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161 草章襲擊麗玲

從剛才的情景來看,后面來的葉大偉與九哥是認識陳天明的,竟然別人不敢惹自己,那自己就去逗九哥,讓那個色迷迷看著女孩跳舞的九哥惹自己。那人不是陳天明的朋友嗎?讓他們朋友鬧矛盾也好。
  “帥哥,你在跳舞啊?”馮蕓跳到九哥的身邊說道。
  九哥看著剛才惹事的馮蕓不由眼睛一亮,剛才他沒怎么看,現在看清楚馮蕓才發現這女孩長得不是一般的漂亮,怪不得孟義超會花幾萬去追她,那胸前高聳入云,纖腰盈盈一握,修長的美腿亭亭玉立,翹人的屁股吸引眼球。而且,九哥還看出馮蕓是處子
  “是啊,跳舞,你是陳天明的女朋友嗎?”九哥小心地問道。上次他看上的李欣怡居然是陳天明的女朋友,讓他氣得不得了。所以這次他還是要問清楚,不要一會又說是陳天明的女朋友。
  “切,我才不是那種人的女朋友,”馮蕓生氣地說道。這男人一看到自己就問是不是陳天明的女朋友。
  “呵呵,不是就好。”九哥笑道。
  馮蕓說道:“你跟你女朋友跳舞啊?”她看了一眼九哥旁邊的女孩。
  九哥急忙搖頭,馮蕓明顯比自己旁邊的女人漂亮,自己又不是傻子,哪會不要漂亮的呢?于是,他說道:“不是,剛剛認識的。美女,我叫九哥,你叫什么名字?我陪你跳舞。”
  “我叫馮蕓,九哥,來,我們跳舞。”馮蕓雖然內心討厭九哥,但為了讓他們鬧矛盾,她還是跟九哥笑嘻嘻地跳著舞。
  音樂跟著一浪又一浪,迪廳里的人拼命地搖頭扭屁,九哥和馮蕓在興奮地跳著。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這個馮蕓也瘋了一天,是該拉她回公司休息了。陳天明不敢讓她在酒店睡,怕她在那里又鬧事。
  于是,陳天明走到馮蕓的身邊說道:“馮蕓,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
  “不,我還要玩。”馮蕓白了陳天明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不行,你都玩了一天,一定要回去。”陳天明拉著馮蕓的手臂。
  馮蕓用力掙開陳天明的手,生氣地說道:“陳天明,我的事你少管,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給我走開。”
  “回去,”陳天明板著臉。
  “九哥,我跟你玩得正高興,他不想我跟你玩。”馮蕓把九哥抬出來了。
  九哥皺著眉頭說道:“陳天明,人家玩你管人家啊?不會馮蕓是你的女朋友?”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陳天明說道。
  “呵呵,那你在吵什么?”九哥的底氣強了,“我告訴你陳天明,你是不是看我不順眼故意來搞亂?我告訴你,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如果你敢搞亂,我對你不客氣。”九哥想著那次的事情就氣、不過李欣怡默認她是陳天明的女朋友,自己又不好怎樣。現在馮蕓不是陳天明的女朋友,管什么閑事。虎堂的人又怎樣?他才不會怕陳天明。
  馮蕓一見來事了,急忙跑到九哥的背后小聲說道:“九哥,這陳天明很煩,老是騷擾我,你幫我趕他走,我們再玩玩。”
  “再玩玩?好啊,好啊,”九哥一聽就眉開眼笑了。這次可以氣陳天明了,媽的,今晚就要跟他耗上。
  “九哥,這是我們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什么你們的事?我聽不明白。”九哥故意說道。
  陳天明說道:“馮蕓是我的妹妹,她是故意跟我賭氣,你不要管她。”
  “陳天明,你騙誰啊?你姓陳,馮蕓又不是姓陳,”九哥說道。
  陳天明說道:“她哥哥是我的一個兄弟,有一次因為救我而死,她就是我的妹妹。走,馮蕓,不要鬧了,你再鬧我要生氣了。”
  九哥攔著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這樣可是強搶民女,是犯法的。”
  陳天明不理九哥,拉著馮蕓的手臂就往外走,而九哥本來是攔著他的,但被他強勁的內力給沖開了。
  “九哥,”馮蕓巴不得現在九哥沖過來打陳天明。
  “馮蕓,你再玩的話,我明天就送你回去,看你還鬧不鬧?”陳天明火了,他對著馮蕓的小屁股就是一下。“啪”的一聲,好象挺大聲。
  九哥呆了,媽的陳天明居然敢打馮蕓的屁股,如果馮蕓叫一聲“非禮,抓流氓的話”,那他馬上就對陳天明不客氣了。
  馮蕓也呆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敢在這么多人面前像打小孩子一樣打自己,而且打自己的屁股。她氣得臉馬上紅了起來,陳天明,你居然敢這樣對我?馮蕓瞪著陳天明,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陳天明覺得自己生氣打馮蕓不好,但今天馮芳蕓太胡鬧了,哪有像她這樣。他覺得自己這個當哥哥的如果不管教一下馮蕓,她以后會更加放肆,到時錯得會更離譜,可能沒有辦法補救。
  可陳天明看到馮蕓恨自己的表情,好象又感覺自己做得過分。唉,他跟馮蕓這種關系不明不朗,要管教她真是有點難度。“走,回去,聽話。”陳天明看到旁邊不少跳舞的人看著他們,于是他拉著生氣的馮蕓走了。
  九哥狠狠地看著陳天明他們離去的背影,馮蕓不出聲,他也不好出手教訓陳天明。
  在車上,陳天明看著還在生氣的馮蕓,小聲說道:“怎么了?還在生氣啊?”
