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133 你想清楚了嗎

聽到手晌了,陳天明沒好氣地放開郭曉丹,拿出手機一看是那個賤人史統,“喂,是誰找你爸我啊?”陳天明生氣地叫道。
  “嘿嘿,天明,你現在哪啊?”手機里傳出史統陰險的笑聲。
  “我靠,我還以為你跟如花約會呢!沒事我掛了。”陳天明聽,這個史統故意搗亂。
  “你別,我們聊聊嘛!”史統又是一陣陰笑。
  “你大爺我現在沒有空。”陳天明生氣地掛了手機。他怕史統還打過來,故意等了一會,見史統沒有打過來后,他便拉著郭曉丹走到床邊,輕輕地坐下來。
  “天明,是史統啊?”郭曉丹聽到史統的聲音。
  陳天明氣憤地說道:“是啊,就是他,他大概知道我們在一起,故意打電話來搞鬼。m的,下次我看到一定饒不了他。”
  “天明,你不要摸我啊!”郭曉丹喘著氣說道。陳天明才拉自己己坐下,他就開始摸著自己胸前的豐滿,好象非常急的樣子。被陳天明一摸,郭曉丹就想起那天晚上自己與陳天明同床,被他摸著的情景。
  陳天明哪會聽郭曉丹的,就算天崩地裂,他今晚都要跟郭曉丹玉成好事,要不然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自己了。特別是敵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厲害,自己不提高一些內力怎么行呢?陳天明為自己找借口。只要有借口,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干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干脆拉郭曉丹到自己的懷里,然后用手直接從她的衣領處摸進去。
  “不要,”郭曉丹象征性地掙扎了一下,她已經知道自己跟陳天明進房間,就會發生什么事情,但是,少女的矜持還是要讓她害羞一會。
  陳天明把手伸進罩罩里面,就感覺到郭曉丹里面的豐滿,那柔軟又富有彈性的感覺讓陳天明的下面馬上沖動了起來。陳天明的一只手伸到她的身后,隔著衣服熟悉地解開后面的扣子。
  沒有罩罩的束縛,陳天明捏得更加用力更加自由,他一會摸著酥峰,一會捏著小櫻桃,讓郭曉丹微微張開嘴,開始急促地呼吸。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又響了。陳天明一看,又是那個該下十九層的史統。“史統,你知不知道你非常討厭!”陳天明按通手機后便大罵。
  “呵呵,是嗎?我還以為我是人見人愛呢!天明,你今天晚上回來嗎?要不要給你留門?”史統問道。
  “我不回來。”陳天明叫道。m的,史統什么時候關心過自己回不回宿舍啊?什么時候給自己留過門啊?“你再打電話過來,我砍死你。”
  “嘿嘿,難說了,天明,你不要以為你一會關了手機我就找不到你,我知道你們在哪里。”史統還想說的,但陳天明已經把手機關了。
  m的,如果史統一會真過來這里騷擾的話,那他叫兩個保安拉他出去狠狠地打,打完再打,一定把史統打成豬統!
  看到陳天明生氣的樣子,郭曉丹不由自主地噗哧笑了起來。
  “好啊,我被人整,你還好意思笑我?”陳天明故作生氣地在郭曉丹的腋窩下搔著。
  “嘻,啊,不要,天明,我,我不笑了,你放了我!”郭曉丹笑得花枝亂顫,胸前的那對豐滿酥峰也因她的笑跟著抖動。
  陳天明故意淫笑著,“放了你?開玩笑,你今天不好好地滿足我,我才不會放了你。”說完,他把手伸向郭曉丹的下面,溫柔地摸了起來。
  “鈴鈴鈴”,鈴聲又響了起來。陳天明楞了一下,自己不是把手機關了嗎?怎么還響?再一聽,是門鈴的聲音。
  不會,那個被如花輪了的史統真的是陰魂不散找到這里來了?陳天明氣憤地沖到門邊,稍稍拉開一點門,準備暴打兼毒打史統,就好象魯智深打鎮關西一般。
  “咦?你找誰?”陳天明看著門外一個約四十左右的男人,他滿嘴酒氣。不過,陳天明還是警戒地看著他,如果這人一有不軌,自己馬上把他干掉。
  “這,這里不是b702嗎?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間?怪不得我開不了房。”那男人搖了搖手里的鑰匙。
  “你搞錯了,這是b802,你的房間在下一層。”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
  男人看了看門牌,不好意思地說道:“噢,我走高了一層,不好意思了,再見。”那男人又搖搖晃晃地轉身走了。
  陳天明把門閂好,生氣地說道:“這世道還叫世道嗎?老是被人打擾。”陳天明決定了,門鈴再響,直接叫保安趕他們走,他把免打擾牌都掛上了。
  “天明,要不我們回去?,1(1”郭曉丹紅著臉說道。
  “不行,我現在特別想你,你如果回去我怎么辦?”陳天明正色地說道。“曉丹,你要想清楚了,我還有別的女人。”
  “嗯,我知道,成功的男人一般有不少女人,我還是后來者,我不會要求你什么,就當我還給你的債。”郭曉丹說道。
  陳天明說道:“不會,你又提還債?如果說是還債,那我真的不想跟你在一起,我要的是你真心喜歡跟我在一起,而不是為了錢。”
  “我是真心的。”郭曉丹聽陳天明這樣說,急了。她看到陳天明盯著自己,又覺得羞澀。她低著頭小聲說道:“只不過人,人家用一輩子還你的債,你怎么這么傻啊?”
