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132 你不熱嗎

貝峰聽了貝文富所說,搖搖頭說道:“未必是陳天明叫人來殺你的。”
  “怎么不是呢?我明明聽到那個帶頭的蒙面人說,是我得罪他們的老大才來殺我的,我以前不是得罪陳天明嗎?陳天明的手下都是叫陳天明作老大的。”貝文富大聲說道。
  “我覺得有點不像,”貝峰說道。“開始那些人沒有說什么的.只是你自己先罵,說他們是陳天明派來的,他們當然是承認了。現在的社會,能把贓栽到別人的頭上就盡量栽的。”
  貝文富說道:“有個人用了暗器很奇怪,會發光,可以自由旋轉非常鋒利,殺了我們不少人。”
  貝康想了想,嘆一口氣說道:“文富,按你所說,那是一個叫花蝴蝶的殺手組織,他們的花主就是用一種叫蝴蝶花的飛器,國內的殺手組織只有他們是用飛器的。”
  “飛器?”貝文富心里一驚,他不是沒有聽過飛器,但沒有想到今天晚上會見到而已。“原來那就是飛器啊!”
  貝峰點點頭說道:“是的,少爺,根據你所說,你遇到的那些人是花蝴蝶組織的殺手,那個人一定是花主。我剛才也看到那飛器,應該就是蝴蝶花。估計是有人想要殺你,花蝴蝶殺手只是接了殺人任務而已。那人是騙你,他是花主,怎么可能還有老大?他是想分散我們的注意力,不讓別人知道他們而已。”
  “媽的,花蝴蝶殺手組織居然敢殺我?我以前還給他們錢殺陳天明呢!”貝文富生氣地罵道。
  “少爺,殺手不管是誰的,只要你出得起錢,他們就去殺人,估計是有人要殺你。”貝峰說道。“至于是誰要殺,是不是陳天明,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對方一定是你的仇人。”
  “文富,你現在很危險,你要小心一點。”貝康擔心地說道。
  貝文富也害怕,“爸,你一定要多派高手保護我,”貝文富想著明天就去找葉大偉,他要加進那個組織。在貝文富的心里,他認定是陳天明請花蝴蝶組織來殺他,因為自己又沒有犯法,陳天明拿自己沒有辦法,只好出錢找殺手。
  貝峰陰陰地努了一下嘴說道:“少爺,你不要怕,這事情就交給我!”說完,貝峰的眼睛露出精光,好象要把什么吞掉似的。
  貝康拿起電話報警,然后再給認識的公安局領導打電話。他也知道殺手能過來殺人,就不會有什么蛛絲馬跡。但這程序還是要走一下的,要不然自己這二十幾個手下平白無故地被殺,總要有一個交待。
  自從陳天明回到華清大學后,他也不再躲躲閃閃,平時出入也叫陸宇鵬開車過來接他,而且出手大方,有時請史統他們去輝煌酒店吃飯。
  “呵呵,天明,想不到你還是一個有錢人啊!以后,我叫你大哥了!”史統剛吃完飯,用牙簽別著牙。
  今天陳天明請陪學生來參加培訓的老師吃飯,十個人剛好一桌。郭曉丹就坐在陳天明的旁邊,她對陳天明親熱得不得了,一會為陳天明夾菜,一會幫陳天明遞紙巾,一會含情脈脈地看著陳天明,直把史統看得火冒三丈。
  這郭曉丹以前自己一直想泡的,但他陳天明怎么就把她給拿下了呢?真是好好地白菜給豬拱了。史統一邊看著一邊生氣地拍著自己的大腿。
  “史統,你的大腿不疼啊?怎么這么拼命拍?”楊培欽笑著說道。
  “呵呵,他是吃飽了沒有辦法消化,”魏奔馳說道。
  “去你們的,每次聚會都是我和天明請你們,你們就會取笑我,還講不講道義啊?”史統生氣地罵道。
  楊培欽說道:“誰叫你有史家大少爺有錢啊?我們只是一個窮老師。”
  郭曉丹跟陳天明坐在那邊的沙發上,倆人在邊聊著天邊看電視。
  “天,天明,你老是沒有空,你是不是忘了我?”郭曉丹紅著臉小聲說道。
  “哪會啊?我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啊!”陳天明笑著說道。
  “貧嘴,你這張嘴像抹了蜜糖似的,也不知道哄了多少女孩?”郭曉丹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看著郭曉丹嬌艷的臉,不由心里癢癢的,如果不是旁邊還有別的老師,他真想把郭曉丹摟到懷里,好好地“蹂躪”她豐滿的酥峰。他在京城快憋壞了,于是他決定,今晚一定要好好地疼郭曉丹。
  “曉丹,你今晚有空嗎?”陳天明問道。
  “今晚?我有空啊!你有事嗎?”郭曉丹開始還沒有轉過彎來,她剛說完就明白陳天明是什么意思了,她的小臉又是一紅。
  “你有空的話,那今晚你陪我一下,我好長時間沒有跟你聊天了,今晚我們在這里開一個房間,好好地聊一晚。”陳天明淫笑著。說是聊一晚,其實是運動一晚了。自己一直沒有空,還沒有把郭曉丹這山頭攻下呢!
