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1126 我這么難看嗎

天啊,你害怕,但我現在是激動啊!陳天明的手在莊菲菲豐滿的酥峰上,想拉又不是,不拉又不是,他的下面激動地反應了。這可是去打架啊,莊菲菲你這樣搞我只會心神不寧啊!陳天明暗道。
  “咳,”陸宇鵬重重地咳了一下。莊菲菲聽到后,急忙紅著臉放開陳天明的手。
  “怎么了?宇鵬,”陳天明問道。
  “老板,一會我是主要聽你的,還是聽莊小姐的?”陸宇鵬一直想不明白這事情,他想問清楚,但他剛回過頭時就看到陳天明把手伸到人家莊小姐的胸前,好象占人家的便宜。唉,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太好色了。陸宇鵬暗道。
  陳天明說道:“如果我說,就聽我的,如果我不說,就聽莊小姐的。”
  現在,陳天明所坐的車在中間,前面是莊菲菲的手下,后面是莊伯的手下和任候濤他們,浩浩蕩蕩地十幾輛豐往前開著,讓人不得不紛紛讓道。人家還以為是什么領導下來視察呢!
  “老板,我以前都沒有這樣威風過,”陸宇鵬摸著腦袋傻笑著,“想不到跟著你干活會這么威啊,呵呵!”
  莊菲菲一聽,心里暗暗想著,這個叫陸宇鵬的保鏢怎么像鄉巴佬次進城似的,他看到什么都好像很新鮮。就像剛才他一坐上車里面,就好象對這車非常喜歡,一會摸摸這里,一會摸摸那里。
  “你千萬不要只顧威風,而不管正事,”陳天明叮囑著陸宇鵬,他怎么越來越像山里人,以前他都不是那樣的?難道是跟著自己越來越土了?
  “俺不會的,你放心!”如果陸宇鵬沒有說那個“俺”字,莊菲菲還沒有覺得好笑,但聽到陸宇鵬說“俺”,她撲哧一下笑出聲音來。
  “呵呵,莊小姐,你笑什么啊?你笑得蠻好看的。”陸宇鵬老實說道。
  聽到陸宇鵬的贊美,莊菲菲的臉蛋紅了一下。這兩天她太緊張了,被陸宇鵬這么一弄,感覺心里好了一點。
  “老師,前面有關卡,我們的車不能過去,他們說要停車檢查。”車突然停了下來,陳天明正想問是怎么回事,他的耳麥就響起了任候濤的聲音。
  “你派人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陳天明按了一下耳麥說道。
  當陳天明看著前面時,莊菲菲奇怪地問道:“天明,我越來越對你好奇了,你們用的是什么聯系方式,好來有點像電視上的那種超級保鏢。還有,這個陸大哥的武功高嗎?”
  “呵呵,我的武功不是吹牛,很少遇到對手。”陸宇鵬一點也不謙虛。
  “那是你遇的人不多而已,”陳天明瞪了陸宇鵬一眼,他發現陸宇鵬有時說話太老實,以致讓人覺得他是在吹牛。
  “天明,你是什么來頭,可以告訴我嗎?”莊菲菲問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都不讓我知道嗎?”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該你知道的你就會知道,現在說了也沒有用。”
  前面的車子下了幾個人,他們跟前面設關卡的人說著話。前面不就是莊家波假村,這條路是去渡假村的必經之路,估計這是莊雄他們派人在這里設關卡。
  “老師,前面的人一聽我們是莊小姐的人,不讓我們進去,他們說只能讓莊小姐的車進去。我們現在怎么辦?”任候濤又向陳天明請示。
  陳天明看了看前面,發現攔關卡的只有二十來人,他便說道:“不管他們,沖進去算了。”
  后面的任候濤馬上走下來,他揮一揮手,莊菲菲的手下便全走下來,向前面沖上去。三十人打二十人,而且莊菲菲的手下武功又不錯,不一會兒的時間,那設卡的人就被打得倒的倒,跑的跑了。
  “好了,我們進去!”陳天明按了一下耳麥。
  莊菲菲的人馬上又回到自己的車里,不一會兒,車就向前面駛去。當車子開進莊家度假村剛停下來,就有幾十個穿著黑衣服的莊家保鏢圍了下來。
  “大家不用動手,先讓我們下去再說。”陳天明說道。陳天明與莊菲菲下了車,就看到莊福在后面奸笑著。
  “菲菲,你又帶了什么壞朋友過啊?整理于.”莊福大聲說道。
  “莊福,菲菲過來送她爸爸,你如果現在鬧事的話,是會被人取笑的。”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莊福點頭說道:“好,我們先送完家主,再跟你們算帳。不過,按規定,你們不能這么多人過去。”
  陳天明說道:“行,我們幾個人過去就行了。”陳天明叫上陸宇鵬和莊伯,跟著莊菲菲開一輛車往后山駛去。