  陳天明聽明白了,郭曉丹喜歡自己,但又要面子,所以用這個借口,一輩子還自己的債跟自己在一起。唉,女人,明明是喜歡,為什么還這樣說呢!他走上前,把郭曉丹的衣服全脫了,他也馬上把自己的衣服脫掉。
  看著郭曉丹潔白如雪的肌膚,陳天明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太迷人了,優美的曲線,高聳的酥峰上帶有一點殷紅,大腿根部細膩的皮膚幾乎可以看見若隱若現的血管,兩腿間烏黑的隱秘,讓人神往。
  陳天明馬上對著郭曉丹又親又吻,慢慢地從上到下,每一處都注入了自己的深情。郭曉丹輕輕地張開腿,那兩條大腿傲微哆嗦著,她嘴里發出少有的低柔呻吟。
  當郭曉丹的目光落在陳天明的身體下面時,臉刷地羞紅了,雙唇輕輕抿著,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陳天明慢慢摸著她身上的各個部位,手輕輕掰開她的雙腿。郭曉丹修長的大腿被陳天明握住張得開開的,她害羞地“哎呀”叫了一聲,不好意思地捂住臉。在這樣的情景,她能不害羞嗎?
  嘩,郭曉丹的哪里早已濕漉漉一片,那隱隱約約的誘惑,讓陳天明沖動得熱血沸騰,他想拔槍上陣了。不過,陳天明知道郭曉丹還是次,自己一定要溫柔,不能讓她在次感受到太痛苦。
  于是,陳天明在她濕潤的那里用舌頭輕輕舔拭一下,郭曉丹的大腿哆嗦一下。突然,她猛地放開捂著眼睛的雙手,顫栗地用雙手棒住陳天明的臉。他們嘴唇頓時粘在一起,她那靈巧的舌頭伸進了陳天明口中。
  陳天明哪會示弱,他馬上熱烈地回應。郭曉丹的喉嚨再一次發出了,回應著,小香舌暗吐,撩著了他的舌尖,兩條柔軟滑膩的舌在瞬間撩繞在一起。
  郭曉丹的親吻動作似乎有點生澀笨拙,估計是處子的原因。不過,有陳天明的帶動,她慢慢地適應起來。
  這對熱情燃燒的男女喉嚨間都發出了一聲舒爽的呻吟,那滑膩的雙舌靖蜒點水般的一觸,熱情燃燒,雙舌瞬間纏繞,窒息的纏綿,窒息的吻,舔抵抖纏,香津四溢。
  在這熱吻的同時,陳天明的手也摸上郭曉丹那些敏感的地方,讓她的身體時不時地顫抖.慢慢地,她的腦袋熱了起來。她現在什么也不想了,她只想著要陳天明好好地愛自己,讓自己在中燃燒。
  “曉丹,我要進去了。”陳天明感覺到時機已到。
  “嗯,”郭曉丹小聲地應了一聲,她也有點激動,又有點害怕。
  陳天明輕輕地分開郭曉丹的雙腿,只聽見郭曉丹的喉嚨里發出一聲勾人心魄的。慢慢地,他進入了那美妙的溫潤。
  “啊!”郭曉丹痛苦地叫了一聲。雖然她已經準備得非常充分,但她畢竟是次。陳天明已經刺破了她那女人最寶貴的阻擋。
  “疼嗎?曉丹,”陳天明溫柔地問道。
  “不,不疼,你,你動!”郭曉丹體貼地說道。
  陳天明哪是那種只顧自己享樂的男人呢?他吻了一下郭曉丹,靜靜地摸著她。
  過了不久.郭曉丹紅著臉說道:“我好了,我不那么疼了,你動!”
  看著這么懂事的女人,陳天明哪還客氣啊?他開始動了起來,越動越大力,越動越快,不一會兒,那床也跟著奏起來。
  良久后,“啊!”陳天明發出一聲低吟,他射出了自己的。他不好意思地看著已經暈過去的郭曉丹,然后慢慢出來,盤腳練一個周天的香波功。當他睜開眼,感覺自己的內力又強上一些。唉,不過還沒有到到達第九層返璞歸真。
  陳天明把郭曉丹弄醒,郭曉丹看著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我真沒有用。”
  “呵呵,沒事的,這很正常,誰叫你的男人我強悍呢!”陳天明笑道。“曉丹,你是我的女人了,我教你武功,以后可以防身。”
  陳天明把光著身子的郭曉丹抱坐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小聲地告訴她一些練功的口訣。陳天明為了方便檢查自己女人的武功,他已經記下小妮她們的內功心法了。過幾天,他再給郭曉丹打通經脈輸入一點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