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140 我先去洗澡

因為陳天明驚奇地發現黃娜的隱羞處居然白晃晃的,沒有那萋萋芳草,飽滿、勻稱、迷人,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迷人的光澤,極其的美觀,極其的誘惑。
  “天啊,娜姐,你太吸引我了。不但身材火爆,就連那部位也收得干干凈凈,平添幾分絕妙的刺激誘惑,你是在那里做的,是女的為你做的嗎?”陳天明也聽人說過有種女美容院,可以幫女人美體的,一些女人也會把自己隱秘的地方進行修整。
  像現在黃娜的那里,就是白晃晃的沒有一根芳草,如果不是去那種美體的地方,怎么可能會是那樣?陳天明見慣了女人的那樣,是卻想不到成這樣也是這樣吸引人。他好想蹲下自己的身子親一口。
  “你胡說,我怎么會去那種地方修那里?”黃娜啐了陳天明一口。“我本來就是這樣的。”
  “不是?本來就是這樣。”陳天明呆了一下。突然,他眼睛一亮,因為他以前聽別人說過,有種“白虎”的女人,那是極品中的極品,如果男人遇到將是“性福”一生。不過,民間也傳說這種女人會克夫,不會黃娜就是克夫然后不敢再嫁人了?
  黃娜看到陳天明的表情變了,她輕輕地坐起來,小聲說道:“天明,算命的說我是克夫命,我開始還不信,可剛一結婚,我的老公就死了。后來談了一個男朋友,他又意外身亡。所以,我不想再害別人了。你不要怕,如果我們沒有做那種事情,我是害不到你的。”
  陳天明笑道:“娜姐,都這個年代了,你還信這種東西,不會的。我是一個強悍的男人,你克不了我,我們還是親密接觸!”陳天明以為黃娜只是因為這個而不跟自己那個,于是他勸著黃娜。
  “這只是一個原因,主要原因是小凌,我們不能那樣。我,我那里那樣是不是很丑?”黃娜紅羞了臉。
  “不會啊,我覺得很好看,我好想摸一下,親一下。”陳天明邊說邊摸了一下。
  “啊!”黃娜顫抖了幾下。“你,你摸就摸,但不能進去,否則我以后也不見你了。”
  陳天明點點頭,“我說到做到,娜姐你放心!”說完,陳天明就開始摸著那既特別又迷人的地方。這樣白晃晃的隱秘,他還是次見過,他感到既新鮮又興奮。
  沒有過多久,黃娜就又傳出呻吟聲。陳天明想著讓她到達天堂,他一手摸她胸前的小紅豆,一手摸她的那里,最后,陳天明還又摸又親起來。不過,黃娜不給陳天明親她的隱秘之處。
  一陣陣的快樂從黃娜的腦海里傳出,然后又傳遞到她全身,讓她只覺肌肉一陣顫抖,這種威覺太讓她著迷和興奮了。
  一直在壓抑著的黃娜今天終于可以釋放,雖然不是真正的刀兵相戈,但也讓她興奮和滿足。黃娜興奮地叫起來,陳天明聽到她的叫聲,更是加大了撫摸的力度。
  “啊!”終于,黃娜一陣劇烈的顫抖到達天堂。
  陳天明輕輕地收回手,他把手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盡是花露的味道,特別好聞。他又看了一下自己的那里,唉,還是可憐地昂首挺胸,兄弟啊,我知道為難了你,一會我會去洗澡間好好地安慰你。
  “天明,謝謝你。”黃娜滿足地看著陳天明,她感覺到陳天明是喜歡自己的,如果是其它男人,一定會趁自己迷糊的時候上了自己。
  “客氣什么,娜姐,你好迷人。”陳天明看著黃娜的小褲褪到大腿上,不由困難地吞一下口水,喉頭動了幾下。
  黃娜看著陳天明只穿著一條小褲,他的浴巾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滑落,那小褲撐得就像小帆船似的。“天明,你很難受嗎?”黃娜的聲音非常小,就像蚊子似的。
  “是啊,不,不是,不難受。”陳天明也看到自己下面的難堪,他不好意思地說道。唉,做男人難,特別是做一個正常的男人更難啊!
