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160 縮骨功失效了

帥哥陰陰地說道:“你叫誰也沒有用,這里誰不認識我,誰不給我面子?如果誰敢管我的事情,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四個保鏢聽到自己的主人說話后,馬上向詹侍靠攏,他們想把詹侍與馮蕓制住。
  詹侍也不怕他們,他緊握著雙拳,內力全運在上面,只要那些保鏢出手,他就馬上毫不留情地攻擊。
  “你們放了他們好不好?”那是陸宇鵬的聲音,他一邊拿著酒杯,一邊對那些保鏢說道。本來喝得好好的,可老板陳天明叫他過來為詹侍解圍。唉,沒有辦法,拿人家的工資就要幫人家干活。不過,老板當時不是說只是保鏢兼司機嗎?怎么現在還叫他當打手了。算了,看在老板現在每個月加多一萬的工資份上,有時也客串一下角色!
  “宇鵬哥,你快來救我們啊,詹侍哥打不過他們。”馮蕓看到陸宇鵬過來有點失望,為什么那個陳天明還沒有來啊!
  詹侍看到陸宇鵬過來,他也暗暗松口氣。陸宇鵬的武功他是知道的,有他在,這些人只有被打的份上了。
  “媽的,原來還有幫手,你們上,把他們打成豬頭。”帥哥生氣地叫道。有幫手又怎樣,他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厲害。
  看著向自己襲擊過來的保鏢,陸宇鵬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他還是左手拿著酒杯,右手開始動了。只見他閃進人群里,手掌擊起強大的掌刃,在人群里飛舞。陸宇鵬故意不招擋別人的攻擊,讓那些保鏢的拳頭和掌刀全擊在自己的身上,而他卻趁這個時候出手。
  “啪啪啪啪”四聲,那四個保鏢被打在地上趴著,他們覺得這個人有點問題,他們明明打中他,他卻怎么像沒有事似的還回擊自己。
  “宇鵬哥,你太厲害了,”馮蕓拍著手叫道。同時,她的心里也暗暗記下來陸宇鵬的武功,她還要向方翠玉匯報呢!記下陳天明的武功還有他所有手下的武功,也是方翠玉另外交給她的任務。
  “呵呵,那當然了,我沒有什么厲害,就是武功厲害。”陸宇鵬被馮蕓一夸,高興地傻笑著。他看了帥哥身上的紅酒,可惜地說道:“唉,這么好的酒,就這樣倒在身上真是可惜了。”
  帥哥說道:“你敢傷我的人,我跟你們拼了。”
  “不好意思了,你的人沒有傷到什么,我只是制住他們而已,你一會解開他們的穴道就行了。”陸宇鵬說道。“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的老板說,是他叫我干的。”
  帥哥有點害怕,但又生氣地說道:“你們是什么人?你知道得罪我有什么后果嗎?”那個叫宇鵬哥的一個人打敗自己四個保鏢,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我知道得罪孟家大少爺有很大的后果,是我們的人無禮,她倒掉你多少酒,還有你的衣服,我全賠給你。”陳天明走過來不好意思地說道。唉,這個馮蕓真是會鬧事,就是因為這樣,陳天明才讓馮蕓吃點苦頭,在她喊救命的時候才出手。
  “是你?陳天明,”這人是孟義超。他看到來人是陳天明時,不由暗暗吃驚。以前他以為陳天明只是一般的人沒有多在意,后來莊家的事情發生后,他就知道陳天明不簡單,誰敢得罪虎堂的人?
  “是我,孟義超,你的衣服要多少錢,還有那兩瓶酒,你報個價,我賠給你。”陳天明說道。
  聽著陳天明的話,孟義超有點猶豫了,他不是不想陳天明賠,要不然自己太沒有面子了。但如果陳天明賠了,他又暗暗在背后陰自己的話,那自己就慘了。雖然當時他不在莊家,但他聽到他父親回來說那場面是多么可怕,陳天明是多么牛,連軍用飛機也出動。
  “天明,義超,你們怎么了?”從那邊走過來兩個人,是葉大偉和九哥。
  “噢,是陳董啊,沒事,只是小事而已。”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葉大偉看到陳天明,恨不得直接給他兩掌把他干掉。上次在華山沒有干掉他,讓他在莊家里礙手礙腳壞白己的大事,差點還連累了老,自己也被先生怪罪。
  孟義超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了葉大偉和九哥,反正剛才的事情他也沒有錯,是馮蕓先惹他的。如果九哥幫他的話,他也不怕得罪陳天明。
  葉大偉笑了笑說道:“義超,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那幾萬塊就算我給你,明天我叫秘書你送十萬塊的支票。”說完,葉大偉還暗暗看了一下馮蕓,這個女孩他好象見過,當時龐志勇有向他匯報,說方翠玉跟這個女孩接觸。想到這里,葉大偉心里一跳,自己是要跟方翠玉聯系聯系才行了。
  聽葉大偉這樣說,孟義超哪敢讓葉大偉出錢。這段時間葉大偉帶著他做了不少走私生意賺了不少錢。所以剛才他才這么牛氣,幾萬塊的紅酒隨便馮蕓倒掉。“忠哥,你說什么話啊?小弟哪敢叫你出錢。算了,不就是幾萬塊嗎?我不在乎這些錢。”既然陳忠叫算了,九哥跟陳忠要好,肯定也不幫自己了,孟義超當然是不敢得罪陳天明。
  “還是我出,你這包廂的帳一會我們結。”陳天明說道。
  葉大偉故意生氣地說道:“天明,你是不是不給我面子啊?”
