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153 你電發了

“噢,原來這樣,”陳天明說道,“韓主席你放心,我會盡力做好我本分的事情,不過我這人有時比較松散,只能是有時幫虎堂辦事,主要是靠其它虎堂隊員。”
  韓賓說道:“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為國家,如果每個z國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那國家的興旺指日可待。”韓賓又跟陳天明聊了一會后,便上樓去了。
  陳天明跟韓項文聊了一會,就向他告辭要回去。韓項文送陳天明出去,他們剛出門,就看到道路對面的一院子里出來十幾個人,前面清一色的專業保鏢,從跨出門,、車門、站位、戒備全是一氣呵成。由此可見對面出來的也是國家領導人。
  幾個保鏢剛站好,接著就出來一個約60左右有點高大的男人,看他的樣子一臉官相不怒而威,應該是長期在重要工作崗位上所致。這男人一出來,后面的保鏢緊緊地跟著,表面看是很隨意跟著,但陳天明看到他們基本把可以攻擊的位置給封死,別人要襲擊這男人是不可能的。
  這里是南中海,本來戒備就非常嚴密,有必要在這里搞得這么緊張嗎?陳天明暗暗在想著。
  韓項文看到陳天明盯著前面看,小聲地說道:“中間的那個人是國家副主席嚴啟暢,聽說曾經有幾次有人要對他不利,所以他的安全保衛要加強。”
  “噢,”怪不得看著這么眼熟呢?原來是國家副主席嚴啟暢。陳天明曾經聽許柏說龍組就是屬于嚴啟暢分管,估計龍組干的一些事情讓國外反動分子和國內恐怖分子害怕,所以那些人要報復。
  “天明,等一會,讓嚴副主席的車先走,”韓項文不好意思地說道。
  陳天明想想也是,大家都是剛出門,如果自己的車跟在人家國家領導的后面,會讓人產生誤會。
  過了一會,韓項文見嚴啟暢的車隊離開了,便說道:“天明,你走,路上小心一點。”
  “好,再見。”陳天明開車離去。
  陳天明回到酒店,見李欣怡坐在床上看電視,而何桃不在。“咦?何桃呢?”陳天明問李欣怡。
  “她在里面洗澡,剛進去。”李欣怡看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她一想到那天何桃聽了陳天明的一個電話出去后,便很久才回來。回來的時候,兩頰潮紅一付非常滿足的樣子。雖然李欣怡不是過來人,但她也能想到何桃跟陳天明干什么去了?
  害得她當天晚上一晚都做著相同的夢,夢到陳天明后來打電話給自己了,叫自己也過去,陳天明摟著自己在自己的身上亂摸,接著還把自己壓在床上脫自己的衣服,并且還干那種事情。當李欣怡醒來后,發現自己的小褲已經濕了。
  “欣怡,感覺京城如何啊?”陳天明看著李欣怡已經洗了澡,換上一件粉紅色的睡裙,那潔白的小腿露出外面,堪是引人。
  “還行,”李欣怡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燙,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這段時間她老想著這種事情,難道我不正經了?經常接觸一些領導,聽著他們說一些黃段子,李欣怡表面是裝作漫不經心,心里卻是無可奈何。官場就是如此,你要適應,要不就會淘汰。
  而且她身為女人在官場上混是很難的,經常有一些誘惑和暗示,只要她點頭,那她就能拿到很多的好處,包括提升自己的資本。不過,面對這些她是含蓄地拒絕,她一直在等著那個心里喜歡的男人。
  幸好后來有張麗玲她們的暗中幫助,讓她在各方面可以游刃有余。有集團在她后面撐腰,她的底氣足了不少,也敢請人家去輝煌酒店吃飯。而那些開始有目的的男人,見李欣怡突然有錢起來,好象后面有人撐腰。他們估計李欣怡已經投靠了某個男人,所以也不再亂打其它的主意了。
  陳天明說道:“欣怡,看史統和九哥他們好象對你有意思啊?”陳天明試探著李欣怡。
  “陳天明,你是什么意思?”李欣怡生氣地瞪著陳天明。
  “沒什么意思,”陳天明見李欣怡生氣,心里暗暗高興。李欣怡越生氣,就說明她越不在乎那兩個淫狼。呵呵,自己還是有機會的。想到這里,他走到李欣怡的床邊坐下來。
  “陳天明,你坐我的床干什么?你到那邊去。”李欣怡還是生氣,自己對他的心意他不知道嗎?還故意說那些話來氣自己,真是快氣死她了。
  陳天明嬉皮笑臉地說道:“我想你了嘛,所以跟你親近親近。”
  “你是想你的何桃?你會想我?”李欣怡聽到陳天明這話心里一喜,看來這個混蛋的心里還是有自己的。不過,她想著他剛才誤會自己,她的氣還沒有消。
  “何桃也想,你也想。”陳天明見李欣怡并沒有很兇地趕自己走,知道白己坐她的床她是沒有意見的。于是,他靠近李欣怡,聞著她剛沫浴后不久的香氣,非常遐意。
  “你.你不要靠近我,”李欣怡有點心慌,一股男人的氣味向她撲過來,而且好象還有酒味。“你喝酒了?”