  “我,我幫你。”黃娜好像聽不到自己的話了。
  “真的,用口嗎?”陳天明興奮得叫了起來。呵呵,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自己的回報來了。
  黃娜紅著臉搖搖頭,“不,我只能用手幫你,如果你不要就算了。”
  “要,要,”陳天明拼地搖著頭,用手就用手,有黃娜那白嫩的小手摸著,也是不錯的,好過自己的粗手。“來!”陳天明躺在床上,好象一付英勇就義的樣子。
  黃娜害羞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發現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胸前的豐滿,不由嗔道,“你閉上眼睛不能看。”
  “好,我不看,”陳天明閉上了眼睛。我一會摸不行嗎?陳天明暗道。黃娜的芊芊玉手有點笨獨,她慢慢地摸索到陳天明的小褲上,陳天明合作地抬高臀部,讓她把小褲拉下來,那強悍馬上沖出來,好象要對黃娜發怒。
  “啊!”黃娜看著陳天明的昂首,不由輕呼一聲,太大太可怕了,如果它進了自己那里,真的是讓人害怕。
  黃娜把手一橫,用手輕輕一握,逮了個正著。陳天明忍不住呼了口熱氣,說不出來的爽,這女人握住那里,跟自己握住那里簡直有著天援之別,陳天明還沒怎么回味,黃娜的小手已經慢慢地動了起來。
  陳天明也不甘示弱,他把手伸向黃娜豐滿的酥峰,然后跟著她手上的節奏一起動了起來。
  暖昧與躁動,熱情泛濫。床上,已經有點熟練的黃娜正用她那靈巧的芋手,在陳天明的雙腿間溫柔地動作著。而陳天明的手也伸到黃娜的胸前,揉搓摸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天明終于抵御不了那如潮的熱情,就快崩潰。黃娜好象感覺到他快到達顛峰,手上的動作加強。突然,陳天明腳尖一繃緊,全身電流般的舒爽瞬間集中在一點,一聲愉悅的悶哼發出喉嚨,強勁的噴薄而出。陳天明那爆發濺在了黃娜的手、臉、身上。
  “哇,好多,”黃娜嬌呼著,手上粘粘答答,唇上也濺了不少不雅的液體,只見她眼露媚意,又羞又嗔。“害人的家伙,我要去洗洗。”
  陳天明看到黃娜把她的小褲拉上,衣服也不穿就跑進洗澡間。他也爬起來,干脆扯下小褲,也跑進洗澡間洗洗。
  “啊,你進來干什么?”黃娜發現陳天明進來,不由驚呼一聲。
  “呵呵,娜姐你怎么這樣,我又不是沒有看過你的那里,你還轉過身干什么啊?”陳天明突然惡作劇,他走上前抱著黃娜,用自己還是蠻強悍的地方頂住她的屁股。
  “啊,天明,你搞什么鬼?”黃娜身體一軟,好象快要站不住了。她也感覺到陳天明的強悍。
  陳天明說道:“黃娜,我幫你洗一下!”
  “不要了,我已經洗完了,你慢慢洗!”黃娜大概已經洗完,她急忙跑出去。
  陳天明洗完后走出去,發現黃娜已經穿好睡衣躺在床上看電視。這貴賓房有兩臺電視,一臺在客廳,一臺在臥室。
  黃娜看到陳天明回來,“天明,你今晚在哪里睡啊?我有點累了,我想睡覺。”
  “我當然是跟你一起睡了,”陳天明笑著說道。說完,他跑上床摟著黃娜。
  “說好了,明天小凌來,你就要給我正七八經的,好好表揚一下小凌,她這學期進步很快,而且非常配合你請來的老師,估計這樣下去,她一定能考上好的大學。”說到黃凌,黃娜就開心了。
  陳天明點點頭,“那當然,現在小凌也是我的閨女了,我不幫她誰幫她啊?”唉,可能就是差上一點,如果自己把黃娜上了,就是真的閨女了。
  “你說什么啊?小凌還想當你的女朋友呢!”黃娜掐了陳天明一下。
  “哎呀,救命啊,有人謀殺親夫啊!”陳天明拼命地叫著。
  “得了,就你的厚皮也會疼。”黃娜白了陳天明一眼。
  “娜姐,你怎么知道我的皮厚?是不是你剛才摸的?”陳天明齷齪地笑著。
  黃娜說道:“因為你的臉皮厚。天明,說真的,如果你可以接受小凌,就接受她,我不會怪你的。我可以一直不嫁人,就這樣跟你保持這樣的關系。”
  陳天明說道:“問題是我不喜歡啊!而且,我非常喜歡你。”
  “我看得出來,小凌很喜歡你,她這次是認真的。以前她也交過男朋友,但只是玩玩,連小手也不讓人拉。”黃娜說道。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小凌告訴你的嗎?”陳天明問道。
  “不是,我派人跟蹤知道的。”黃娜搖搖頭。
  陳天明說道:“如果讓小凌知道你派人跟著,她會恨你的。”
  黃娜嘆了一口氣,“唉,恨就恨,天下父母心,誰不愛自己的兒女,以前都怪我,只顧生意賺錢不顧她,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我還以為她毀了呢!幸好你出現了。”
  “嘿嘿,我是來救你們母女倆的。”陳天明一語雙關。
  “你別亂想,陳天明,你想母女通吃嗎?我殺了你。”黃娜兇著臉罵道。
  “不是,我開玩笑,我只喜歡你,不喜歡小凌。”陳天明見黃娜生氣,急忙摟著黃娜哄著她。倆人有說有笑地說著情話,當然,陳天明也是時不時摸摸這里,親親那里,弄得黃娜用粉拳捶打著他。
  早晨的陽光從窗戶照進來,雖然已經拉上薄薄的窗簾,但陽光像個調皮的小孩鉆進來偷偷地看著床上那對摟在一起的半裸男女。
  “鈴鈴鈴,”突然,急促的門鈴聲把熟睡中的陳天明和黃娜給喚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