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128 假扮男朋友

陳天明不是不想用自己的飛劍,但在這么多人面前,如果自己用上飛劍的話,那一定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估計第二天的報紙就會說某某地方出現外星人,或者出現恐怖人。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是不會用上飛劍。
  “里面的人聽著,你們被包圍了,請你們馬上投降,否則我們會開火。”突然,兩架直升飛機從上空飛過來,其中一輛發出廣播的聲音。而在渡假村的外面也響起了一些槍聲,好象有人在開火。
  莊家的人呆了,這是怎么回事?看到上面的飛機好象是軍用飛機,只見上面一陣掃射,子彈在莊家的保鏢前面出現,本來那些保鏢還想對陳天明他們動手,但是火力太猛,打得他們紛紛后退。
  一群警察和軍人全付武裝地沖進來,他們看到有人反抗,馬上開槍,雖然不是直接致命,但也全打莊家人的腳,有些人捂著腳倒地慘叫著。
  “你們不要動,往后退,全蹲在地上,否則我們不客氣。”一個為首的軍人威風凜凜地叫道。看他的模樣好象是尤成實。
  渡假村一下子沖進兩、三百軍人警察,上面又有直升飛機輔助攻擊,莊家人哪敢再動手。剛才還很牛逼攻擊陳天明的莊家保鏢,紛紛退在一邊蹲在地上。他們又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沒有必要跟軍人警察鬧事,特別是莊雄和莊福,除非他們不要莊家集團當通緝犯,要不然他們是不敢殺警察的。
  圍攻陳天明他們的人已經散開,警察分散兩邊警戒,尤成實帶著一部分軍人沖到陳天明的身邊,然后向陳天明敬了一個禮,“報告,我們的人已經把這里控制住了,請指示。”
  “好,聽我的命令!”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史統、莊菲菲和樊煙等人的眼睛都睜大了,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陳天明到底是什么人啊?軍隊和警察都聽他的調遣?難道他是國家領導人?不過也不像,哪有這么年輕這么帥的國家領導人啊?
  莊菲菲的心里更是波動最大,她估計陳天明非常厲害,但想不到陳天明會是這么厲害,那些兩、三百的軍人和警察,還有軍用直升飛機出動,這一切好象只在電視或者電影里看過,她哪見過這么大的場面。
  不管一個人或者組織多么厲害,都是厲害不過國家。例如這次出動的軍隊和警察,個個都是重武器,不知道飛機上有沒有什么彈啊厲害的東西。莊家人看到出現這樣的情景,哪還敢再動手。
  莊福看到情況不對,馬上偷偷地跑進別墅里,找到市公按局的局長,“局長,不好了,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來了很多警察?”
  “來了很多警察?”公按局長驚訝了,他的手下知道他在莊家這里,怎么可能派人過來這里沒有給自己打電話呢?
  “是啊,很多警察,還有部隊上的人,連軍用直升飛機也用上了。剛才警察還開槍打傷我們不少人。”莊福平時跟公按局長稱兄道弟的,而且在他身上也花了不少錢,所以莊福跟他也客氣。
  公安局長生氣了,他邊往外走邊罵道:“真是亂彈琴,我看看是哪個帶隊?怎么亂開槍打傷莊家的人?”莊家在本省很有勢力,一般的官員也不怕得罪他們。公安局長旁邊的一個省領導也跟著走出去,他也想在這個時候讓莊家看看他的本事。
  “前面是什么人?再走前一步我們就開槍!”尤成實看到別壁里面走出幾個人,一付氣勢洶洶的樣子。于是,他大聲喝道。這次他可威風了,今天一早他就從駐本城市的部隊里調來了一大批軍人,還有軍用直升飛機。
  然后,他又找到當天值班的市公安局副局長,出示自己的證件后,命令那副局長馬上給他調來一百個精銳警察執行任務,而且讓副局長不得聲張,等任務完成后,再向上頭匯報。那副局長看到尤成實后面荷槍實彈的軍人,哪敢再說什么,馬上給尤成實調了一百個精銳警察。
  于是,尤成實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向莊家別墅沖過來。他接到任候濤的通知,讓他先在外面守候,需要的時候再沖進來。當尤成實收到沖進去的通知后,他便帶著人沖進來了。
  “我是市公安局的局長,是誰負責帶警察的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共局長插著腰生氣地對著右邊的警察罵道。他罵不了軍人,但自己的手下還是可以罵的。
  那些警察臉色一變,他們沒有想到自己的局長會在這里,不過,他們接到上頭的命令,讓他們服從尤成實的指揮,執行一件秘密任務。
  陳天明走上前說道:“你就是市公安局局長嗎?”
