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147 態度轉變

雀球問清楚這件事情之后,知道外國人已經承認了事情的經過,沒有什么異議了,他也暗暗松口氣。這拌的事情很容易引起兩國的外交事件,現在口供一致沒有什么異議,那最好不過了。
  “陳先生,事情差不多了,我打電話向首長匯報一下,請稍等。”雀球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
  “沒事,你打!”陳天明一直對龍組的人沒有什么好感,但這個龍組組長的態度不錯,他也沒有必要跟人家鬧別扭。而且龍組組長的級別比他高,崔球應該跟許柏是同一個級別,應該是大使館投訴,首長派他過來。
  走到一邊的雀球打了好一會的電話,陳天明也不好意思去偷聽人家的談話,這是原則問題。
  雀球打完電話后,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陳先生,我已經跟上級匯報了,上級考慮到有木日國和m國大使館參與,他的意思是我們跟他們溝通,在盡可能的情況下放了他們,讓他們大使館的官員帶回去,他們大使館會給我們一個處理意見。另外,這兩個人以后是不能再進我們z國。”
  陳天明有點不滿意,“他們這樣對我們z國女人,我們就這樣放了他們,會不會顯得太軟弱了?”
  “我也有點生氣,但這是上級命令,我也沒有辦法。而且他們的大使館也說會給我們一個處理意見。”崔球聳聳肩膀說道。
  “反正我是有意見,覺得上級這樣的決定有點息事寧人。”陳天明不服氣地說道。“如果是這樣都沒有辦法對當事人一個交待。”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是許柏打過來了。
  陳天明知道是為這件事情,他走到一邊小聲地說道:“領導,有什么指示?”
  “還有什么指示啊?還不是因為輝煌酒店的事情,其他的你不要跟我說了,已經有人給我打了電話,我也知道情況了。天明,因為事關木日國和m國,他們大使館也表態會處理,你就放過他們。”許柏說道。
  “這樣我不服。”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這樣,你可以讓他們賠償一點錢給當事人。另外,這是命令,不服也得執行,要不然就交給龍組處理。”許柏嚴肅地說道。
  陳天明一聽知道事情已經被上面的領導內定,他也沒有辦法,“好,我知道了,再見。”陳天明掛了手機走出去,崔球就走過來問道。
  “陳先生,怎么樣?”崔球輕輕地拍一下陳天明的肩膀。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唉,還能怎樣?領導都這樣說了,不過,我要他們陪償一點錢給當事人,要不然人家的衣服被撕破了,也被他們欺負了,說不過去啊!”
  崔球想了想,點頭說道:“你說得也有道理,好,大家溝通一下。”
  陳天明走到大佐和達馬的身邊,說道:“大佐,達馬,居然你們的大使館要保你們,我也可以網開一面,不過,你們這樣對待我們的女同志,你們多少也要給點錢賠償一下人家的損失,你們說對嗎?”
  “是的,應該的,”達馬急忙說道。聽陳天明的意思是可以大事化小,他當然是同意。大佐也跟著點頭。
  “那好,你們一人交一千萬的罰金,就可以走了,另外大家簽一個合約,以后不要因為這件事情發生什么糾紛。”陳天明說道。“剛才我也看了法醫鑒定,你們的傷也無大礙,買瓶紅花油什么的擦就沒事了。”
  “一,一人一千萬?”大佐的嘴巴張得可以放進一個雞蛋。
  旁邊的崔球聽了也暗暗心驚,天啊,這是一點點錢嗎?一人一千萬。這個陳天明真是獅子大開口,很會賺錢。
  陳天明點點頭,“是啊,如果你們覺得虧的話,可以不交,誰交了誰可以走。你們大使館的人來了也是沒有用的,你們這可是輪罪,比強罪還可怕,你們知道嗎?”
  “我給,我給。”達馬拼命地點頭。能花一千萬就可以擺平這件事情的話,是值得。唉,都怪自己色迷心竅,聽信大佐的話,真是偷雞不著蝕把米。
  “好,不錯,這位達馬先生認錯態度不錯,來人,把他的手銬打開。”陳天明大聲說道。有個警察過來把達馬的手拷打開。
  達馬也不多說,拿出自己的支票本寫了一千萬,然后遞給陳天明。
  陳天明拿過來看了一下,接著讓旁邊的任候濤拿著。他伸出手與達馬握了一下手,再拍拍達馬的肩膀說道:“好了,達馬先生,你簽了合約后就可以走了,不過,你以后不能再這樣欺負人了。”
  “不會了,我不會了。”達馬急忙簽字后,跟著自己大使館的人走了。
  陳天明對崔球說道:“崔先生,這大佐就先關在這里,什么時候拿錢來什么時候走,要強z國女人,說走就走,不賠償一點錢的話,我怕我們也對不起人民啊!”
