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164 燕姐遇襲

陳天明說道:“我有什么好說的,你買你的東西。”
  馮蕓生氣說道:“我問你有多少個女人,我幫她們買點東西,你回答我。”
  “我不說,”陳天明想也不想便回答了。
  “哼,我不理你。”馮蕓惱火了,陳天明不說,那自己這個任務就完成不了,回去怎么向翠姐交待。
  陳天明已經習慣馮蕓的耍脾氣,他站在馮蕓的后面不說話,而陸宇鵬他們個個兩手提滿東西苦著臉站在后面,幸好陳天明為大家著想,不把東西吊在大家的脖子上。
  馮蕓不管陳天明他們,她生氣地往昏暗的小街沖去,沖過這條小街,那邊是另外一條大街,那邊還有不少商店,估計馮蕓是想瘋狂大購物。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我去把她拉回來。”陳天明回過頭對陸宇鵬他們說道。他們的車在這條街,就算要去那條街,也要把車開過去。說完,陳天明便向那邊沖去。
  這條小街蠻長,當馮蕓跑過拐角時,她前面突然跳出一個蒙面黑衣人。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阻我的路,你給我滾開,”馮蕓見有人擋住自己的去路,不由生氣地罵道。
  黑衣人沒有回答,他伸手向馮蕓抓去,意圖想抓住馮蕓。馮蕓只覺眼前一花,那黑衣人的手已經到自己的面前,不過她也不是以前的吳下阿蒙,她急忙往右側一閃,雖然閃得比較狼狽,但她還是避開黑衣人的一擊。
  黑衣人見自己的攻擊失效,馬上又向馮蕓襲去。
  生氣的馮蕓也不再問怎么回事,她運起內力一掌劈去,她要與黑衣人拼命。反正陳天明他們在后面跟過來,只要自己招擋一會,就有人收這個蒙面黑衣人,真討厭,蒙著面扮殺手很好玩嗎?他以為這是拍電視啊?
  馮蕓哪里想到陳天明經常被人暗殺,而且暗殺他的全是高手。她還以為對方的武功并不厲害,就算自己打不贏,還可以招擋幾下。
  “啪,”馮蕓被黑衣人強勁的掌風給打得后退幾步才站穩腳,她覺得自己體內氣血上涌,應該已經受輕傷了。
  黑衣人還想向馮蕓靠近抓住她,以此要挾陳天明。但后面的陳天明已經跟上,他看到馮蕓有危險,急忙扔掉手上的東西箭一般飛過去,同時兩掌擊出兩股真氣向黑衣人襲去。
  本想抓住馮芳的,但陳天明的真氣已經擊到,他只好回身避過陳天明的攻擊。
  陳天明已經站在馮蕓的身邊,馮蕓生氣地罵著陳天明,“陳天明,你怎么搞的,你不是一直跟在我后面嗎?怎么現在才出現,你是不是想我死你才開心啊?”發現陳天明來了,馮蕓放下心來。
  “誰叫你一個人跑,你以后還是這樣任性的話,到時你想哭也來不及。”陳天明看著前面的黑衣人說道。這黑衣人的武功并不高,難道只是他一個人嗎?他一個人就想來殺自己?陳天明感到好笑。
  “哼,我的事不用你管。”馮蕓瞪了陳天明一眼。
  這時,從前面飛過來一個黑衣人,后面的房頂上也輕輕躍下兩個黑衣人,他們一前一后地把陳天明與馮蕓兩人包圍起來。
  “你們是什么人?”陳天明冷冷地說道。一前一后各兩個敵人,從他們飛下的輕功來看,只是二流殺手。
  “殺,”剛才先出現的黑衣人低喝一聲,他們馬上從腰間抽出一把刀,那刀鋒閃著藍光,似是淬上毒藥,他們向陳天明飛去,攻擊也算比軟較勇猛。
  “陳天明,他們過來了,你快點把他們打倒。”在陳天明旁邊的馮蕓大聲叫道。
  陳天明鎮靜地看著飛過來的四個黑衣殺手,這樣的身手在他的眼里不算什么,所以他沒有必要太緊張。也不知道他這段時間的內力又高上一些,還是怎么回事?反正這些黑衣人在他的眼里不堪一擊。
  “破,”陳天明喊了一聲,兩掌一前一后向黑衣人襲去。那些黑衣人雖然來勢兇猛,但在陳天明強大的內力下,紛紛被擊倒在當場,毒刀也掉在地上。
  陳天明不管三七二十一,飛身一旋轉,廢掉四個黑衣人的武功。“說,是誰派你們來的?”剛才陳天明還怕他們故意使詐,現在已經廢掉他們的武功,他不怕了。呵呵,自己的賺錢機會又來了,不知道這幾個武功不是很好的殺手,有多少錢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高興。
  馮蕓也跑上前湊熱鬧,“你們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就要開始向你們下刑了。”
  前面的兩個黑衣人看著陳天明,他們的眼里露出憐憫的目光,好象為他們憐憫,又好象為陳天明憐憫。
  咦?他們怎么會是這樣的眼神?他們又是誰派過來的?武功怎么跟以前的殺手差這么多呢?陳天明的心里有了疑問。
  突然,陳天明有種很不妙的預感,他馬上叫道:“馮蕓,快跑,有危險。”他拉著馮蕓就往左邊飛,但是,這小街本來就不大,陳天明就算往左邊飛也是飛不出什么地方,當他想往上面的屋頂飛時,就聽“轟”的一聲,那聲音是同時響,但又好象是幾個地方響。
