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150 我就放手

呵呵,摸到了,那長裙的布料真的很薄,陳天明感覺到長裙里面李欣怡美腿的彈性和柔軟。而且,他還感覺到李欣怡微微顫抖了一下。不過,這樣摸著才刺激,既光明正大又偷偷摸摸地摸,讓陳天明感覺有點興奮。
  正在吃東西的李欣怡感覺自己的右邊大腳被人摸一下,她看了著右邊,只有陳天明在自己旁邊站著,如果不是他這個流氓摸就沒有人摸了。想到這里,李欣怡的小臉紅了一下。那個臭流氓,他摸就摸,還用手指劃著自己的大腿,他不知道這樣會讓自己有點難受嗎?
  李欣怡感覺自己的心有點癢癢的,那種難言的滋味一陣陣從大腿處往心里傳來,她有點害怕又有點期持。而且,她感覺大腿處直接聯系到自己的那隱秘地方,那里好象也跟著反應了。
  “欣怡,來,我們喝一杯,”陳天明突然轉過身看著李欣怡說道。
  李欣怡也轉過頭偷偷地往下瞄了一眼,果然是陳天明的狼手,看著他那眼里促挾的笑意,她氣就不打一處出了。不過,在這么多人面前,自己又不能叫出聲音來,她只有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右腳晃了一下,但卻晃不掉陳天明的手。
  陳天明說道:“欣怡,你喝啊!”
  “喝就喝,我會找你算帳。”李欣怡暗暗罵道。她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當她看到陳天明又轉過臉去跟何桃說話,不由更加生氣。死人陳天明,故意討好何桃,又在暗暗摸人,十足一個偽君子。
  于是,心里有點不舒服的李欣怡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故意伸手下去推開陳天明的手,然后把自己的腳移到左邊。
  陳天明發現自己的手被李欣怡推回來,他繼續伸手過去。咦?這是什么,好象椅子但又有點不像,陳天明奇怪了,剛才這個方位沒有椅子的。
  “天明,你摸我的大腿干什么?”陳天明的身邊傳來了吳青的聲音。
  陳天明急忙回頭一看,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吳青已經站在自己與李欣恰的中間,他手里拿著酒杯一付要敬酒的樣子。
  何桃一聽,伸長脖子一看陳天明的手伸了出去,而李欣怡的臉有點微紅,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天明,你是不是喝醉了摸吳青的大腿?”何桃邊說邊用力地掐著陳天明的腰肉。
  媽呀,疼死我了。陳天明齜著牙不敢叫出聲音。何桃那滿含恨意的眼神似乎是看出什么來了,自己摸吳青的大腿,她生什么氣啊?一定是含沙射影別有意思。
  “吳,吳青,我只是想扶一下我的椅子,你跑來這里想跟我喝酒嗎?來,我們喝一杯,”陳天明急忙解釋。如果讓人以為自己跟吳青關系不明確,那真是笑死人。
  “切,我現在沒有空,我要跟李校長喝一杯,”吳青才不管陳天明。
  李欣怡也想快點趕走吳青,她微微跟吳青碰了一杯,喝了一小口。
  吳青一看不依了,“欣恰,你不能這樣啊,我可是喝了滿滿一杯,你只是喝一小口,這不公平。”
  陳天明站起來拉過瘦小的吳青說道:“吳青,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你不是喜歡喝酒嗎?來,我們喝,先喝三杯。”陳天明一手按住吳青的肩膀,一手給吳青的酒杯倒酒。
  “不行,我不能喝了。”吳青看著陳天明的架式有點害怕,他想跑但被陳天明按著跑不動,只有拼命地搖頭。
  “男人怎么能不行呢?你不會是那里不行?”陳天明小聲地一語雙關。
  “我,我行,”吳青猶豫了一下,拼命地點頭。
  陳天明說道:“來,吳青,你先喝為敬。”陳天明把吳青手里的酒杯猛推到吳青的嘴邊,在陳天明的強勢作用下,吳青不得不喝了那一杯酒。
  “天明,你不喝嗎?”吳青抹了一下嘴,他喝了當然要陳天明喝。
  “喝,我怎么不喝呢?”陳天明自己喝了一杯,接著又開始灌吳青的酒。就這樣,吳青喝了三杯后,陳天明才放開吳青。
  一下子喝了四杯,吳青感覺自己有點酒意了,他搖搖晃晃地往自己的位置走去。史統見吳青不敬李欣怡了,他急忙拿起自己的酒杯向李欣怡走去。
  不過,史統也像吳青那樣的命運,李欣怡只是喝了一小口,史統喝完一杯后,就被陳天明按著灌了三杯。
  陳天明看著史統不服氣地拿著空杯走回去,他快樂地笑著。哼,想陰李欣怡,沒門。
  李欣怡也知道陳天明幫自己擋酒:.她感激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一臉得意,暗想著,你看,給我摸一下大腿,我就幫你這么多,值得!李欣怡見陳天明看自己的大腿,她的小臉撲地一下又紅了。
  當陳天明得意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把酒杯放在餐桌時,何桃湊過臉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好厲害啊,一個人就喝了六杯,一個人對付兩個情敵啊!”何桃雖然笑著說,但話里透出寒意。
  陳天明愣了一下,暗暗慘叫著。天啊,自己怎么忘了還有一個醋壇子在這里呢?但是,何桃不是鼓勵自己追李欣怡嗎?怎么現在又說得酸酸的,女人的心思真是難懂啊!
