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134 出事情了

華清大學也開始放暑假了,校園里頓時冷清了不少。不過,學校里還是有一些留校的學生,他們有些在學校幫忙工作,有些準備考研,有些在外面參加社會實踐工作。
  不用上課,陳天明也顯得無聊多,他現在一個星期也回m市一次,陪陪自己的女人。今天,他剛從m市回京城,在京城安安保全公司處理了一些事情后,便回到學校,沒有想到一走進校道就看到孔佩嫻向自己走過來。
  陳天明對孔佩嫻一向不感冒,所以他故意往右邊的校道走去,對于這樣自以為是什么國家總理的女兒,他還是少惹為好。
  “陳天明,你給我站住。”孔佩姻有點氣急敗壞。她老遠就看到陳天明向自己走過來,但沒有想到他一拐就往那邊走了,而且還是跑得非常快的那種。自己至于那么差嗎?讓他好象見了恐龍似的。
  “怎么了?孔老師。”陳天明故意提醒孔佩姻她自己的身份,自己也是老師,只不過來陪訓半年,過了半年,自己就會走人了。
  “你為什么見了我就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虧心事?”孔佩嫻生氣地問道。
  陳天明搖搖頭,“沒有啊,我哪會做了什么虧心事,我只是剛好想著要去那邊辦事,所以就往那邊走了。”
  “原來是這樣,”孔佩嫻暗暗松了一口氣,原來他不是討厭自己,是有事住那邊走的。“陳天明,我放假了。”孔佩姻開始給陳天明機會。
  “噢,”陳天明點點頭,他不知道孔佩姻說這話是什么意思,誰不知道現在放假了,除非是白癡。
  “我很有空。”孔佩娟繼續暗示。
  “噢,”m的,你有空關我什么事?陳天明暗道。
  孔佩姻有點急了,“陳天明,你就不可以請我去哪里玩,或者吃飯逛街什么的嗎?”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有空,你找別人!”
  “陳天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孔佩嫻生氣了。
  “孔佩嫻,應該是我問你是什么意思?”陳天明也生氣了,“你有什么事就說,我沒有空陪你聊天。”
  “我,我……”孔佩姻不知道怎樣說了,自己是一個女孩子,難道當著陳天明的面說,本小姐現在有點喜歡你了,你陪我逛街吃飯,最好是陪我去旅游。這段時間陳天明不理孔佩嫻,反而讓孔佩嫻的心有點牽掛。特別是陳天明有時連課也不來上,更讓她覺得心里不舒服,慢慢地,這個驕傲的大小姐就對陳天明產生了一種好奇,好奇陳天明怎么會對自己無動于衷。
  陳天明冷淡淡地說道:“孔老師,沒事我就走了。再見。”
  “陳天明,你,你氣死我。”孔佩嫻有點想哭了。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這樣對自己,陳天明,一定要你好看。孔佩嫻暗暗想著。
  陳天明快步地往那邊走去,這個孔佩嫻好象花癡一般,自己能躲還是躲過為好。不要一會惹火上身,m的,國家總理的女兒,是自己惹得起的人嗎?估計許勝利再牛也不敢在國家總理面前牛。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
  “喂,你好,”陳天明說道。
  “天明,是你嗎?我是厲老師。”手機里傳來了厲老師的聲音。
  陳天明一聽是厲老師的聲音,眉頭不由一皺,這個厲老師怎么有自己的手機?“你好,厲老師。”雖然自己不愿意,但陳天明還是要有禮貌的。
  “天明,你在哪啊?”厲老師問道。
  “我在京城啊!”陳天明得意地笑道。呵呵,你可能聽別人說我在m市,其實我今天已經回到京城了,你要騷擾我也是不可能的。陳天明在心里高興地想著。
  “我知道你在京城啊,你在京城哪里?我也剛到京城,我現在的士上,司機正問我車往哪里開呢?”厲老師問道。
  “咣當”,陳天明摔倒在地上。天啊,早知道自己不說在京城好了,現在已經說了,要收回是不可能的。
  “天明,你現在哪?”厲老師的聲音有點大了,可能是的士司機在催她。
  陳天明無奈地說道:16“我在華清大學。”
  “好,我馬上就過來,你等我一下。天明,你千萬不要走,我在京城不認識人。”厲老師說完就掛了電話。
  陳天明只好苦笑和拍著自己的嘴巴,唉,有時說多真的是錯多。陳天明本以為厲老師只是一個普通愛慕自己的女追求者,但沒有想到她卻是賈道才的人,這次她奉命過來暗殺陳天明。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在學校等著厲老師,當他再接到厲老師的電話時,陳天明就讓厲老師把手機給那司機,陳天明告訴司機把車開到他這個區。
