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127 我給你打

現在聽莊伯這樣說,莊雄和莊福心里哪能不緊張。不過,他們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莊雄笑了笑說道:“笑話,菲菲不屬于莊家子弟,哪可能享受我們莊家集團的股分。”
  “莊雄,我想你弄錯了,莊家規定莊家家主是莊家子弟擔任,但莊家集團里的董事或者持有股分的人并不一定是莊家子弟。我想,這次來的一些客人里面,他們也有莊家集團的股份,他們不是莊家子弟,也可以持莊家集團的股分嗎?”莊伯質問道。
  莊雄一聽,不由看了莊伯一眼,現在的莊伯咄咄逼人,完全不像以前的那個不愛說話的老人。“呵呵,我剛才錯了,”莊雄哪會不知道上市公司是不一樣的,只有誰的股份多,誰就可以當董事。“我是說菲菲沒有我們莊家集團的股分,她不能參加我們的董事會。”
  “老爺不是有51巖(百分號)的股分嗎?小姐應該可以當莊家集團的董事長了,怎么不能參加董事會?”莊伯問道。
  “這怎么可能呢?我聽莊律師說,前家主已經把那51(百分號)的股分給了我和莊福,莊福,你說是嗎?”莊雄轉身問那邊的莊福。
  莊福點點頭說道:“是啊,菲菲是女孩子,遲早都是別家的人,前家主怎么會把股分給她呢?莊伯,你一定是搞錯了。現在的天氣這么熱,你還是回家去玩,這里不適合你,如果你突然中暑丟了性命就不好了。”莊福的臉色一變,狠狠地瞪著莊伯。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莊福,你說的那個莊律師在哪啊?不會是你們隨便找個人作偽證?”
  “莊律師,你出來跟大家說一下,”這時,已經有不少賓客圍了過來看這邊到底發生什么事情,而莊雄的手下也不好阻攔他們,因為來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于是,莊福便大聲叫道。正好讓莊律師說一下,接著他就叫手下把他們趕出去,如果他們敢動手,就正合莊福的意,他把莊菲菲的手下全廢了。
  由于葉大偉為了避嫌,他一早就跟九哥他們回京城,他已經跟莊福說好,如果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向他匯報。而昨天發生的事情,在莊福的眼里覺得是小事,不就是一個老師,還有史統和樊煙,能成什么氣候。就是這樣,才讓葉大偉不知道陳天明還在這里幫莊菲菲,他還以為陳天明與莊菲菲的關系一般,不會理莊家的事情。
  這時,從人群里站出一個拿著公文袋的男人,他說道:“我是莊念廣的私人律師,我可以作證,莊念廣把他的51(百分號)股分劃分給莊雄和莊福。”
  “嘩,”人群里有人附和著,也不知道是賓客還是莊家的手下。
  莊菲菲厲聲說道:“莊律師,我爸平時對你不薄,你怎么昧著良心說話?”
  “我,我沒有,”莊律師的臉色變了一下。
  “算了,田律師,你出來跟那個莊律師溝通一下!”從任候濤他們的身后走出一個男人,正是田俊輝。由于得到陳天明的幫助,田俊輝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他的律師事務所也是主要為陳天明的公司服務。接到陳天明的電話后,田俊輝一早就趕到跟任候濤他們會合。
  “他是什么人?”莊福的臉色變了一下。
  田俊輝說道:“我叫田俊輝,是省的律師,我受我當事人莊菲菲的委托過來的,剛才的那個莊律師所說的話我抱有懷疑,因為我當事人已經有一份她父親莊念廣的遺囑,里面寫明了那51(百分號)的莊家集團股分歸我當事人莊菲菲所擁有。所以,我要求莊律師把他手里的遺囑跟我們的遺囑作司法鑒定。”
  莊律師一聽,不由大叫,“不可能!”那份囑咐他已經燒掉了不可能還有。
  莊福急忙說道:“對啊,怎么可能會有兩份遺囑呢?你那個什么省的律師就不要來我們省搞亂,我們省有大把好律師。”
  莊菲菲也呆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已經幫她找到了律師,看來,一切都在陳天明的按排之中。
  “這個多說無用,我們申請司法鑒定,我們到京城里做,這里做我不放心。”陳天明笑著說道。
  “田律師,你手里的遺囑是從哪里拿到的?我們都很忙,不可能讓你隨便拿一張紙來就說是真遺囑。”莊雄疑惑地問道。他也在當場看到莊律師把真遺囑燒了,哪還會有遺囑啊?