  “天明,我不要錢,我要割了那禽獸的。”賀平在那邊氣憤地說道。大佐和達馬欺負他的女人,他才不要錢,他要廢了那兩個禽獸。
  木日國大使館的人走到大佐的身邊,用木日語小聲地說著。過了一會,大使館官員說道:“可不可以少一點,500萬。”
  “不行,這又不是在市場買菜可以講價,另外,人家達馬都認罰,你大佐為什么不認罰?如果我只收你500萬,那可是看不起人家達馬,看不起人家m國了,這可是外交事件啊!”陳天明現在也學會外交術語了。
  “這,這,”木日國使館官員聽陳天明這樣說,他也不知道怎樣說了。
  崔球也暗暗點頭,陳天明說得有道理,人家達馬都交錢了,你大佐不交就放人,可能一會m國大使館的人就會回來找他們要說法了。
  “你們先回去,不是我不給你們大使館面子,而是大佐太摳門,先讓他在里面關一陣,這里可是免費吃住不用交錢的。”陳天明說道。m的,如果大佐關在拘留所里,估升那些犯人一定會狠狠地打他,估升不用自己弄他,別人也會弄死他了。
  “我,我給。”大佐見陳天明的口氣這么強硬,不由咬咬牙,狠下心答應給錢了。
  當陳天明拿過大佐的一千萬支票,陳天明又是跟大佐握了一會的手,又拍拍他的肩膀,讓他一路走好。
  崔球見事情辦完了,便跟陳天明他們告別,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
  賀平生氣地拉著紀樂萱走了,他臨走時也不管陳天明。
  “賀平,你的錢。”陳天明揮了揮手中兩張支票。
  “沒骨氣的家伙,枉我跟你是同學。”賀平扔下一句話,帶著保安離去。
  晚上,賀平緊緊地摟著紀樂萱在床上,“親愛的,你沒有事?那些壞蛋有沒有摸了你哪個地方?”賀平緊張地問道。
  “是不是我被人摸了哪個地方?你就不會要我了?”紀樂萱寒著臉推開賀平,一臉的生氣。
  “不,我賀平哪是那樣的人?我是關心你才這樣問的。”賀平急忙說道。他本來想說就算你被人家那個了,我也會要你的。但他不敢說這樣的話。
  “是就好,要不然我可生氣了。不過今天的事情都怪我太麻痹,這些人也太大膽,早知道我手里拿著對講機就好了。”紀樂萱想著今天的事情就害怕。
  賀平說道:“沒事了,我跟陳天明說了,他明天會叫人給你送一個緊急呼叫器,直接戴在手里,你只要一按,我們總臺就可以知道你出事,馬上趕過來救你了。”
  紀樂萱看著賀平說道:“賀平,你今天對天明也太兇了,像今天的情景,他也是很為難的,而且他還幫我們要了兩千萬。”紀樂萱想著那錢應該是賠給她的,可賀平生氣不要了,真是可惜。
  “這個我知道,后來天明跟我說了,而且他也沒有放過那兩個人,在臨走時,天明在他們的身上做了手腳,估計以后他們再也不能人道了。嘿嘿。”賀平想著就高興。
  “有這樣的事情?”紀樂萱高興地說道。
  賀平說道:“是啊,這就是他們那個什么武功,聽天明說是截了他們一個什么經脈,具體我也不大懂,反正以后他們再也做不了傷天害理的事情。”
  “那錢就給天明他們當報酬!”紀樂萱想著可以報復那些壞人她心里就高興。
  “呵呵,我剛才已經要回來了,那可是兩千萬啊,我怎么會便宜陳天明那小子呢?不過,他也說了,按老規矩,今天幫忙的人要給點人家小費,所以我們拿一百萬出來,還有一千九百萬,我們賺了。”賀平大笑著。
  “瞧你那小人得志的樣。”紀樂萱罵道。“賀平,你干什么?”紀樂萱發現賀平的狼手摸上了自己胸前的豐滿。
  賀平淫笑著:“樂萱,我好想你,我們睡覺!”賀平開始脫紀樂萱的衣服了。
  紀樂瑩紅著臉說道:“睡覺就睡覺,你不要亂摸我。”
  “我們來點睡前運動!”賀平已經把紀樂萱外面的衣服脫了,露出她迷人性感的身材。
  “不要,”紀樂萱羞澀地扭著身子,好象欲迎欲拒。
  賀平哪還忍得住,他猴急地抱著紀樂萱又親又摸,好象要把她溶入自己的懷里似的。
  “嗯,”紀樂萱被賀平挑逗得輕輕呻吟了一聲,她巳經跟賀平干過那種事情了,現在被賀平這拌又摸又親,當然是忍耐不住,情不自禁地摸著賀平的臉。
  今天賀平表現不錯,非常緊張自己,自己是要好好地慰勞一下他,讓他感覺自己對他的愛。想到這里,紀樂萱的手慢慢地往賀平的下面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