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130 以后常來

陳天明一看手機,是許勝利打過來的。天啊,我今天用了虎堂的身份辦事,他不會是興師問罪?虎堂有規定,不管是誰,只要是用虎堂的身份調動地方的力量,都要向虎堂匯報。所以下午任侯濤已經把事情跟虎堂匯報了,估計許勝利是得知今天的事情才打電話。
  “誰啊?這么晚了,沒有事我就掛了。”陳天明按通電話,故意說道。
  “陳天明,你不怕我處分你,你就掛!”手機里響起了許勝利生氣的聲音。
  “噢,是外公啊,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么晚了你還沒有睡嗎人家醫生說老人要早睡早起,身體才會好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的身體特別好,你讓我去打老虎我也可以。”許勝利王婆賣瓜自賣自夸。
  陳天明笑著說道:“好的,外公,你去打老虎,我要睡覺了。”
  “喂,我還沒有跟你說呢?你今天弄的動作也太大了!”許勝利說道。“你把人家的省領導和市公安局長抓起來,你現在很能了,隨便就抓人。”
  “呵呵,你不是讓我監視六大家族嗎?正好我看到莊念廣被殺,他的女兒又被人迫害,我沒有辦法才出手的,你以為我吃飽沒事干啊?”陳天明一臉的好氣。雖然自己辦的是私事,但聰明的人就是把辦私事說成是辦公事。
  “那你有發現什么問題沒有?”許勝利好象挺贊成陳天明這樣干,“天明,現在莊家是由那個女孩掌管,她是不是特別聽你的話,把莊家的秘密全告訴你了。”
  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莊家的秘密?沒有啊,莊菲菲剛剛接管,她的事情特別多沒有跟我說這個,而且我也沒有問她這事情,遲點等她真正掌管莊家,我再旁問一下。對了,莊家有家族保護人。”陳天明把莊伯的事情告訴許勝利。
  “呵呵,我就知道你這小子厲害,這樣的事情都讓你給打聽出來。”許勝利一陣大笑,他本來想罵一下陳天明的,但當他聽到這么有價值的消息,便不罵陳天明了。“六大家族越有這樣的保護人,這就說明他們有秘密。天明,你要抓緊時間打探。”
  陳天明暗道,其實要打探什么秘密的事情,一定是要深入家族才行,只是派人過去表面的打探消息,是很難打聽得到實質的東西,除非那個家族出事才會打聽得到。例如這次,如果不是幫莊菲菲,他也不會知道莊家有家族保護人。
  “外公,我這次做得這么好,你們是不是應該有什么嘉獎啊?”陳天明誕著臉問道。
  “對,你這個提議很好,我們會給你嘉獎的。”許勝利說道。“不過,不是物質獎勵,是精神上的獎勵。你好好努力,國家和人民是不會忘記你的。”
  陳天明有點生氣,“我靠,你搞得好象是追悼會似的。”
  “喂,天明,我警告你啊,你辦事就辦事,可不能假公濟私泡那個女孩。”許勝利警告著。
  “我是那樣的人嗎?再見。”陳天明沒好氣地掛了手機。
  根據許勝利所說,莊家有家族保護人是理所當然,那其它家族呢?這家族保護人的存在難道還有別的意思,看來,是派人查一下莊伯才行。想到這里,陳天明拿起手機給羅健等人打電話。
  漆黑的夜晚,城區的某個別墅里還亮著燈,昏暗的燈光投射在墻上,把一個人影拉得很長。
  莊福坐在椅子上直嘆氣,他自己到現在都沒有想到,莊菲菲請的那個老師是什么人,怎么一下子就帶著這么多警察和軍人,看來自己是看走眼了。早知道,自己每干一件事情都跟陳忠匯報,可能自己太急了。
  陳忠當時還說,一定要等莊菲菲的朋友離開再對莊菲菲動手。本來他也是這樣做的,但沒有想到莊雄居然先下手,沒有辦法的他只好跟著動手,要不然莊家就會全落在莊雄的手里。
  當莊福逃到這私人別墅里后,他就給陳忠(葉大偉)打電話,把發生的情況全告訴了葉大偉,葉大偉讓他呆在這里不要出去等他過來,另外不要再打什么電話。如喪家之犬的莊福害怕得哪敢再走,他現在把希望全放在葉大偉的身上,他在這里苦等。
  兩輛小車開進別墅,莊福聽到車聲馬上站起來。他馬上走到窗戶邊,小心地查看下面的動靜。當他看到從車里走出葉大偉時,他暗暗放下心。
  葉大偉走了上來,他看到莊福如驚弓之鳥地在那里站著,不由有點生氣。他選擇莊福,就是覺得莊福是一個陰險的人,可以好好利用。但沒有想到,次辦事就弄砸了。不過聽莊福說,先動手的是莊雄,這是葉大偉萬萬沒有想到的,他千算萬算,居然算漏了莊雄。
  “忠哥,這次怎么辦啊?”莊福對葉大偉哭喪著臉。
  “你這里安全嗎?”葉大偉問道。
  “非常安全。”莊福點點頭。“這是我和人別墅,其它人不知道的。”
  葉大偉繼續問道:“那你有沒有在其它人面說過我們之間的合作?”
