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154 非吳下阿蒙

聽到洗澡間的門響,陳天明馬上醒悟過來,他一推李欣怡倒在床上,馬上往何桃的床上飛去,那快速的動作真是一氣呵成。何桃剛出來時,陳天明就正好坐在何桃的床上。
  害羞的李欣怡被陳天明抱上他的大腿后,心如小鹿般跳。正當她不知如何是好,是把陳天明推開,還是假裝什么也不知道讓他輕薄時,她發現自己的屁股被某種硬硬的東西頂著,這一頂讓她更加臉紅,她知道那是什么來的。
  可沒有想到,下面的事情讓她更加難以忍受,陳天明居然用手輕推著自己的身體,他的那里頂著自己好難受,那強悍又帶有點迷亂的感覺,讓李欣怡感覺自己的心又麻又癢,不知所從。
  就在李欣怡發覺自己的小褲可能濕了的時候,她卻被陳天明給一下子用力推開推倒在床上。“陳天明,”李欣怡生氣地罵道。因為這不是陳天明推倒自己想壓上來,而是他推倒自己后卻跑了。這能不讓李欣怡生氣嗎?這個壞蛋,他是故意這拌的。
  何桃一出來后就聽到李欣怡大聲地罵著陳天明,她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可陳天明坐在自己的床上,與李欣怡隔得蠻選,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陳天明怕李欣怡繼續罵,他急忙說道:“何桃,你洗澡完了?”陳天明說得很大聲,好象怕別人聽不到似的。
  “何桃?”李欣怡一聽臉馬上紅了,她知道陳天明為什么會推開自己跑了。
  “欣怡,剛才天明對你做了什么嗎?”何桃問道。
  “沒有,”李欣怡哪敢告訴何桃陳天明對自己干的壞事。
  陳天明非常贊賞地看了一眼李欣怡,不錯,會隨機應變,又懂得顧全大局。可才看一會,陳天明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因為剛才他推李欣怡倒在床上時,李欣怡的腿抬高,那裙子自然也往她的大腿根處掉。現在李欣怡雖然已經把腿放下來,但她卻不知道沒有拉上去,陳天明看到她白花花的大腿。媽呀,原來李欣怡今天穿的是綠色性感小褲啊!
  何桃也看到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她氣得走上前,狠狠地掐了他一下。哎喲,非禮勿視,非禮勿視!陳天明急忙把目光移開。
  “欣怡,”何桃叫了一聲。
  “干嘛?”李欣怡有點心虛,難道何桃發現剛才的事情?
  “你泄光了,被某個色狼看到了。”何桃指了指李欣怡的兩腿。李欣怡看了下面一眼,不由驚叫,“啊!”然后急忙拉下自己的睡裙。
  何桃對在一邊假正經的陳天明說道:“天明,我們來京城都沒有去夜總會玩過,聽人家說京城的夜總會很不錯,你帶我們去玩,好嗎?”
  “這么晚了,可能不安全啊!”陳天明才不會帶自己的漂亮女人去那種地方,雖然出名的地方很正經,但蒼蠅也很多,自己哪趕得完啊?
  “去嘛,我要去,聽以前的同學說,那里的音樂很勁,跳舞特別好。”何桃坐在陳天明的身邊,用自己豐滿的酥峰擦著陳天明的手臂。
  聽著何桃那嗲死人不要命的聲音,陳天明只覺下面有了反應,趁著李欣怡不注意這樣引誘自己,這不是在暗示自己可以現在上她嗎?想著如果現在可以上何桃,當著李欣怡的面,陳天明的那里更加興奮了。
  “天明,好嗎?”何桃又哀求了。
  “好,好,”正在想入非非的陳天明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嘻嘻,這可是你說的,”何機馬上離開陳天明,不再誘惑他了。“欣怡,準備換衣服,我們要出去玩了。”
  天啊,這小妖精,怎么能這樣啊?故意讓自己頭腦發熱,連下面也發熱的時候,就跑開了。陳天明暗暗苦笑著。
  “何,何桃,你要在這里換嗎?”李欣怡見何桃想在床邊換衣服,不由紅著臉問道。
  “天明,你轉過身,不能回頭看,如果我發現你回頭看,我把你的眼睛挖出來。”何桃兇著臉對陳天明說道。
  唉,李欣怡,你換衣服就換衣服,這么多話干什么呢?陳天明暗道。
  “欣怡,你去哪啊?”何桃對李欣怡說道。
  “我去洗澡間換衣服。”李欣怡羞答答地說道。
  “不用這么麻煩,他不敢回頭看的,否則我饒不了他。而且你遲早是他的人,你怕什么?”何桃說道。
  在前面背著身的陳天明可是非常難受,后面兩個女人換衣服的聲音雖然不是很大聲,但卻是聲聲落入自己的耳朵,那“嗖嗖”的聲音加上何桃的格格笑聲,讓陳天明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就轉回頭去看看李欣恰的身體,另外再比較一下是何桃的身體好,還是李欣怡的身體好。
  終于,難耐還是過去了,何桃叫陳天明回過頭。回過頭的陳天明眼睛一亮,這兩個美女都是穿著緊身連衣長裙,跳起舞來一定是翩翩起舞。那凸起的酥峰和長長的美腿,天啊,跟這樣的美女在起,自己怎么跳得了舞呢?
