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125 六大家族的實力

莊伯點點頭,“是的,不過也不多,只有十幾個人,他們都是我的徒弟,武功還可以。莊家衰落后,我這家族保護人也沒有什么多余的手下。”莊伯的神色有點黯然。
  陳天明說道:“那你明天可以讓你的人過來幫忙嗎?”
  “會的,我已經決定幫助小姐,我會叫我的人過來幫忙。”莊伯點點頭說道。“陳先生,你真的可以幫我們小姐嗎?”雖然剛才莊菲菲已經簡單介紹了陳天明,但莊伯還是不明白,陳天明憑什么來幫莊菲菲。
  其實這個不但莊伯不明白,連莊菲菲也不明白,到現在為止,她都不知道陳天明有什么力量幫她,不過,莊菲菲還是非常感激陳天明能幫她,因為陳天明幫她是不需要什么條件的。像九哥他們處處想占自己的便宜,孟義超貪生怕死,平時說得那么好聽,在關鍵時刻跑得比誰都快。韓項文是想自己幫他追苗茵,才過來參加爸爸的生日酒會。莊菲菲也知道,苗茵非常喜歡陳天明,韓項文要追她不一定成功。不過,莊菲菲覺得苗茵還不知道韓項文的家世,如果知道后,估計苗茵就不會那么輕松了。試想一個國家副主席的兒子,要風有風要雨有雨,如果是莊菲菲,她自己也會考慮清楚,是要陳天明還是要韓項文了。
  “莊伯,我會盡我的能力,但行不行,我還不知道。不過,現在菲菲有這樣的遺囑,明天我們可以說有驚無險,沒事的。”陳天明笑著說道。憑著虎堂的實力,又是按程序辦事,除非莊家那些人要造反,要不然陳天明才不怕他們。
  莊菲菲看著莊伯說道:“莊伯,你不要擔心,天明說行就行的。”說完,莊菲菲含情脈脈地看著陳天明,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陳天明了。以前還有點賭氣陳天明看不上自己,自己又非常優秀。但現在她發現陳天明的人品很好,自己主動獻身不要他負責他都不要,是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好郎君。
  莊伯看了暗暗心喜,莊菲菲一直看不上其它男孩子,現在看她的眼神,是非常喜歡陳天明。而他看陳天明這人一臉正氣,武功又好,剛才分析事情時又非常有頭腦,是一個不錯的年輕人。
  “鈴鈴鈴,”莊菲菲的手機又響了。莊菲菲接了后,說道:“是樊煙的,她擔心我們這邊出事,要過來看看。”
  不一會兒,樊煙來了,莊伯也認識樊煙,他跟樊煙說了兩句。“小姐,我不回去了,我在你兩個手下的房間里呆一晚,明天我們去莊家渡假村。”莊伯說完,與眾人道別便出去了。
  樊煙見莊伯走了,她走到莊菲菲的面前小聲問道:“菲菲,你跟他已經那個了?”
  “沒,沒有,”莊菲菲的臉蛋紅了一下,“他不要我,不過他說他會幫我。”
  “噢,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樊煙聽了暗暗放下心,“早點休息,明天一早還要干活呢!”
  陳天明一聽,急忙站起來說道:“對,時間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休息了。”陳天明飛一般跑出莊菲菲的房間,當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后,史統就向陳天明丟白眼。“喂,史統,你干嘛了?眼睛不舒服嗎?如果是眼睛不舒服,你明天去找醫生看看。”反正史統也不會武功,他跟著沒有多大的幫助。
  “你才要找醫生,”史統一臉的生氣,“天明,你到底搞什么啊?你和菲菲在房間里愛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一會說有敵人來,一會又說不是,害得小煙煙跟我都沒有心情聊天了,急著要趕回去。”
  “切,你們才是聊天啊!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在這里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你正要沖進去的時候,樊煙的手機就響了呢!”陳天明調侃地說道。“史統,你跟樊煙要抓緊了,按你這樣的速度,估計人家的孫子都有了,你還沒有跟樊煙干驚天動地的事情。”
  “唉,天明,我也想啊,但是,小煙煙才剛剛對我有好感,我不能操之過急。再說了,她的武功比我厲害,如果她不愿意我也弄不過啊!”史統一臉的沮喪,好象看到美女脫光衣服,但又不能干似的。
  陳天明說道:“我對你表示深切地同情,但我也沒有辦法,你還是自己想辦法!”陳天明拿起手機走到窗戶那邊,小聲地打著電話。莊菲菲有了遺囑,計劃是有一點變動了。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起床后便又打了一個電話,打完后就叫醒史統,然后他便進衛生間洗刷。
