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149 110伏電

陳天明看著史統在那里色迷迷地看著李欣怡,生氣地拉著史統說道:“史統,我們出去,人家女孩子在里面還有事,我們男的在里面不方便。”陳天明不由分說地把史統拉到吃飯的房間。
  史統對陳天明淫笑,“天明,那個李欣怡是你們學校的副校長啊?”
  我靠,明知故問,剛才你不是問得很清楚了嗎?陳天明鄙視著史統,“史統同志,你到底想怎樣?如果讓你們家的樊煙知道你還到處拈花惹草,你死定了。”陳天明嚇著史統。
  “我哪是拈花惹草,我哪會對不起小煙煙呢!你的同事來了,我是幫你的忙而已。”史統理直氣壯地說道。“再說,小煙煙到現在都還不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唉,我也煩啊!”
  陳天明看著這個容易受傷的男人,不知道說什么好。有時感情這東西是說不清理不盡的,靠緣分!
  “天明,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不是有了苗茵嗎?怎么還多出一個何桃?你厲害啊?腳踏兩船,你就不怕翻船嗎?”史統調侃著陳天明。
  “我,我也不知道怎樣說,隨緣!”陳天明支支吾吾地說道。如果讓史統知道自己家里還有十個八個的話,肯定是嚇死他。
  一會兒,吳青拉著小珠,不,準確來說是小珠拉著吳青來了。“嘩,輝煌酒店就是好,住的地方好,吃的地方也好,呵呵,我這輩子都沒有享受過。”吳青一進來就高興地叫道。
  “這算什么,我以前住的還要好,吃的還要好呢!”史統不以為然地說道。他是史家大少爺,什么沒有見過呢?而且,陳天明訂的房間只是一般的房間,最低消費三千。
  “史少,你很有錢是嗎?”吳青問道。
  “那當然了,”史統沒好氣地白了吳青一眼,史家集團是一般的有錢嗎?真是井底之蛙。
  吳青瞇著小眼睛說道:“那你們有沒有什么幫助困難家庭或者幫助貧窮人士的計劃?”吳青高興了,如果有的話,他不貪心也不要多,給自己一千幾百萬就行了。
  “那是國家,我們是做生意的。”史玩好像感覺到吳青話里的意思。
  “生意我喜歡啊?史少,有什么好的生意介紹給我嗎?”吳青興奮地說道。
  “你有錢做生意嗎?”史統問道。
  吳青的臉紅了一下,“我,我沒有。”
  史統說道:“沒有你就不要說了,我們的生意最少都要一億幾千萬。”
  何桃和李欣怡也過來了,她們后面跟著九哥和韓項文,陳天明一見,不由有點奇怪,九哥他們怎么認識何桃呢?
  “兩位美女,你看,這不就是你們要找的房間嗎?”九哥興奮地看著何桃和李欣怡,看來,這個蕩淫地家伙看到美女想入非非了。
  “咦?天明,你怎么在這里?”后面的韓項文也看到了陳天明,他奇怪地說道。
  九哥也看到了陳天明,他的臉色暗了一下,裝作沒有看到陳天明似的。
  “這些是我的同事,他們來京城玩玩。”陳天明笑著說道。
  何桃可能感覺到九哥的居心,她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摟著他的手臂,表明自己已經心有所屬。
  韓項文問陳天明,“天明,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怎么不介紹一下?”
  聽韓項文這樣問,陳天明也不好不介紹了,他幫大家介紹了一下,那個九哥當然是不介紹了,陳天明看他的嘴臉就裝作不認識他。
  九哥見何桃名花有主,便把目標定在李欣怡身上,他拿出自己的名片,遞給李欣怡,“李校長,這是我的名片,你以后有什么事情盡可以找我,我遲點也會去m市玩玩。”
  “嘩,九哥年紀輕輕就是集團董事長,厲害啊!”李欣怡看著九哥的名片驚訝地說道。她現在才發現,京城就是京城,以前在m市,一個有錢人一般都是四、五十歲以上,頭發掉得沒有,肚子很大的老男人,但沒有想到這韓項文和九哥都是這么年輕有為,而且個個長得不錯。
  九哥不以為然地說道:“這是小意思,李校長,以后你就知道我更厲害了。”
  m的,你們這些太子黨的人,一哪是靠家里的關系賺錢,有什么牛?陳天明在心里鄙視著九哥。不過,像韓項文、孔佩嫻、楊桂月他們又不一樣,人家雖然家里有關系,但靠的是自己的本事。例如韓項文這客座教授就不簡單,孔佩嫻上課的能力陳天明是知道的。
  韓項文罵著陳天明,“天明,你太不夠朋友了,女朋友過來也不告訴我一聲,我好請你們吃飯啊!”