  b是京城著名夜店,陳天明他們一進這里就有種眼花撩亂的感覺,里面夸張豪華的歐式大廳令人驚愣。聽別人說,這家夜店是集娛樂、休閑、時尚會所、歌舞并濟的地方,是國內現今為止最大規模、又生意火爆的商業娛樂場之一。
  陳天明他們一進去,就能感覺這是高貴的地方,保安很多、而且很正規,都是穿著西裝打領帶,估計一般的小混混是不敢在這里混。
  迪廳這會兒已經是人滿為患,震耳欲聾的強勁音樂刺激著泡族的神經,舞池內的男男女女隨著強勁的音樂節奏瘋枉地扭動著,似在發泄無盡的**,甩頭扭腰姿勢夠奔放,非常夸張但又合拍。
  “天明,我們去跳舞。”陳天明訂了一間包廂后,何桃便對陳天明大聲說道。這里的音樂讓她興奮,不過,那些登徒子發現何桃與李欣怡進來,眼睛就馬上盯著她們看。因此,何桃想叫陳天明陪著她們。
  這時,陳天明當然是要做護花使者了,自己的女人被其它男人盯著,如果他不看緊一點能行嗎?“好,我們去跳舞。”陳天明說道。于是,他們涌進了舞廳。
  音樂在變幻,燈光在變幻,此時的燈光變得迷離而又曖昧,一陣叫春般的暖昧女音夾雜著音樂響起,讓人倍感興奮。
  何桃不愧是學音樂出身,她顯然對這慢嗨的音樂有著超強的領悟力,柔軟的嬌軀變得奔放,動作變得誘惑,她的嬌軀在圍著陳天明華麗的旋轉。
  陳天明也不示弱,他也熱烈地跳著,李欣怡在他們旁邊不遠,但是變幻的舞場讓人看不請楚旁邊的人。
  熱情狂放的何桃在音樂中跳了一段時間后,她對陳天明叫道:“天明,這音樂好刺激,我從來沒有這樣玩過。你,你想跳得更加刺激嗎?”何桃后面說得有點小聲,不過這里的音樂很大聲,旁邊的人聽不清楚。
  “刺激?”陳天明愣了一下,“好啊!”m的,除了脫衣舞不跳之外,什么貼面舞也沒有問題。因為旁邊有不少情侶在貼著臉跳了,有一些還當眾親嘴,太刺激太暖昧了。
  突然,何桃的眼神變得挑逗,她雙手抓著陳天明的肩膀,香風渺渺,陳天明能感覺到她的內心火熱的釋放,舞蹈能刺激人的熱情,他已經被刺激到了。
  但是,何桃還繼續做出了大膽的動作,她的雙手攬住了他的脖頸,而一條修長的絲襪美腿已經纏上了他的腰際。天啊,這可是高難度的舞蹈動作啊?一般的人可做不出來。
  “流氓,你那里有反應了,”何桃嬌喘噓噓,在他耳邊吐出這迷人呢喃。摟住他的手緊了緊,她的美目露出了迷離之色。
  陳天明火了,下面也火了,她真的很大膽,用身體緊貼著他,而且慢慢地擦著他。面對她這**裸的挑逗,他動了,他教訓這惹火的小妖精,他用下面頂了頂,只有這樣才能得到更大的刺激,柔軟的觸感讓他的背脊一陣發麻,的確非常再加非常刺激啊!
  何桃的喉嚨里發出一聲蕩人心魄的,她感覺到他那里碰觸到了她最為敏感的地方。她的一條美腿纏著他,給了他方便,高難度的姿勢能輕易得到最大的刺激,她的柔腰隨著他的頂動迎上緊貼,扭動著,摩擦著。她瘋狂的迎合著這致命的快樂,她的動作有點狂熱,但在舞池內這不算什么,周圍的男女已經瘋狂,音樂也逐漸加快了節奏。
  “你喜歡嗎?大流氓?”何桃貼著他的耳朵吹著香氣,她的聲音很膩,她的嬌軀沒有停止勾人心魄的扭動。
  “我非常喜歡,”陳天明小聲地說道。這樣的跳舞是男人的都喜歡,如果不喜歡的男人是有病的了。他的手扶著她柔軟的腰肢來保持她的平衡,他享受著這暖昧的刺激,因為何桃的緊要部位已經貼在了他很不雅的地方,磨擦的刺激,大膽的小妖精。
  陳天明干脆用自己的那里不斷用力地磨著何桃的敏感,而他的一只手在何桃的臀部上摸著,這樣更容易逗著她到達天堂。
  果然,沒有過多久,何桃一聲嬌呼緊緊地摟著陳天明,身體微微顫抖,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那里濕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被陳天明弄得到達天堂。
  “天,天明,我去休息一下,你陪欣怡跳,不要讓別人欺負她。”何書嬌羞地說道。她是要去休息一下才行了,那里濕濕的特別難受,都是那害人的家伙逗得自己太興奮控制不了自己。何桃在心里罵著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