  “是,今天晚上去項文的家,跟他爸喝了一點。”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李欣怡問道:“是那個韓賓副主席?”
  陳天明說道:“是的。”
  “天明,你知道嗎?這些首長我們只是聽過,從來沒有見過,你能去他們家一起吃飯喝酒,真是讓人羨慕。”李欣怡有點興奮。
  “沒什么的,首長也是人。如果你有興趣,我改天帶你去見一下。”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就不用見了,不過你以后可要看著我,我這副校長也是你幫忙的,如果你不看著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辦?”李欣怡有點可憐似的。
  陳天明拍著胸膛說道:“你放心,你是我的人,我一早就給你想好了,你先干一、兩年,到時調到區里當組織部長,再磨練兩年,當上區長就是正處了。”
  李欣怡聽了心里一喜,不過她還是嬌羞地說道:“誰,誰是你的人啊?你可要說清楚,你家里有這么多女人,我才不會上你這個色狼的當。”
  “天啊,你不是已經同意了嗎?你都進我的家門了。”陳天邊說邊趁著李欣怡不注意,他的手悄悄地慢慢地移上,移向李欣怡的身體。
  “誰進你的家門了?”李欣怡的小臉紅通通的。雖然她有這個意思,但她跟陳天明的關系還是不清不楚,她才不會就這么承認了呢!
  “你還不承認?上次我都看到你在我家呢!”陳天明見李欣怡不承認,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李欣怡啐了陳天明一口,“你胡說,那是我去你家看何桃她們,什么進你的家門?說得那么難聽。”
  陳天明奇怪了,“你不進我的家門,那你是怎么到我家看何桃的?呵呵!”m的,跟我咬文嚼字,我可是中文本科畢業的。
  “陳天明,你就會胡扯,”李欣怡發現自己中了陳天明的文字圈套,她氣得揮著粉拳向陳天明打過去。
  嘿嘿,陳天明等的就是李欣怡這招,白己的機會來了。只見他不慌不忙地一手抓住李欣怡的粉拳,一手摟著她的小蠻腰,那小蠻腰軟軟的,摟著就跟摟著棉被似的,很舒服。打,我就當是按摩。陳天明暗暗在高興著。
  “你,你放開我,”李欣怡發現自己只有一只手在動,而且陳天明的胸膛又厚又結實,自己敲了幾下就不再敲了。敲得太重自己舍不得,而且自己的手也會疼。敲得太輕,看那個流氓很享受的樣子,自己當然是不能順著他的意。
  “欣怡,我知道你生氣了,你打我,我愿意接受你的懲罰。”陳天明笑著說道。剛才李欣怡打得自己非常再加非常舒服,她怎么不打了呢?
  “你放開我,”李欣恰感覺到陳天明的壞手把自己拉得越來越近,好象自己豐滿的酥峰要貼在他的胸膛上了。想到這里,她又慌又亂,這如何是好啊?雖然這情景是她一直在幻想著的,但真正面臨時,她又有點膽怯了。
  陳天明淫笑著,“欣怡,你好香啊!我聞聞!”陳天明見李欣怡不打了,自己只好實施第二個計劃,把李欣怡拉過來,緊緊地摟著她,讓她豐滿柔軟的酥峰壓著自己。當陳天明感受到李欣怡胸前的柔軟時,他舒服地暗暗眨著眼睛。
  “天明,不,”李欣怡感覺到自己的酥峰壓著陳天明,而且她的身體很快反應了,有點發燙,又有點酥麻,這種感覺就好象她在夢里夢到似的。而且,她發現自己有點喜歡這種感覺。
  “欣怡,你喜歡我嗎?”陳天明的話非常溫柔,如催情一般讓李欣怡的大腦有點迷糊。
  “我,我不知道,”雖然李欣怡喜歡陳天明,但她哪會當著陳天明的面說出來呢?
  陳天明感覺到李欣怡身體的柔軟,他見她不再打自己,便放開她的手,兩手用力一摟她的小腰,把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
  “不要,”李欣怡只能說這句話了。
  “欣怡,你是我的,你不能跟別的男人好。”陳天明邊說邊摸著她的大腿。李欣怡坐在他的大腿上,那彈性的屁股正好在他的那東西上面,以致讓他的那里馬上致敬,頂著李欣怡的屁股。
  在這樣的情況下,沖動的陳天明當然是輕輕地摟著李欣怡的細腰,慢摸地推著她的小屁股。李欣怡那柔軟彈性的屁股磨擦著陳天明的那里,讓他那里越來越沖動,越來越頂了。
  “咔”,洗澡間的門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