  莊伯大聲說道:“遺囑是從我這里拿的,當時老爺為了出現別的意外,所以立了兩份一樣的遺囑,如果莊律師那邊出問題的話,我的那份就可以拿出來。我本來以為是不用拿的,沒有想到還是要拿的。”
  “這,這,”莊雄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雄叔,莊伯跟莊菲菲聯合一起要騙我們莊家的家產,他們的遺囑一定是假的,我們一定不能放過他們。”莊福看到出現這樣的事情,他也不再多想,是該下手了。昨天他們已經跟其它董事和莊家的一些主要人員協商好,哪還會怕莊菲菲再出別的事端。
  “各位領導,我們要清理一會的家事,你們先回別墅里休息一下,”莊福說道。“大家注意了,莊菲菲伙同外人合謀我們莊家的財產,我們要抓住他們,請無關的人員退開。”
  其它領導和賓客也知道莊福他們要干什么,有時,人就要難得糊涂,自己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可能會生活得更好。于是,他們紛紛轉身離去。
  “莊雄,有事不能慢慢說嗎?”混海王向莊雄說道。他是知道陳天明的能力,人家敢管,就說明已經有十成的把握。
  “混海王,這事是我們莊家的家事跟你無關,如果你不走開,就是我們的敵人。整理于.”莊雄扳著臉說道。
  “唉,莊菲菲怎么跟那些人在一啊?有個別人我見過,聽說是作惡多端,到底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后面的貝文富起哄著。這次莊雄他們也請了其它五家族的人過來送莊念廣,貝康沒有空,便讓貝文富來了。
  貝文富看到陳天明在里面,他恨不得莊家的幾百個手下馬上沖上去,把陳天明給活活打死。于是,他在旁邊小聲地說著陳天明他們的壞事,以此增加莊雄他們下手的理由。
  “史統,你這個敗家仔,你給我回來。”一個五十左右歲的男人對著史統罵道。不用問,他一定是史統的父親。
  史統大聲說道:“爸,不行啊,我還有事,我辦完事再跟你回去。”
  “上,除了史家少爺和莊菲菲之外,其它的傷亡不論。”莊雄感激地看了貝文富一眼,開始他還以為貝文富是莊菲菲的朋友,現在看來,貝文富是站在他們一邊的。
  陳天明也大聲叫道:“不用跟他們客氣,我們也動手!”聽到陳天明說動手,任候濤馬上按了一下自己的耳麥,好像說著什么。
  陸宇鵬一看到很多人向莊菲菲這邊沖過來,他急忙一步跨上前,大聲說道:“莊小姐,你在我的身后不要出來,如果你有什么損失,老板又會怪我扣我工資了。”說完,陸宇鵬兩手一揮,那兩手就像兩條鐵棍一樣伴著真氣橫掃,那些剛沖到莊菲菲身邊的保鏢就被陸宇鵬掃得往后摔。
  “陸先生,你要小心。”莊菲菲看到陸宇鵬一個人敵這么多人,不由為他擔心。
  “呵呵,沒事,這些小貨色對我來說只是小意思。”陸宇鵬得意地說道。
  在陳天明的指揮下,他們圍成一個大圈,五十來人的陣容也不容小瞧,莊家的手下雖然多,但一時半會也沖不進沖不破他們的大圈。
  而陳天明和田俊輝就在中間,陳天明看到哪里快要擋不住,便馬上飛上前,兩掌齊發,一股股的掌刃擊得那些莊家手下后退。不過,對方的人太多,陳天明想要干掉他們也不容易,剛一擊退他們,另外的莊家手下馬上撲上來。
  莊家的手下也分為武功好的和一般的,而且他們還分為兩派,一派莊雄,一派莊福,所以他們根本配合得不好,讓陳天明他們有機可乘。要不然,陳天明他們幾十人是擋不住幾百人。
  “媽的,我就不信干不掉他們。”莊雄看到里面的情景不由怒火沖天,他叫道:“大家上,把他們干掉了,我重重有賞。”
  重賞下必有勇夫,莊雄的話音剛落,就有很多人繼續往前面沖去。
  有些想看熱鬧的賓客董事看到這樣的情景,不由暗暗心驚,看來莊家是可怕的,還好當時在莊念廣死后,馬上他們,要不然他們可能拿自己開刀了。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弱肉強食,莊念廣在的時候,大家都怕他。但只要他不在了,別人就會欺負他弱小的女兒了。
  頓時,渡假村整個空地響起熱烈的打斗聲,雙方都拼命地使出自己平生絕學廝斗著。由于敵人太多,陳天明顧了這邊,又顧不了那邊,他發現再這樣下去,他們圍成的圈一定會被莊家的手下攻陷。
  “兄弟們,他們都是十惡不赦的壞人,我們不要跟他們客氣了,大家全上,有暗器什么的全用上,他們快不住了。”莊福在后面煽動著。他也加入了打斗,這種人多打人少的事情,他最喜歡了。
  “啪啪啪”,莊家保鏢們的攻擊越來越猛,陳天明這邊已經有人被他們的暗器打中,莊菲菲的個別手下已經躺在地上不知生死,而且田俊輝又不會武功,形勢越來越對陳天明他們不利了。
  m的,你們有暗器我就沒有嗎?陳天明在心里生氣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