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137 表明身分

面對這樣的寶物,這些殺手們誰不眼紅啊?不過他們不知道陳天明不怕劇毒,他們還想著只要把陳天明殺了,那飛劍就屬于自己的了。
  “殺,”厲老師咬咬牙狠狠地叫著。她以手化掌,向陳天明的脖子擊去,就不信,中了劇毒的陳天明會抵擋得住他們五個人的攻擊。另外四個殺手也向陳天明繼續撲過去,他們這次的命令也是死命令,如果殺不死陳天明,他們也得死。于是,他們拼命了。
  “m的,你們可不要怪我了。”陳天明的手一揮,飛劍在他面前回轉幾下,然后飛快地向厲老師他們射去。陳天明準備干掉四個殺手,制住厲老師,他倒要看看厲老師的幕后黑手是誰?
  “啊!”四個殺手在陳天明的前后夾擊之下,哪躲得了飛劍的襲擊,他們被飛劍刺傷。飛劍真是殺人越貨,背后下黑手的必備暗器啊!陳天明高興地想。
  陳天明見一招得手,右手一沖,飛劍又在四個殺手身上留下記號。“哎呀!”四個殺手又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厲老師見沒有辦法付陳天明.她急忙往后一躍,想從后面的窗戶逃走。
  看著光著身子的厲老師就要逃走,陳天明哪會放過她。飛劍在陳天明的真氣驅使下,擊中厲老師的大腿。
  “啊!”厲老師摔在地上。她本來想從窗戶飛下去逃命,但現在大腿已經被擊傷,根本起不來,她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逃走了。
  陳天明一邊走一邊對厲老師說道:“說,你是什么人,是誰派你來的?”
  厲老師對陳天明冷冷笑了一下,只見她用手上的戒指輕輕扎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接著說道:“陳天明,你會繼續遭到我們組織的追殺。”
  陳天明見此情景,暗叫一聲不好,急忙沖上去想救厲老師,但厲老師嘴唇發黑,已經死了。
  天啊,這毒器也太可怕了?厲老師才扎一會就死了?陳天明暗暗吃驚,幸好自己厲害不怕毒。當他回頭想抓殺手盤問時,發現那四個殺手嘴里吐出黑血,也是咬碎嘴里的毒牙死掉了。
  他們是老組織的人?陳天明見過老組織的那些黑衣人,一被抓住就會自殺,要阻攔也阻攔不了。
  陳天明只好拿起手機,“喂,候濤,你馬上帶人和通知警察過來,我這里出事了。”陳天明把這里發生的事情告訴任候濤。這里出了人命案,如果不通知警察過來是不行的。打完給任候濤的電話,陳天明又與鐘向亮通了電話,現在鐘向亮已經是m市的國安局長。
  沒有過多久,任候濤帶著警察過來了,由于是虎堂的事情,警察秘密備案不聲張。這四個男人的身份有待查證,不過,陳天明估計希望不大,人家能派出的殺手,就是沒有什么蛛絲馬跡。上次在華山也是這樣,這些人相當于黑戶人,臉部全整過容,根本恢復不了以前的樣子。
  任候濤他們走后,陸宇鵬帶人上來,他們查過了,這四個男人在旁邊開了兩間房,看來這是厲老師一早就預謀的,他們要殺自己是早已經計劃好。而他們用來開酒店的身份證都是假證,根本查不了什么。
  陳天明讓陸宇鵬他們出去,他要靜一下想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連自己的同事都是殺手,真的是難以相信。特別是厲老師一早就在九中了,比自己還早。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是鐘向亮打過來的。
  “喂,師兄,”陳天明說道。
  “天明,我已經查到了,你們學校的那個厲老師,她爸爸是某公司的老總,但那是皮包公司,如果不是你說我們的人去查,還不知道那是皮包公司呢!”鐘向亮說道。
  陳天明說道:“那個厲老師隱藏得這么深,一直沒有被人發現,真是可怕啊!”