  “呵呵,她是剛剛才到,我哪有時間通知你。而且你很忙,我也不好打擾你。”陳天明說道。
  “你說的也是,我這段時間還真忙,這樣,你們先吃飯,這飯錢我來出,一會我跟朋友談點事后,我再下來跟你聊一下,”韓項文跟大家打了一個招呼后,但拉著依依不舍地九哥走了。
  陳天明看著九哥色迷迷地看著李欣怡,他心里就氣了。m的,整天就會泡美女,李欣怡可是我的,小心我割了你**數年輪。陳天明真的是后悔,在沒有把李欣怡搞掂之前,是不應該讓其它色狼知道。
  史統高興地說道:“呵呵,今天韓少請吃飯,我們可是不要客氣啊,我們要用貴賓房的消費吃,不吃幾萬塊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在旁邊的吳青奇怪地問道:“史少,為什么叫韓項文作韓少,難道他也是六大家族的人?”
  “不是,他們是太子黨的人。”史統搖搖頭。
  “太子黨?”吳青他們奇怪地問道。不過,李欣怡算是官場的人,知道太子黨的意思。
  史統得意洋洋地說道:“你們在鄉下地方是不知道的了,太子黨就是所謂太子,他們家里人是當官的,像九哥,他爸是國家公安部部長。”
  “啪,”吳青從椅子上摔下來了。他現在連腸子都悔青了,天啊,公安部部長的公子,這是什么概念啊?早知道自己抱著九哥的大腿不讓他走,好歹也拉上關系,以后有事情找他幫忙啊!
  突然,吳青想起剛才九哥給李欣怡一張卡片,他決定了,一會吃完飯后一定要讓李欣怡借卡片給自己,把九哥的電話抄下來。以后自己在m市可牛了,公安部部長的公子是自己的朋友,他在m市可以像螃蟹一樣橫著走都行了。
  “而這次請我們吃飯的韓項文就更牛,他爸爸是國家副主席韓賓。所以說,今天這頓我們盡管吃,有人買單。”史統高興地說道。他在想是不是應該叫自己的保鏢也上來吃,這樣可以為自己省一點錢。
  “啪,”才剛剛爬起來的吳青又摔下去了。原來韓項文比九哥還厲害啊,天啊,韓項文和九哥現在哪了,我要去找他們,就算是幫他們擦皮鞋,我這輩子的生話也不用愁了。
  陳天明看到李欣怡有點興趣的樣子,知道這是當官的通性,一聽到官位高的人就是這樣的表情。他不滿地說道:“行了,別再說了,快點菜吃飯!當官的怎么樣,他們不要靠自己的勞動吃飯嗎?如果他們干違法的事情,國家一樣不會放過他們。”
  “好,小姐,先給我們上三瓶aox紅酒,其它的菜按貴賓房套餐的規格上,”史統牛起來了。
  “好的,請你們稍等。”服務員點點頭出去了。
  “什么是aox紅酒?”吳青問史統。
  史統說道:“是進口紅酒,一萬多一瓶,你沒有吃過?”
  “沒有,沒有,好酒啊!”吳青的喉嚨動了一下,這樣的酒不吃真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史統也非常喜歡跟吳青在一起,以前他在陳天明的面前裝牛逼,但知道陳天明是很厲害的人后,他就裝不起來了。但是現在吳青的出現,又是向自己大獻殷勤,史統的心里非常受用,他又可以裝牛逼了。
  陳天明小聲地問著何桃,她們怎么跟九哥他們一起來的。原來何桃與李欣怡坐電梯下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九哥和韓項文。九哥一發現她們這兩個美女,馬上大獻殷勤主動幫她們帶路,所以就出現剛才的一幕。
  沒有過多久,酒菜就上來了,吳青看到面拆這么好的菜,兩眼發光,本來他想先搬一些菜到自己的面前,但這次上的菜太多了,他看來看去都不知道搬什么,因此他只好拼命地吃,快點吃。
  陳天明讓小紅快點吃,她下午還要上課,一會叫小五送她回去,反正小五他們是專門負責保護小紅的。那出一百萬保護費的人還沒有查出來,這讓陳天明納悶,開始他以為是國家給每個參加比賽的學生投的保,但查了一下,只是小紅被人投了保而已,其它人沒有。
  所以,小紅的安全還是要小心,貝家那邊羅健已經派人盯得很緊,聽說上次他們被人襲擊了,是誰不知道,貝家死了二十多個手下,損失不少。
  陳天明看著左邊的李欣怡吃得蠻開心,她不會是見有這么多優秀的男人追她,她心里高興?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心有點酸。于是,他右手拿起酒杯,跟右邊的何桃碰了一下酒杯,慢慢地喝了起來。而且,陳天明還邊喝邊轉過身跟何桃小聲地聊著天,直把何桃逗得格格地笑。
  另外,陳天明的左手出動了,他慢慢地伸向桌子下李欣怡的大腿。李欣怡今天穿了一件連衣長裙,那長裙的布料有點薄,摸她的大腿一定很爽。而且,他現在擋著何桃的視線,又跟何桃說著話,何桃一定不會發現自己出軌的行為。
  陳天明突然想到一句經典名言:出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出軌后被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