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146 八萬多塊

“我要抗議,他們z國人維護z國人,故意串通口供來陷害我們。達馬先生,我們一起去見外國記者,我們要召開新聞會,要把這次的真相跟其它記者說,讓他們為我們主持公道。”大佐對達馬說道。大佐也想好了,只要他跟達馬綁在一起,達馬的那個項目就非他莫屬。
  達馬急忙點頭說道:“對,我們要抗議,我們要召開新聞會。”在這個時候了,達馬是要跟大佐站在同一陣線上,在z國的地方意圖強女服務員,這事情可不小啊!他不但會被遺回m國,總公司那邊也會辭退他。
  一聽到這些外國人在公安局里喊口號,警察隊長就頭疼了,有大使館的人在,還有律師,他們不能亂來。現在人家說懷疑翻譯和外貿科長被人威逼作假口供,威逼這是有的,但好象口供是真的。本來按程序是要把這兩個外國人扣起來了,但現在外國人要說召開記者新聞會,這事情可不小。唉,局長,你怎么還沒有給我新的指示呢?警察隊長在心里暗暗叫苦,這事情難搞啊!
  陳天明冷笑一聲,“喊啊,大聲喊啊!來人,幫我把他們的喊叫拍下,到時我會放在新聞會上看看,是誰故意捏造事實。”陳天明的話剛說完,就有兩個保安用手機開始拍了。
  “另外,把大佐和達馬抓起來,有什么事情我負責。”陳天明對警察隊長說道。
  警察隊長聽了心里一喜,這位首長,不,大爺,你早應該這樣說嗎?有什么事情你負責,那就不關我的事情了!警察隊長也特別討厭這些外國人,自以為是外國人就很了不起,現在有陳天明的命令,他可不客氣了。
  “來人,把大佐和達馬給抓起來!”警察一聲令下,后面的警察馬上撲上來,隊長有令,他們當然要執行,出事也不要他們背。
  “我們抗議,我們抗議,”兩個大使館的官員舉著拳頭想沖過來,但看到旁邊虎視耽耽的警察,他們不敢了。不過,他們還是在旁邊叫著,m國使館的官員已經在打電話了。
  “隊長,如果還有人妨礙警察辦案,你們盡量抓,不管是哪國的人,在我們z國的地方,就要按我們z國的法律辦事,該怎么辦就怎么辦!”陳天明大聲說道。
  警察隊長向陳天明敬了一個禮,“是,首長。”這個首長挺牛的,不知道虎堂要不要人,要的話自己也去報名。
  大佐生氣地說道:“哼,律師,你們給我們拍照,到時告死他們。”
  “好啊,大佐,達馬,我會讓你們知道什么厲害的,意圖強我們的女服務員,還敢亂來。嘿嘿,宇鵬,把酒店房間的監控錄像帶拿給我,我要放給大家看什么是證據,看我怎么弄死他們。”陳天明邊說邊向陸宇鵬伸出手。
  “錄,錄像帶?!”陸宇鵬摸著腦袋不知陳天明說什么,老板什么時候叫自己拿酒店的監控錄像帶啊?自己好像沒有聽到這么一回事?!
  陳天明兩眼一瞪,一手插腰,生氣地罵道:“你不會又忘記了?你這個人,干什么事情都丟三忘四的,肯定那錄像帶還在酒店的監控室。不過沒事,我打電話叫人拿過來。”陳天明拿起了手機走到一邊。
  陸宇鵬急忙跟著陳天明,他不解地說道:“老板、我…”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我知道了,你不要再說,知錯就改就是好同志,我現在要打電話,這事情回去再說了。”陳天明拿著手機胡亂打了一個電話,他對著手機喊得很大聲,內容就是叫人把那間出事房間的監控錄像帶拿到公安局,多叫兩個人保護好證據。
  大佐和達馬一聽臉都變了,有酒店的監控錄像帶,他們再狡辯也是沒有用的。怪不得翻譯和外貿科長要轉為證人了呢?慘了,這下慘了。“我,我們有事好商量!”大佐急忙對大使館的官員使了一個眼色。達馬也是如此。
  陳天明冷笑一聲,“嘿嘿,你們現在知錯了沒有?以為我們沒有證據起訴你,就憑你剛才要投訴的嘴臉,到時在法院上我們會再放一下,讓法官重判你,另外讓各國記者看看木日國和m國的什么成功人士是多么丑陋。”
  “別,我們認錯。”大佐急忙說道。監控錄像帶都有了,自己還逞什么能,只有趕快認錯,看看能不能爭取私了。如果真在國際媒體上放出來,他回木日國也不好過。
  :.:.,!達馬見大佐認錯,他也是害怕得要命,這次完了,估計總公司會炒了他。而且這次的官司還不知道如何,他也說道,“我們認了,請政府從寬。”
  “隊長,把他們帶進審訊室,再做一次口供!”陳天明見他們認了,心里也非常高興。看來還是詐一下他們好一點,輝煌酒店是有監控,但一般是不開的,估計這次也沒有監控到什么,要不然保安一早就會告訴自己。
  兩個大使館的人馬上走到一邊,開始打電話了。