  “我是,你是哪位?”公安局長疑感地看著陳天明,他看到陳天明的樣子好象是這里的負責人。
  “我們是虎堂的,我們在執行任務。”任候濤馬上接過話,小聲地說道。
  “虎,虎堂?”公安局長的身體一顫,他沒有想到來的人居然是虎堂的,虎堂的傳說他也聽過,那是一群疾惡如仇的人,而且又直接屬于國家管,誰敢惹他們啊?
  任候濤走到公安局長的旁邊,把自己的證件遞過去,公安局長看了后,把證件還給任候濤,他的手有點發抖。
  “局長是嗎?莊家這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居然還包庇他們?看來,你是跟他們一伙的?”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不,不是啊,”公安局長拼命地搖頭。
  “如果不是,你跑出來逞什么能?”陳天明說道。
  公安局長苦著臉,“我真的不知道是發生什么事情,所以才跑出來看一下。我以前跟莊念廣家主要好,所以過來送送他,其他的我不知道啊!”
  后面的某省領導看到事情不對,他想跑回里面。天啊,早知道是虎堂的人,自己就不要出來逞能了。里面還有一些官員和賓客,人家聰明裝作什么也不知道。
  “那位不是省領導嗎?你跑什么,你給我回來。”陳天明大聲叫道。
  那個省領尋導停下腳步不敢走了,“首長,這不關我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所以出來看看。”
  “是嗎?那你們說,莊雄和莊福要殺莊菲菲,應該如何處理?”陳天明問道。
  “應該抓起來,慢慢審問,我看,莊念廣的死跟他們也有關系。”省領導非常聰明,分析得頭頭是道,雖然是馬后炮。
  “來人,把這兩個領導給抓起來,然后送到省紀委,看看他們在其它方面有沒有問題,我們現在沒有空,要處理這里的事情。”陳天明說道。
  “是,”尤成實揮揮手,走上兩個軍人,他們把公安局長和省領導抓走。
  其它人一看就心驚膽戰了,這是什么人啊,連省市的領導說抓就抓,自己更是不在話下。那些剛才要莊雄和莊福的人后悔了,看來莊菲菲的后臺更硬啊。他們以為莊菲菲只是一個女流之輩,沒有什么實力,所以他們全倒向莊菲菲了。
  陳天明對旁邊的陸宇鵬和任候濤他們說道:“你們過去把莊雄和莊福抓起來,我倒要看看是誰殺了前莊家家主!”
  莊雄一聽,馬上大叫起來,“來人啊,跟他們拼了。”說完,他帶著幾個親信要沖上去。
  莊福一看不是事,他一邊讓手下沖上前撒沙,一邊馬上偷偷地往后跑。由于他熟悉地形,又專門住人群里穿,不一會兒,他就逃出了渡假村,往后面的樹林跑。上面監視的人并沒有去追莊福,因為他們接到的命令是阻止這渡假村的人動武,那些逃跑的人沒有必要去管。
  “啪啪啪,”莊雄他們剛走上幾步,就被陸宇鵬和任候濤他們的內力擋住了。而在上空旋飛的直升飛機馬上開槍,那些子彈全打在莊雄他們身上,好象一個馬蜂窩似的。
  “誰再敢反抗,他們就是這樣的下場。”陳天明厲聲說道。從剛才來看,莊雄和莊福雖然收買一些人,但這些人只是表面的跟著他,當看到莊菲菲更加強悍之后,他們便沒有跟從了。那些跟從的人全死了,只是可惜不見了莊福。陳天明暗道。
  看到莊雄他們慘死,其它人哪還敢再上前跟陳天明他們拼命。特別是那些保鏢,他們希望莊菲菲不要記著以前的事情,拿他們出氣。
  陳天明說道:“大家都看到今天的事情了,我們是來講道理的,但是莊雄和莊福倆人卻不跟我們講道理,還想叫人殺我們。害人終害己,這就是他們的下場。雖然莊福逃了,但我們一樣會通輯他,他跑不了的。”
  任候濤已經把那個莊律師押了過來,陳天明不用審那個莊律師,莊律師就把莊雄怎么威逼他作假遺囑的事情全說了出來。
  眾人聽了都議論紛紛,他們沒有想到莊雄和莊福這么大膽,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不過,現在又面臨了一個新的問題,這新的董事長是莊菲菲嗎?她是女的,不是莊家子弟。
  當眾人在想時,陳天明又說話了,“各位,反正這里說話方便,我們也不用進去了,剛才莊律師也說了,莊念廣家主立下的遺囑是把51(百分號)的股份給莊菲菲,那莊菲菲就是名符其實的新董事長,這是無可非議的。如果誰有什么意見,可以通過法律的方法來解決。但是,如果誰像莊雄和莊福那樣用非法手段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另外,莊念廣家主是被誰殺死的,莊福應該可以解釋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