在怎樣了?”
  “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她沒有事,只是輕傷。”任候濤說道。
  “我知道了,你讓他們離開,我要功療傷。”陳天明坐起來說道。
  “這怎么行呢?首長你才剛剛醒過來,你要檢查身體。”主治醫生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用,我先運功療傷,我們學武功的,自己療傷才是恢復得最快”陳天明知道自己身體的特殊,所以他要運香波功恢復自己的身體。有體內血氣的幫助,他恢復一定很快。
  其實剛才血黃蟻的血液還沒有修復陳天明的身體,當主治醫生用心臟起搏器刺激陳天明的身體時,血黃蟻的血液馬上開始修復陳天明的身體,所以陳天明的內臟慢慢歸位,他便醒過來。
  不過,陳天明暗暗運了一下氣,發現自己的一些經脈受阻,估計是因為被炸彈所炸造成。因此,他要趕快療傷,抓緊時間把體內的真氣復原。m的,那些殺手真是不要命,居然用這種同歸于盡的方法。
  剛才陳天明也分析了一下,覺得殺自己的只有兩個組織,一是老的那可怕組織;一是那雇傭網派過來的殺手組織,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花蝴蝶殺手組織。想著花蝴蝶殺手組織,陳天明不由皺了一下眉頭,自己是要找花蝴蝶組織的麻煩才行。老是被人欺負,也不是事。
  “小侍,你過來一下,”陳天明招呼著詹侍。由于陳天明出事,張彥青吩咐留在陳天明身邊的手下,全是以前的兄弟,就算陸宇鵬也在外面不能進來。
  詹侍走到陳天明的身邊,陳天明小聲地對他說著話。過了一會詹侍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辦。”
  “醫生,你們還是出去,”陳天明對主治醫生說道。
  “首長,我要向院長匯報才行啊,要不然我作不了這個主。”主治醫生哪敢就這樣帶著醫生護士走,如果陳天明出了什么事,自己就慘了。在部隊的醫院可不比地方的醫院,主治醫生也是軍人,如果陳天明不讓他檢查的話,他是不敢走。
  陳天明說道:“這樣,我先運功療傷,過后會讓你們來檢查一下,如果不行,我再讓你們治。我也說句老實話,我的病是要自己功療傷才行,要你們治是要很慢的。”
  任候濤也知道陳天明的本事,他強制醫生他們出去,有事讓他們找院長去。他也知道院長是不敢管他們的事情,當時他一進醫院,就把虎堂的證件給院長看了,院長也是非常緊張陳天明的病。
  醫生護士們出去了,任候濤看著陳天明坐在病床上運功,他也不敢打擾,便在一邊幫陳天明護法。而張彥青也回到病房,他靜靜地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他耳朵里塞著耳麥,小心謹慎地聽著外面的匯報,如果有人侵入,他馬上命令兄弟們把敵人干掉。
  為了保護陳天明,張彥青把京城保全公司的精英帶過來,雖然人不多,但都是能以一敵十的高手。就算對方來一百個武功好手,他們也可以抵擋。
  陳天明運了九個周天后,便停止功,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了一點,但身體的一些經脈還是受阻,不練特珠的香波功是不會這么快的。
  “彥青,公司現在怎樣了?”陳天明問旁邊的張彥青。
  “老大,你現在的身體感覺怎樣了?”張彥青不回答公司的事情,他現在最關心的是陳天明的身體。
  “我現在好多了,已經恢復三成的功力,但部分經脈還是受阻,還要繼續療傷。”陳天明說道。
  張彥青聽陳天明說好多了,又恢復三成功力,他也暗暗放心,老大的三成功力可是很厲害了,自己也打不過三成功力的老大。“公司沒有什么事,國哥在公司里看著,不會讓人乘虛而入的。”張彥青把他們現在布署的情況告訴陳天明。
  陳天明聽了暗暗點頭,經過一次次的事情,林國他們已經成熟,完全可以獨立處理事情。像這次的事情就處理得很好,派人守著自己不讓敵人繼續暗殺,又守著公司不讓人乘虛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