  莊福搖搖頭說道:“沒有,我才不會這么苯。”
  “你不笨,你怎么會把事情辦砸了呢?”葉大偉生氣地說道。本來先生是想用這個辦法來控制莊家,由于先生聽到陳天明也去莊家參加生日酒會,他怕陳天明多事,便讓賈道才拖住陳天明。但沒有想到偷雞不著蝕把米,事情鬧得太大,賠了m市的據點。于是,葉大偉叮囑莊福等莊菲菲的朋友離開再動手,但沒有想到他們以為陳天明他們無足輕重,反而惹事了。
  “忠哥,不關我的事16都是那個莊雄,媽的,是他先動手的。”莊福罵道。
  葉大偉氣憤地看著莊福,“不管怎樣,你是失敗了。莊福,你說怎么辦好?你怎么會遇上那個陳天明,他是一個陰魂不散的人,如果事情沒有一個交待,他是不會放手的。”
  “忠哥,你說怎么辦?我全聽你的。”莊福說道。如果不是他把莊家度假村的平面圖和保鏢值守情況告訴葉大偉,要不然莊念廣也不會這么容易被殺。
  “現在只有這樣了,我們給你重新弄一個身份,以后莊福就不存在了。”葉大偉說道。
  莊福高興了,“好啊!”以后自己不叫莊福,那也沒有人可以找到自己了。他想著莊雄的死,他就害怕,那個陳天明太恐怖了。
  “不過,在重新給你弄一個身份之前,你要寫一份認罪書,說莊念廣是你和莊雄一起合謀殺的,你很后悔以自殺謝罪。然后我再找一個跟你身材差不多的人,把他的臉毀掉,那個人就代你自殺死!”葉大偉邊說邊拿出紙和筆遞給莊福。
  “忠哥,你這個辦法好,這樣莊家的案子就完結了,我又可以用另一個身份重新生活。我以后聽你的,你叫我向東我絕對不會向西。”莊福激動地說道。他還以為自己完了,但沒有想到葉大偉已經幫他考慮好以后的事情。葉大偉身后是一個強大的勢力,他莊福跟著葉大偉辦事一定不會吃虧。
  葉大偉皺了一下眉頭,催促著莊福快點寫,好快點離開這里。莊福當然是對葉大偉的話言計聽從,他馬上按葉大偉所說的寫下去,最后寫了自己的名字。
  “忠哥,我寫好了。”莊福把認罪書遞給葉大偉,一臉的媚笑。
  葉大偉收好認罪書,便對在福說道:“莊福,以后你就是死了,你要保重啊!祝你早升極樂世界。”
  “是的,我死了,呵呵!咦?忠哥,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莊福聽出葉大偉的話有問題,什么祝自己早升極樂世界?
  “呵呵,你都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了,我還有必要再找一個人頂你嗎?”葉大偉陰森森地說道。“再說,用另一個人頂你很容易讓人懷疑的,你還是真正死了,才容易讓人相信這一切都是你和莊雄干的,和我們無關。”
  這次為了擺明跟自己無關,葉大偉一早就跟韓項文他們回京城,而殺莊念廣的,是老和他的手下。但是,一切都功虧一簣,還讓陳天明撿了大便宜,以后莊菲菲全聽他的了。為了不讓陳天明繼續追查下去,莊福必須死,有了那認罪書,別人會相信的。
  “不,不,”莊福聽到葉大偉這樣說,害怕得馬上想逃,但他發現自己根本逃不了,葉大偉的手已經牢牢掐住他的肩膀上,他根本使不出內力來。“忠哥,你不要殺我,我還有利用價值的,你讓我做牛做馬都可以,你放過我!”莊福哭著說道。
  “嘿嘿,你都失敗了,如果你不死,殺莊念廣的事情就沒有人頂替,你的價值就是在這里了,幫我們頂替殺莊念廣的罪名,我們會感謝你的。”葉大偉的另一只手快速地點在莊福的身上,莊福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來人,”葉大偉對外面叫道。
  兩個男人如鬼魅般走進來,他們向葉大偉微微躬身。
  葉大偉說道:“把莊福好好處理一下,讓人查出他的死是自殺。還有這份認罪書,把指紋抹掉。”
  “是,”那兩個男人扶著莊福走出去。
  第二天,警察在別墅里找到莊福的尸體,經法醫初步鑒定為自殺,一槍打中自己的腦袋。而且還有莊福留下的親筆認罪信,這是鐵定的事實,這案子就算這樣告一個段落。
  而陳天明聽了這個消息的時候,笑了笑,跟莊菲菲他們告別后,便帶著自己的人回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