  陳天明看到賀平摟著紀樂萱在長椅上安慰著,他便走過去說道:“樂萱,沒事了,我會為你們作主的。”
  “天明,謝謝你。”紀樂萱感激地說道。剛才她也看到了外國大使館的官員為大佐和達馬辯護,一幫人還真是怕了他們。
  “沒事,如果是z國人的,都會這樣做。”陳天明笑了笑,拍拍賀平的肩膀走到任候濤的那邊。
  沒有過多久,大佐和達馬分別從兩間審訊室里垂頭喪氣地走出來,估計已經錄完口供,他們已經認了,陳天明從警察隊長的神情上可以看到。
  警察隊長能不高興嗎?這樣的棘手的事情在他的手上解決,還不出什么外交事件,估計局長知道后會表揚他的,這可是政治資本啊!如果不是陳天明他們還在,他真想現在就給局長打電話匯報工作了。
  “隊長,口供做完了嗎?”陳天明還是要問一下。
  “做完了,他們的口供一致,基本上可以定罪了,他們意圖想強那位紀小姐,但被紀小姐努力反抗刺傷。”警察隊長興奮地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不錯,你的辦事效率很高,以后努力干。”
  “是,首長,”警察隊長高興地說道。
  這時,從樓下走上幾個男人,為首的男人約50歲,有點精瘦。“這里誰是負責人?”那男人說道。
  警察隊長猶豫了一下,他不知道這些人是干什么的?但看到他們的進來的氣勢有點目中無人,估計也是牛人,就好象陳天明他們進來的時候一樣。于是,他看了陳天明一眼,想陳天明應付。
  陳天明也打量著這幾個人,特別是后面的幾個人,好象為了給別人造成壓力似的,故意把自己的氣勢放出來。陳天明知道,他們都是練功之人,而且武功不弱。
  “你們是什么人呢?”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為首男人覺得陳天明是在這里說上話的,他仔細地打量了陳天明一下,說道:“請借一步說話。”陳天明跟著男人走到一邊,男人從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證件,“我是龍組組長崔球,這是我的證件。”
  龍組的吹球?陳天明愣了一下,他按過證件一看,果然是龍組的組長。“原來你是雀組長啊,失敬失敬,久仰大名。”陳天明哪聽過崔球的名字。
  崔球看著陳天明說道:“先生,你是什么人?”崔球也感覺陳天明不簡單,而且剛才他已經接到上級的命今,說這次的事情跟虎堂有關,希望龍組的人介入,還這件事情的一個清白。
  “我叫陳天明,是虎堂的,這是我的證件。”陳天明也掏出自己的證件遞過去。
  雀球看了一眼征件,“噢,你就是陳天明啊,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陳天明的名字在龍組和虎堂里可是有名的,上次陳天明跟龍組省負責人程如調打賭,讓馮一行跟龍組的小高打一場,誰輸了就賠十萬,這事可是在暗地里賭,但內幕很多人都知道。
  “呵呵,哪里哪里,”陳天明拿回自己的證件,笑著說道。“不知道雀組長來這里有何貴干呢?”
  “還不是因為輝煌酒店的事情,木日國和m國大使館打電話向外交部抗議,說有人袒護酒店的人,而且地位很高。市公安局局長也向上面匯報這次事情,所以,首長派我們過來了解情況,以示清白。”崔球的話說得很明白,有人說虎堂以權謀私,上級派他們龍組過來查一下。
  “那沒有問題,他們已經錄了口供,口供一致,都承認了意圖強女服務員的事情,”陳天明笑著說道。
  崔球皺了一下眉頭,這事情就這么認了的話,那就不用他們過來了。估計里面還有內幕,或者如別人投訴說逼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最好,我去了解一下,這樣我也可以交差。”說完,崔球向那邊走去,詳細地看了一下各人的口供,再詢問了有關審訊的警察。
  接著,崔球又問了賀平他們,還有大佐和達馬,如果崔球在陳天明沒有說有監控錄像帶之前來的話,大佐和達馬肯定很囂張,但他們以為陳天明有錄像帶作證據了,他們也只好聳拉著腦袋把事情的真相說一次。
  雀球又問了木日國和m國大使館的官員,問他們還有沒有什么話要說。大使館官員對崔球說,這事情可能是大佐和達馬喝醉酒了,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們已經向大使館匯報了這件事情,一定會嚴肅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