  “好,那事情就這樣了,陳董,改天我請你吃飯。”陳天明也不再說了,他左掌揮了四手,用真氣解開孟義超保鏢的穴道,接著拉過馮蕓走了,陸宇鵬和詹侍在后面跟著。
  “陳天明,你放開我,”馮蕓想掙開陳天明的手,但掙不開。
  陳天明生氣地說道:“馮蕓,我警告你,你再鬧事我對你不客氣了。如果別人惹你,我不說你,但是你看看你剛才做了什么,直接倒掉人家的紅酒,還把紅酒倒在人家的頭上,有你這樣的嗎?”
  “我的事你少管。”馮蕓也生氣罵道。
  “你再這樣,你明天就回m市。”陳天明覺得不能再縱容馮蕓,要不然像她剛才那樣,筒直是無法無天。還好剛才自己在,要不然她還能這么輕送嗎?
  “我不回。”馮芳說道。
  陳天明說道:“你不回,我讓人押著你回。”
  馮蕓見陳天明真的生氣了,她也不想太激他,要不然自己就這樣離開京城,回去也沒有辦法跟方翠玉交待。“那好,是你說的,如果是別人惹我,可不關我的事。”
  “這個可以,”陳天明點點頭,只要馮芳不惹別人,人家惹她又別當另論。
  “那你放開我,我要去跳舞。”馮蕓繼續掙扎著。
  “說好了,你如果惹別人,可別怪我不客氣。”陳天明放開馮蕓。
  馮蕓點點頭往舞場走去,哼,陳天明,你終于露出你的狐貍尾巴了!說什么對我好,一到關鍵時刻就變臉。馮蕓暗下決心,一定要盡快幫方翠玉.快點把陳天明干掉。
  葉大偉坐在包廂里,看著一臉生氣的孟義超,笑著說道:“義超,怎么了,黑著臉不好啊!你有心事嗎?”
  “我,我沒有。”孟義超不知道葉大偉跟陳天明的關系,不敢說出自己心里的不舒服。那幾萬塊是小事,自己被人用紅酒倒在頭上才不好。
  九哥看到葉大偉想跟孟義超說話,他便站起來去跳舞了。
  葉大偉說道:“是不是因為剛才的事情啊?”
  “不是,”孟義超不敢承認。
  “其實我知道你是的,說真的,我也為你生氣啊,能這樣欺負人嗎?用紅酒倒在人家的頭上,你是誰啊?你可是孟家大少爺,你太沒面子了,唉,越說越氣。”葉大偉故意嘆了一口氣,煽著火。
  “但是你剛才怎么為陳天明說話?”孟義超不解。
  葉大偉說道:“你知道陳天明的身份嗎?”
  “現在知道了,”孟義超點點頭。
  “就是了,其實有很多人看不慣他,但沒有辦法,不能光明正大地跟他硬來,只能是看準機會出手。”葉大偉陰陰地說道。
  “忠哥,你的意思是?”孟義超眼睛一亮,剛才的事情讓他太窩火了,現在他身上全是酒味。
  葉大偉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懂嗎?”
  “懂,這個我懂,忠哥,我聽你的,你到時叫我怎樣就行了。”孟義超當然聽明白葉大偉的話。
  “這個我會安排的,義超,我們合作得非常愉快,我一直當你是弟弟看待,你被人家欺負我心里也非常難過啊!”葉大偉苦著臉,“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人欺負你的,我跟九哥說一下,到時我們大家再商量商量。小不忍就亂大謀啊,莊福和莊雄就是撞在人家的槍口下。”
  “恩,忠哥,還是你的腦子會想,雖然我也蠻聰明,但比不上你。”孟義超說道。
  葉大偉拿起酒杯,對孟義超說道:“來,我們喝一杯,你也好回去換件衣服了。好好做我們的事情,錢是不怕多的。”
  孟義超點點頭,跟葉大偉喝了一杯后,他帶著自己的保鏢走了。
  馮蕓在迪廳里跳著舞、她有時還做著一些煽情的動作,但是,已經沒有人敢上來惹她了。剛才她惹的批人沒有多少人看到,但是她惹孟義超是有很多人看到的。而且后來還打得這么激烈,又有人過來幫馮蕓,那些色狼不敢逗馮蕓了。
  她可是帶刺的玫瑰,誰碰到她誰倒霉。而且孟義超孟少爺都被她整,吃了虧也不敢怎樣,誰還惹她?
  沒勁的馮蕓看了舞場一眼,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她看到在舞場上逗著美女跳舞的九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