  “哪是,我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吳青了,高興,多喝了兩杯。”陳天明剛說完,就感覺自己的腰肉被人狠狠地掐著。這熟練的手法是何桃的獨門暗招。
  “就你能,”何桃在陳天明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陳天明只有苦著臉吃著菜,這酒還是不敢喝了。喝多傷身啊,有時是被別人所傷。
  吃著吃著,史統說道:“天明,前兩天京城發生一起外國人意圖女服務員的事情,你知道嗎?”
  “有這事嗎?我沒有聽說。m的,如果我在場,我一定不放過那些外國人。”陳天明故意說道。有關部門不是把這件消息給封鎖了嗎?怎么史統還知道?
  “我也是聽朋友說的,不過聽說后來不準說,具體情況他也打聽不到了。”史統也生氣地說道。“那些外國人在我們z國太囂張了,如果我在,我也一定給點顏色他們看看。不過,聽說外國人后來賠了兩千萬。”
  “兩,兩千萬?”吳青的小眼睛一亮。媽媽呀,這兩千萬好象非常非常多啊,如果是給自己,不要說是意圖,就算是爆自己的菊花也可以啊!
  陳天明說道:“這事聽起來新鮮,是在哪的酒店?”陳天明想問問消息傳得怎樣。
  史統搖搖頭,“不知道,只是聽到這么多的小道消息。不過,估計是國際影響的事情,不能傳播消息。”
  大家吃完后,史統見還有一瓶沒有開,馬上叫服務員打包給自己留著,吳青看了暗暗后悔,自己下手太遲了。
  小五已經在門外等著小紅,小紅跟大家打個招呼,便走了。
  陳天明盤算著一會再開一間房,然后拉何桃進去好好親熱一番,大戰一千回合。經過白己的開發,何桃越來越水靈,身材越來越好了。學過拜蹈的女人身材就是不一樣,前凸后翹,腰細腿長,不用脫衣服,一看就要流鼻血。
  而且何桃與他在床上熟悉那種事情后,她能有時變換著不同的姿勢。陳天明問她是從哪里知道的,她紅著臉說是從陳天明的電腦上看到的。這讓陳天明熱血沸騰啊,最極品的女人就是在外是淑女,在床是蕩婦,這樣才能挑動得起男人的神經。
  想到這里,陳天明感覺自己的那里反應了,他急忙用腳夾了一下。m的,兄弟,你以為大哥我不急嗎?我也急啊!但是這里這么多人,你就忍一下!一會我去開一個房間讓你快樂快樂!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天明,你們這頓飯錢我已經結了,”這時,韓項文推開房間門走了進來對陳天明說道。
  “項文,你客氣什么啊?”陳天明笑著說道。有錢人就是不一樣,一出手就是幾萬塊。
  “嫂子來京城,我不請客怎么行呢?”韓項文也笑道。
  何桃見韓項文雖然是國家副主席的公子,但為人和善,跟陳天明挺要好,她也笑著說道:“韓先生,你客氣了,如果你以后來m市,我們請你吃飯。”
  韓項文說道:“好啊,這可是說定了,我有空去m市看你們。不過,嫂子,你叫我項文得了,韓先生的叫著讓人覺得生分。”
  “好,我以后叫你項文。”何桃也不客氣,陳天明都跟韓項文稱兄道弟,自己再客氣就顯得見外了。
  吳青馬上跑過來向韓項文媚笑著,“對啊,大家都是朋友,沒有必要客氣,項文,我叫吳青,是天明的同事,以后多多關照。”
  聽著吳青親密的稱呼,韓項文的眉頭皺了一下,不過他也不好說什么,只是跟吳青握了一下手便放開了。
  “天明,我有事要跟你說,”韓項文小聲對陳天明說道。看他的樣子好象有點神秘不想讓人知道似的。
  “好,我們到那邊去坐,”陳天明指了一下那邊的沙發。
  于是,韓項文走到沙發上,從口袋里拿出一包好象市面上買不到的煙,抽出一根點著后,慢慢地抽了起來。
  何桃見陳天明與韓項文有事情要說,大家也吃飽喝足了,她便懂事地招呼大家回房間休息。史統提著那紅酒依依不舍地跟李欣怡道別了。
  陳天明見房間里只剩下他和韓項文,便笑著說道:“項文,你有什么事便,他們都走了。”不會是苗茵的事?陳天明暗道。對于自己的女人,就算是自己的好朋友也是不能相讓,這是陳天明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