  “是啊,她比你還早在九中里面,可以說她只是潛伏在那里而已。后來到你,所以她才接到命令向你出手。”鐘向亮笑著說道。“天明,現在敵人好象知道你特別喜歡女色,你可要注意啊!不要被人利用。”
  “師兄,我哪好色啊,這都是別人誤會的。你看,這次那個厲老師引誘我不是沒有成功嗎?”陳天明訕訕地說道。
  “我們查了厲老師,也沒有查到什么,估計是上頭有人故意幫她做的檔案,一點痕跡也沒有。看來,敵人的手段很高明。”鐘向亮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說道:“師兄,你也要小心一點16估計m市還有敵人埋下的釘子。”
  “這個我倒不怕,有何連和你的人在旁邊我,現在m市清靜了,哪有人敢鬧事。m市市委書記一看到我就高興,說現在m市的治安環境好,來m市投資置業的人特別多。”鐘向亮笑道。這點倒是真的,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是商人的最愛。m市的經濟這兩年一定會又上一個新臺階,這都是當官的政績啊。
  “好了,已經挺晚了,我們以后再聊。”陳天明說道。
  “好,你要小心一點。再見。”鐘向亮掛了電話。
  陳天明也給何桃打電話,因為何桃認識厲老師的,何桃聽后也大吃一驚,她馬上告訴陳天明自己與厲老師比武的事情。陳天明聽了,馬上罵了何桃一頓,說這樣的事情也不跟她說,差點害了自己的性命。
  何桃聽了也非常后悔,急忙向陳天明道歉,說自己誤信厲老師的話。陳天明見何桃認錯,他也不好再說什么,他與何桃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回學校。
  因為放暑假,小紅他們的上課更是簡單,只是上半天的課,另半天就可以自由活動。小紅有時去京城的安安公司,有時去苗茵那里玩,又可以讓苗茵幫她補課。陳天明真是感激苗茵,都這個時候了,她還經常幫小紅補課。
  看來,自己是要感謝苗茵才行,是來個全身按摩,還是以身相許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但是,苗茵好象也挺忙,陳天明想找她再進一步發展關系的時候,苗茵不是沒有空,就是在關鍵時候拒絕陳天明,讓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偷偷去找郭曉丹。已經跟陳天明有過那種事情的郭曉丹,當然是樂意為陳天明“服務”,他們經常在輝煌酒店約會,當然,史統也不再打擾了。
  史統現在一直在追樊煙,讓史統苦惱的是,在莊家的時候,樊焰對他是挺好的,但一回京城,他們的關系又回到了以前。不管史統怎樣找樊煙,樊煙還是一付不冷不淡的樣子,讓史統氣得快要跳樓了。
  今天一早,陳天明剛從宿舍起床,他的手機就響了。他一看是黃娜打過來的。一想到黃娜,陳天明的那里就沖動起來。男人一睡醒,那里本來就沖動,現在更是難受了。
  “娜姐,我好想你啊!”陳天明看了看宿舍,沒有人,史統不知道跑去哪調戲良家婦女了。
  “天明,你這張嘴就是油,怪不得你能泡到這么多好女人。”手機里傳出黃娜格格的笑聲。
  “唉,我哪有那么厲害啊,我連娜姐也泡不到。”陳天明一臉的傷心,男人嘛,該做作的時候就要做作。
  “去你的,你口是心非,你說你想我,但你這么久都沒有給我打電話,你騙誰啊?”黃娜罵道。
  陳天明一想,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很忙,真的沒有給黃娜打過電話。就算自己回m市,也是來去匆匆,沒有時間去找她。“呵呵,娜姐,我這段時間比較忙,不過現在好了,放暑假了。你有空嗎?來京城陪我玩玩!”
  “你有時間嗎?有的話,我就上去,看你是不是真心要陪我。”黃娜格格地笑道。她那種成熟的女聲帶種媚又嗲的聲音,讓陳天明很容易就想到她那成熟、性感、嫵媚、凹凸有致的身材。
  陳天明急忙說道:“我有時間,你過來!”想著可以與性感成熟的黃娜共度良宵,陳天明真是興奮得不得了。
  “那好,我今天晚上找你,我現在已經在京城談個生意,晚上就有空了。京城不是也有輝煌酒店嗎?那是你同學開的,你幫我訂個房間如何?”黃娜說道。
  “好啊,我幫你訂個貴賓房。”陳天明高興地叫道。這真是太好了,黃娜居然也在京城,如果今晚可以跟自己在床上xxoo的話,那真的是爽歪歪了。
  “那就這樣了,再見,我晚上給你打電話。”黃娜掛了電話。
  “耶”,陳天明興地一蹦三丈高,他那張床發出怨恨的聲音。咦?怎么黃娜也在京城?不會是這么巧?陳天明想著前天厲老師來殺自己的情景,他又有點害怕。說真的,用美女作殺手,特別是那種熟悉又有誘惑力的美女,自己一向免疫力非常低。
  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就算黃娜是殺手,自己也愿意,大不了被她先奸后殺,再奸再殺算了。陳天明淫蕩地笑著。他想著黃娜的那身材,真的是誘惑死人,黃娜的成熟應該還比婷姐過之。
  俗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這如狼虎之年,一定是非常厲害。想著跟這樣的狼虎美女在床上干驚天動地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遐意的事情。
  于是,陳天明馬上拿出手機給輝煌酒店打電話,他要訂一間非常好的房間,特別是那張床,一定是要非常好,最好是水床,在水床上干那種事情,特別舒服和。
  訂好電話后,陳天明又蕩淫地想了一會,才去找小紅。每天要陪一下自己的學生,這是他們這些陪訓老師的必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