  “哼,”馮蕓瞪著陳天明。
  “誰叫你剛才太鬧事了,你已經鬧了兩次,一次比一次大,難道你想把夜店里的人都得罪嗎?”陳天明說道。
  “你看不慣可以走啊,誰要你管我?”馮蕓氣憤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代小豪管你,如果是外人,我還懶得理你。”
  “你說你是我哥哥是嗎?”馮蕓問道。
  陳天明點點頭,“是。”
  “那好,我也要管你剛才打我,”馮蕓話音未落,馬上撲向陳天明,抓著陳天明剛才打自己的手臂就是狠狠地咬下去。
  “哎呀!”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手臂快被馮蕓咬掉一塊肉出來。但他又不敢用內力把馮蕓打開,怕傷到她。
  過了一會,馮蕓才松開牙齒,剛才她咬得很大力,被陳天明打屁股的氣憤減弱了不少。
  陳天明齜著牙叫道:“馮蕓,你咬這么大力干什么?”
  “哼,誰叫你剛才打我?”馮蕓說道。她看到陳天明的手臂有兩排深深的牙印,而且還流出一點血,她的氣又消了一些。
  “唉,算了,就當剛才我打你的賠償!馮蕓,你也不小了,你想想,你今年天晚上鬧的事情是不是過分了?”陳天明也不想追究馮蕓。
  聽著陳天明說算了,馮蕓有點吃驚,她還以為陳天明要跟自己吵,沒有想到他不計較自己咬他。馮蕓的眼里好象有點異樣,不過,她腦里又想起方翠玉交待給自己的任務,還有要殺陳天明,她的心又堅定起來了。
  第二天早上,陳天明回學校看小紅。陳天明本來要讓小紅回保全公司住的,但小紅卻說要在學校里住,可以跟同學一起討論,而且苗茵有時也幫她補課,所以,陳天明過去看看小紅。
  馮蕓昨天瘋了一天,估計不到中午也不會起來。馮蕓后來回去后,也沒有鬧了,乖乖洗澡睡覺。
  陳天明進了小紅的宿舍,發現只有路小小在。“咦?小小,小紅呢?”陳天明奇怪地問道。他出門時還給小紅打電話,小紅說她在宿舍的,現在怎么不在宿舍里面?難道出什么事?不過也不會,如果有什么事,小五會給自己打電話的。
  路小小看到陳天明來了,眼睛亮了一下,“陳老師,你來了,小紅剛才接到苗茵老師的電話,苗茵老師讓小紅去她的宿舍一下,小紅說一會就會回來,你在這里等一下。”
  “噢,原來是這樣啊,那好,我等她一下。”陳天明坐在小紅的床上,他想中午陪小紅一起吃飯。
  路小小的手微傲動了一下,她不是不想殺陳天明,但陳天明的武功太高,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唉,可惜自己失掉了一個殺他的機會,以后就難有那樣的機會了。路小小想著自己對不起奶奶和組織,她常常在夢里夢到陳天明在自己的身邊站著,可自己就是下不了手。
  我會下不了手嗎?路小小在問自己。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辦?如果還有像上次的機會,自己會不會下手殺陳天明呢?一想到這個問題.路小小就感覺自己的心很悶,頭也疼,自己怎么會猶豫呢?難道我喜歡上陳天明了?
  路小小一想到這里,就會拼命地在心里叫著,不,我怎么會喜歡陳天明呢?他是組織要殺的人,而且還是小紅的女朋友,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喜歡他。
  “小小,你在看什么書啊?看得這么入迷?”陳天明見路小小拿著一在看,自己在那里呆坐也不好意思,便想找話題打破沉悶。
  “我,我在看數學書,”路小小聽到陳天明叫自己,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回答。
  “噢,你好用功啊!不錯。”陳天明看著路小道。路小小的書正放在她的隱秘之外,那潔白的大腿呈現在陳天明的眼前。
  啊,路小小老是喜歡穿那種比軟短的短褲,這種短褲是非常暴露大腿,基本上露出三分之二以上的大腿,所以陳天明的眼睛才會這么直直地盯著她的大腿看。
  路小小的大腿非常白,白得讓陳天明看到血管,纖巧的足掌盈盈可握,足趾豆菊晶瑩,圓潤的小腳精巧玲隴,那露出的小腿曲線優美的向大腿延伸,精美得如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