  郭曉丹低下頭,捏捏扭扭地說道:“你,你想怎樣就怎樣!”
  陳天明聽郭曉丹這樣說,心里不由一蕩。想著今晚自己可以破了郭曉丹的處子,跟她在床上xxoo,以解自己多日的“手槍”之苦,真是大快人心啊!而且,破一個處子,他的內力就會強上一些,這也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啊!想到這里,陳天明又是一陣淫笑。
  史統看到陳天明的笑容是那么蕩淫,不由疑惑地問道:“天明,你怎么了?你有點不正常啊?”
  “我靠,你才不正常呢!”陳天明生氣地罵道。“史統,你叫你的保鏢送老師們回去一下,我在這里等一個人,一會再回去。”
  “好啊,好啊!”史統的眼睛一亮,他走到郭曉丹的面前,看著她說道:“曉丹,走,天明還有事,我送你回去。”想著送美女回去,史統就高興得不得了。這個陳天明真是冬瓜腦袋,有這樣的美女都不會送,還給自己這么好的機會。早知道剛才自己多灌郭曉丹幾杯酒。
  郭曉丹紅著臉對史統說道:“史統,不好意思了,我還有點事,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得到陳天明的暗示,郭曉丹當然心神領會地找個借口留下來。
  史統一聽大叫道:“曉丹,你有事啊,你早說嘛,這樣,我叫我的保鏢開面包車先送老師們回去,我留下來陪你辦事。現在已經是晚上,你一個女孩子出去多不安全。你不知道現在的社會多么險惡,色狼特別多。”史統邊說邊有意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m的,史統你狗眼看誰啊?誰是色狼啊?陳天明看到史統的眼神就氣了,他史統明明是在說自己是色狼。
  郭曉丹搖搖頭說道:“史統,你去忙你的,我不麻煩你了。整理于.”
  “不麻煩,絕對不麻煩。”史統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你曉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大家是自己人,你就不要跟我客氣了。”這樣的好機會,他怎么會放棄呢?
  陳天明一聽臉都綠了,什么自己人?這個史統是想自己戴綠帽子啊?陳天明準備出手了,他在想著是一掌拍死史統,還是把史統的切了數年輪。
  郭曉丹皺了一下眉頭,她對這個死纏爛打的史統沒有辦法,她只好求助地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對史統說道:“史統,你先回去!我送曉丹回去就行了。”
  “對啊,天明送我就行了。”郭曉丹急忙點頭。
  “那怎么行呢?天明還有自己的事呢?曉丹,還是我陪你辦事”史統說道。
  陳天明知道自己如果不把事情說清楚的話,這個史統還是厚著臉皮在這里騷擾郭曉丹。“史統,我的只是小事,我先陪曉丹,你就回去,曉丹不用你陪。”說完,陳天明還靠近郭曉丹,那親昵的樣子就算是瞎子也知道他們是一對的了。
  “嗯,天明陪我就行。”郭曉丹害羞地點點頭。
  史統看了暗罵,哼,你這對奸夫淫婦以為我不知啊,想撇開我們去風流快活。不過,史統見人家都這樣說了,自己還再說下去的話就沒有意思了。他只好站起來,陪其它老師出去了。
  陳天明看到史統他們走后,生氣地說道:“這個遭雷劈的史統,明明知道我們一會還有節目,他硬是要插上一腳,我有點懷疑他是故意破壞我們的二人世界。”
  “史統有時挺煩人的。”郭曉丹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拿起電話訂了一個房間,然后對郭曉丹說道:“曉丹,我已經訂好房間了,我們上去!”
  “嗯,”郭曉丹輕輕點點頭,“你,你剛才說的,我們只是聊天啊!”說到這里,郭曉丹的身體抖了幾下,她知道上去后會發生什么事情,她也想把自己給了陳天明,但到這個時候,她的心里又有點害怕。
  “好的,”陳天明笑道。去到那里后,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作主,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我的地盤我作主。再說了,做那種事情是可以一邊聊天一邊做的。
  進了房間后,陳天明馬上把門閂上,轉過身就摟過郭曉丹,一手摸著她的酥峰,一手捏著她的屁股,興奮地說道:“曉丹,我想死你了。”
  “唔,”郭曉丹被陳天明這一弄,身體軟得如棉花一般倒在陳天明的手臂上。陳天明的手就如魔手一般,摸得自己全身發燙,心里如一百只老鼠在里面抓著一樣癢。
  陳天明興奮了,他隔著衣服摸了一會后,就想把手伸進郭曉丹的衣服里,再好好地摸上一番。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