  他們是在莊菲菲的房間里吃早餐的,這兩天一直是莊菲菲刷卡出錢,陳天明也不想跟她爭什么,反正這是為她辦事。
  “天明,我們下去了嗎?”莊菲菲好像有點緊張。想著要去跟莊雄和莊福他們爭莊家集團股份,她有點害怕,畢竟莊家里面有幾百人,如果一個鬧得不愉快,他們就會動手。
  陳天明看到莊菲菲緊張,他笑了笑,伸出手握著她的小手,“菲菲,你放松一點,沒事的,一切有我。”
  莊菲菲感覺陳天明的話,就像一股熱流泌入自己的心扉,讓自己好象有了主心骨,不那么害怕。“天明,謝謝你,我聽你的。”莊菲菲說得有點混亂。雖然她平時一個女強人的樣子,但今天面臨的事情太大了,按莊家的安排,今天不但有莊家的人出席,還會有一些跟莊家要好的賓客朋友參加,那場面一定很大,自己卻在那樣的場面跟莊雄他們攤牌。
  “好,我們走!”陳天明拉著莊菲菲走下去,莊菲菲的小臉一紅,但她還是心里有點甜絲絲地跟著走下去。
  史統看到人家陳天明都拉著美女的手了,他也走到樊煙的身邊要拉樊煙的手。“史統,你要干什么?”樊煙白了史統一眼。
  “我,我拉你的手啊,你看人家天明都拉菲菲的了。”史統指著陳天明不服地說道。
  “那是人家保護菲菲,你那點武功怎么可以保護我呢?”樊煙取笑史統。
  “你說的也是,”史統聳拉著腦袋不好意思了。
  樊煙把手伸出去,“史統,把你的手伸出來。”
  “干嘛?”史統奇怪地問道。不過他還是把手伸出去。
  “我要保護你啊!”樊煙邊說邊拉著史統的手,跟著陳天明他們的后面走出去。
  “呵呵,小煙煙,你對我真好。”史統一臉的傻笑,他現在就像一個剛進門的幸福小媳婦。
  陳天明他們下了酒店,剛走出外面的街道時,就看到外面停了不少的車。陳天明看了看,前面是莊菲菲的手下三十人,對面馬路是莊伯的十幾個人,那些人都戴了大墨鏡,好象不想讓人認出他們。
  而陳天明的手下在后面站著,才幾個人,不過陸宇鵬他們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非常強悍的氣質,讓人不得輕視。
  陳天明向后面抬了抬手,陸宇鵬他們便走了上來。“菲菲,我為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司機陸宇鵬,這是我的朋友,這次主要是他們幫忙。你們記住了,這就是莊菲菲小姐,我們今天是幫她的忙。”
  “是,”任候濤他們馬上立正叫道。
  “天啊,怎么叫得跟部隊似的?”史統一臉的沒好氣。“天明,你就帶這幾個人過來嗎?”
  “暫時是的,”陳天明點點頭,他們都是虎堂隊員,一個人可以抵一萬個人了。
  史統臉色一變,“我的媽呀,你早說嘛,我多叫一百幾十人過來啊!這下完了,我們才幾十人,怎么跟人家幾百人打啊?這不是雞蛋碰石頭嗎?”
  陳天明拍拍史統的肩膀,“沒事的,史統,要不你先在這里睡一會,到時我們回來再叫你。”
  “不行,小煙煙去哪里,我也去哪里。”史統拼命地搖著頭。
  “宇鵬,你過來一下,”陳天明對陸宇鵬叫道。
  “什么事,老板?”陸宇鵬說道。
  陳天明說道:“今天你負責莊小姐的安全,如果沒有我和她的允許,你不能讓任何人接近她,知道嗎?”
  “老板,我不是跟著你嗎?”陸宇鵬有點為難了,讓他保護一個女孩這算什么啊?
  “我不是說只是今天嗎?你不想聽老板的話嗎?”陳天明嚴厲地說道。
  “不,不是,整理于.”陸宇鵬搖搖頭。
  陳天明笑著說道:“那就行了,菲菲,今天就由我這個司機暫時保護你,你需要他干什么,可以叫他的。”
  “這個?”莊菲菲看著這個高大的男人有點懷疑,面對莊家幾百人,可不是高大就可以抵擋的。
  “你相信我嗎?”陳天明看出莊菲菲的猶豫。
  “信,”莊菲菲點點頭。
  陳天明說道:“那就是了,為免誤傷,你的人歸我的手下管,現在你讓他們的負責人跟我的手下打個招呼。”
  莊菲菲叫了一個手下過來,任候濤跟他談了一會,然后拿出一個耳麥交給他,而莊伯的人由莊伯負責帶,陳天明到時跟莊伯說一下就行了。
  “好了,我們出發!”陳天明大聲說道。陳天明與莊菲菲坐在后面的車位上,陸宇鵬坐在副駕駛座上。
  “天明,我現在更加擔心了。”莊菲菲緊緊地握著陳天明的手,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只是叫了幾個手下過來。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沒事的,其實我的人已經在莊家渡假村那邊待著了,你不用擔心。我們這次是拿東西的,如果沒有必要我是不想打架的,我們可是斯文人。”
  “真的嗎?”莊菲菲一聽陳天明還有人,心里也暗暗放心。她拉著陳天明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天明,我真的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