  聽莊伯說,度假村后面不遠,就是莊家的墓地。于是,他們的車駛進里面的大路,一直往前開,約十鐘,他們就看到前面有一塊大墓地,那里已經有很多人在等著。
  莊菲菲走下車,跑到裝著她爸的棺材旁邊大哭起來。接著,一些莊家子弟和賓客過來致禮。然后就是一系列比較煩瑣的事情,莊伯走到莊菲菲的旁邊站著,沒有多說什么。在這樣的時候,莊雄和莊福他們也不敢弄別的事情,他們在眾人面前也哭哭啼啼的,一付很悲痛的樣子。
  沒事可干的陳天明與陸宇鵬在小聲說話,“老扳,你好象有挺多女孩子的,我師傅說了,男人一定要專一,不能勾三搭四。”陸宇鵬對陳天明說道。
  “你不要胡說,”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這個陸宇鵬不說話就不說話,一說就一鳴驚人。
  “真的,我娘也說了,男人一定要專一,一輩子只能喜歡一個女孩,你看你,好象喜歡很多女孩。”陸宇鵬說道。
  陳天明說道:“宇鵬,你還小,這種事情你不懂,你以后不要管我這種事情,你當好司機和保鏢就行了。”
  “我不小了,我已經三十一歲了。”陸宇鵬不服氣地說道。
  “…”陳天明無言了。
  莊念廣下葬后,莊雄馬上站出來大聲說道:“各位,莊家很感謝大家的到來,我們先回渡假村休息一會吃個便飯,然后我們有事情宣布。”
  陳天明知道,回去后一定有事情發生了。他按了一下耳麥,通知任候濤,然后跟莊伯扶著莊菲菲上車。
  “菲菲,你要堅強,一會一定會有事情發生了。”陳天明看著精神不好的莊菲菲說道。
  “我知道了,”莊菲菲咬咬牙,神色變得堅定不少。
  陳天明他們回到莊家度假村,莊雄走了過來,“菲菲,你也不小了,怎么越來越不懂事,這里是莊家,不是外面亂七八糟的地方,你帶一些亂七八糟的人回來干什么?”
  莊伯一聽生氣了,“莊榷,你說誰?”
  “莊伯,我知道你是莊菲菲家的管家,但這里是莊家,并不是你管的地方。”莊雄才不會把莊伯著在眼里。
  “好,這是你說的,你不要后悔。”莊伯生氣地叫道。
  “我后悔什么?呵呵,菲菲,我們現在要舉行莊家集團的董事會,還特別邀請了省里的領導和市里的領導參加見證一下我們的一些決定,你沒有權利參加這種會議,你還是帶著你亂七八糟的人離開!”莊雄陰笑著。
  今天來的省、市領導大部分都是前天來的那些領導,估計他們跟莊家關系非常鐵。官商本是一家,官離不開商,商也離不開官,他們相輔相補,各得好處。那些領導跟莊福的關系好像不錯,他們正在跟莊福有說有笑。
  “莊雄,到底是你當家主,還是莊福當家主啊?”陳天明突然問道。
  莊雄的臉色變了一下,他惡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這事情不關你的事,你們快點走,要不然我對你們不客氣,不要以為你們帶了幾十人就很了不起。”
  陳天明暗道,如果全是我的人,有幾十人的話,我一樣不怕你幾百人,只不過這里算是莊菲菲的家,我不想跟你鬧厲害而已。
  莊伯說道:“莊雄,老爺在莊家集團里有股份的,他占51(百分號)。如果你們要選什么家主,小姐是沒有資格,但如果是開什么董事會那小姐就有資格了,而且是很有資格。”
  莊雄一聽愣了一下,因為一般下一任的家主都是上一任家主選定,所以上任家主會把自己手頭上的股份給下任家主,這樣下一任的家主手里的股份一定是在51(百分號)以上。但是這次莊念廣被殺的太突然了,所以他手里的股分也沒有劃分。
  不過,莊雄和莊福已經商量好了,他們聯合各董事重新召開董事會,再讓以前莊念廣的律師宣讀假遺囑,莊雄分26(百分號)股分,莊福分25(百分號)股分,且有一些領導在場見證。這樣,莊雄和莊福由以前的10(百分號)增加到了三十多,他們以后每年從莊家集團拿的錢就拿得眉開眼笑了。
  想到這里,莊福不由想起莊念廣被殺之前葉大偉召見他的情景。當時葉大偉告訴他莊家會出事,讓他準備一下,另外按葉大偉的計劃行事。
  莊雄的實力就在莊念廣之下,眾人之上,沒有想到莊福會這么厲害,一下子就跟他平分秋色,莊福以前的股分好象只有5(百分號)的,怎么一下子就成了10(百分號)?不過,實力決定一切,莊雄只能先和莊福協商,先把莊菲菲這里搞掂,再慢慢弄死莊福。
  而莊福更不用擔心莊雄,葉大偉他們的實力這么可怕,連莊念廣都可以對付,莊雄在他們的眼里只能算是跳梁小丑。莊福要求葉大偉他們也把莊雄干掉,但葉大偉說一下子干掉兩個莊家主要人物,別人的視線就會全在莊福的身上了。現在由于有莊雄在擋著,莊福才不會被人太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