  就在陳天明剛飛出的眨眼功夫,剛才那倒在地上的四個黑衣人發生了爆炸,那強烈的氣浪和彈片襲向旁邊的陳天明。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毫不擾豫地往下一撲,把馮蕓撲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身體覆蓋著她,不讓炸撣炸到馮蕓。
  原來這就是先生與葉大偉所設的暗殺計劃,他們買下四個死士,在他們的身上綁著炸彈。當陳天明制服他們要逼供的時候,那這四個人的炸撣就會被埋伏在暗處的龐志勇遙控按響。
  看到炸彈就在陳天明的旁邊炸響,龐志勇暗暗陰笑,他的身邊還埋伏著幾個手下,當他見陳天明好象被炸死不能動了,他正想叫手下飛下去把陳天明的頭割下,卻看到陳天明的手下飛奔過來、他不敢下去了。
  葉大偉吩咐過,陳天明身邊的手下武功很高,龐志勇他們不是其對手,讓他們千萬不要跟他們交手,以免被制住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龐志勇不敢帶人沖下去了。“我們走!”龐志勇轉頭對旁邊的手下說道,他們偷偷地往后逃走。
  “老板,老大,”陸宇鵬他們聽到爆炸聲響后,便馬上飛過來查看。誰知道一來,就看到陳天明一動也不動地壓著馮蕓。
  在陳天明身下的馮蕓知道自己受傷了,那強大的爆炸氣浪沖擊太大了,雖然她感覺到陳天明用自身的內力擋著自己,但那近距離的爆炸,還是有彈片射中自己,那爆炸氣浪也擊得自己渾身隱隱作痛。自己在下面都這樣了,上面的陳天明難道被炸死了?
  想到陳天明死了,馮蕓的心里感到高興,同時,她也有點失落,剛才陳天明是怕自己被炸死,而故意用身體擋著自己的。以他的武功,要逃出這爆炸圈可能不難,但他為了自己卻沒有逃,而且還把自己壓在下面為自己擋炸彈。
  陳天明被陸宇鵬翻下來,然后放倒在地上,陸宇鵬伸手探了一下陳天明的氣息,很微弱,似有似無的樣子。再探經脈,卻感覺不到陳天明體內的內力,像這種情況,是非常糟糕的跡象。
  陸宇鵬馬上為陳天明輸入了一些內力,想先把陳天明弄醒,如果再這樣昏迷下去問題就大了。因為對于練武的人來說,皮外傷是小事,里面的傷才是大事。
  幫陳天明輸入了一些內力進去,但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陸宇鵬沒有辦法了。“快,打電話,叫救護車過來。”陸宇鵬叫道。
  其實不用他叫,剛才詹侍已經打了電話,估計急救車已經在來的路上。而且,詹侍已經給任候濤打電話,任候濤也帶人趕過來。
  “陳天明,你怎么了?”馮蕓看著倒在地上的陳天明,心里有點不好受。畢竟是陳天明為了救她而造成這樣的,她覺得自己的心里很矛盾,她是想陳天明死,還是不死呢?
  “他的生死不知,不過情況不妙,氣息很零亂,內力全無,馮蕓,你把剛才的事情跟我們說一下,”陸宇鵬在關鍵的時刻好象并不很傻,他沉著應對。
  馮蕓把剛才的事情詳細地告訴大家,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知道陳天明叫了一聲“危險”后,就被陳天明拉著飛奔,然后就聽到爆炸聲響,陳天明撲在自己的身上。
  詹侍想了想說道:“看來這幾個的身上都有炸彈,當老大靠近他們的時候,他們身上的炸彈就會炸響,他們要與老大同歸于盡。”
  “情況應該是這樣,不過要等警察過來查看現場才會得出結論。”陸宇鵬點點頭說道。旁邊的樓房也被炸開了洞,最近的那房子還被炸倒了,里面有人傳來呼叫聲,有的還跑出來打電話報警,可能沒有人傷亡。
  沒有過多久,救護車開過來了,陸宇鵬和詹侍小心地抬著陳天明上擔架,接著抬上救護車,馮蕓因為也被炸傷,也上了救護車。
  任候濤也帶著人趕過來了,他們和警察一起勘查現場,搜索一切有利的線索。
  救護車開進了醫院、醫生們馬上為陳天明展開急救,那些彈片被取出來,傷口包扎好。但這個不是主要的問題,問題是陳天明一直不醒,他好象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以致他的氣息很零亂,心跳有時還停止了一會,不過,又馬上恢復跳動。
  醫生們對這種情況可以說束手無策,因為這種現象在他們的醫學生涯里從來沒有遇到過,他們也不知如何處理。從表面的現象來看,陳天明是用所謂的內功擋住彈片和氣浪的沖擊,但爆炸太厲害了,他主要被氣浪擊暈,體內嚴重受到傷害而導致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