  車子停下來,厲老師興高采烈地提著一個行李袋跑到陳天明的身邊,“天明,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你知道打擾我,還跑來京城找我干什么?”陳天明在心里暗道。“特別是如果讓何桃知道你來找我,我就慘了。”陳天明哪知道厲老師故意在陳天明從m市回京城過來找陳天明,這樣何桃她們就不會上京城,她可以色誘陳天明,把陳天明干掉。
  “天明,你說我住在哪里好呢?我明天想到處逛逛,你可以陪我嗎?”厲老師問陳天明。
  陳天明急忙搖搖頭說道:“不行啊,我這幾天都沒有空,你如果想玩,我叫一個人陪你一下。”嘿嘿,你要追我是難的,你不是要玩嗎?我明天叫羅健那個色狼陪你,他是京城人,哪都熟悉。
  厲老師聽了臉色變了一下,“這樣啊?唉,天明,你沒有空我也沒有辦法,不過你可以今天晚上陪我吃一頓飯嗎?你放心,我知道何桃是你的女朋友,我不會跟她爭什么的。我就是想來京城玩玩,我又不認識什么人。”
  聽厲老師這樣說,陳天明放下心來。呵呵,嚇了自己一大跳,你厲老師如果不騷擾我,我請你吃一頓飯又如何呢?“對了,你住在哪里?”陳天明問厲老師。
  “我也不認識這里,你說住哪好呢?”厲老師反問道。她其實對京城很熟悉的,而且前幾天還故意在這里踩點,把這里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這樣,你就住這里的華清酒店,這里不錯,而且價錢也不貴。”
  “好啊,我就住這里。”厲老師高興地說道。她一早就選在華清酒店,如果陳天明叫她住其它酒店,她還會問這附近還有沒有近點的酒,這樣方便一點。因為這里放假了,華清酒店的生意比較冷清,這對她下手有很大的幫助。
  于是,陳天明陪厲老師到華清酒店訂了房間,并送她進房間。“厲老師,你先休息一會,到傍晚的時候,我再請你吃飯。”陳天明說道。
  厲老師說道:“天明,你不要客氣,我這次來京城麻煩你了,還是讓我請你。!我也不累,你坐一下!”
  “不了,我還是先回宿舍一下,到時我再過來。”陳天明哪敢再在這里跟厲老師聊天,如果兩人弄出什么火花來就不好了。
  厲老師見陳天明跑出去了,她那還笑容滿面的臉馬上變了,變得非常冷。她拿出手機打起電話來,過了好一會,她的臉色又變了一下,變成挺滿意的笑。陳天明,我就不信你這次還不死?厲老師在心里暗暗說道。
  晚上七點,陳天明準時敲響了厲老師的門。由于厲老師到京城,自己又不好意思不接待,但又不敢告訴其它人。反正就是晚上一頓飯,明天叫羅健陪一下她玩,估計是沒有事的。陳天明已經想好了。
  “天明,你來了。”門開了,打扮一新的厲老師讓陳天明眼前一亮。厲老師穿了一件粉紅色的村衫,和一件到膝蓋的白色紗裙。胸前的酥峰豐滿堅挺,纖細的腰和修長的雙腿,其實厲老師也是一個不錯的美女。(嗯?我記得前文說的是這女老師挺普通的啊?)
  “厲老師,可以去吃飯了沒有?”陳天明問厲老師。可能厲老師剛洗澡不久,她身上彌漫著沫浴香,還有那女人特有的香味。
  厲老師點點頭說道:“天明,我今天這衣服可以嗎?這是我新買的,我次穿。”
  陳天明不怎么敢看厲老師,因為他不知道看哪里好。看人家的臉,厲老師也會看自己,那會讓自己尷尬。看人家的胸前或看腰際,這好象有點色狼行為。看她的腳,這好象有點不禮貌。于是,陳天明干脆瞄了一眼,然后笑了笑說道:“不錯,蠻好看的。”
  是衣服好看,還是人好看啊?”厲老師對陳天明嬌媚地眨了一下眼睛。
  “都好看,都好看。”陳天明知道自己對美女一向不是很免疫,還是少看為妙。何桃對厲老師一向有意見,如果讓她知道自己跟厲老師在一起,一定要跟自己拼命。
  “切,你都不仔細看我,怎么知道我好看?”厲老師又向陳天明走前一步,她的腳碰到陳天明的腳,那豐滿的酥峰快頂住陳天明的胸膛。
  陳天明困難地吞了一下口水,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有看啊!”陳天明這話是真的,他是看了厲老師,不但著她的衣服,還看她的臉、胸、腰、腿,他把她身上全看了一遍。就是這樣看,才是要命啊!
  厲老師的這襯衫有點低頂,不,準確來說,是非常低,比一般的v領衣服還低。穿這樣的衣服,梢為不注意,那胸前就會露出很多,讓人看到里面的實況。現在陳天明就是看到厲老師里面紅色的罩罩和一部分雪白的酥峰,另加深不見底的乳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