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122 幫我拿衣服

莊菲菲聽陳天明這樣說,她更愁了。剛才她聽陳天明的分析,知道關鍵在于如何得到她爸爸的遺產,可現在莊律師都不幫忙的話那問題就大了。“天明,那我應該怎么辦?”莊菲菲問陳天明。
  陳天明看了一眼以前還非常自信活潑的莊菲菲,家里的變故讓她無所適從。本來他對她是看不慣眼的,仗著自己是什么莊家的大小姐,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而且還利用人,表面不一。但這次自己卻是無條件幫她了,而且如果這次沒有證據的話,單是用虎堂的力量也不行,人家會說虎堂仗勢欺人。
  這次的事情,一半是因為苗茵,一半是因為史統。雖然陳天明與史統平時沒有什么,但他們相處了一段時間,陳天明覺得史統這個人還是可以,因此,陳天明不想史統被人扣在里面。
  “現在只有在你爸明天出殯之后,你要求繼承你爸的財產,如果他們不講理,我是可以幫你。但莊雄他們如果依法擁有你爸所留下的股權,我是沒有辦法的。”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史統有點不相信,“天明,莊家那里有幾百人,你可以對付得了嗎?我知道你現在有點厲害,但你也不能太吹牛啊!”
  “你們相信,我會努力做的,如果菲菲合法繼承股權的話,我會保護她不會受到傷害,如果是人家擁有,我們這就是去搶了。”陳天明聳聳肩膀無奈地說道。
  “天明,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真被莊雄他們做了手腳,我也沒有辦法。”莊菲菲說道。“我打電話找一下我家的老管家,他從小一直照顧我,他可能還不知道我爸出事。”說完,莊菲菲拿著手機走到一邊打起來。
  “菲菲,你那個管家可靠嗎?”陳天明問道。
  “可靠,我的老管家還看著我爸長大的,”莊菲菲點點頭。
  “那好,”陳天明也拿著手機走到另一邊打電話,明天的事情不知道如何,但他還是要準備的。打完電話,陳天明回到客廳,他看到莊菲菲托著下巴在想著事情,史統和樊煙坐在沙發上小聲說著話,看史統那丫眉飛鳳舞的樣子,陳天明就知道他跟樊煙談得非常來。看來,史統舍命幫莊菲菲,倒也成全自己的好事。
  莊菲菲看到陳天明回來了,她急忙站起來關心地問道:“天明,怎么樣了?”
  “我沒有怎么樣?我打電話讓人過來幫忙,他們明天也會到這里。”陳天明說道。
  “噢,那就好。”莊菲菲點點頭,她不知道陳天明能叫多少人過來,但這里是莊家的地盤,就算是其它家族也不敢在這里鬧事,她估計陳天明要叫人過來,也是有限的,而且不一定能幫很多的忙。不過,是多少就是多少,加上自己的人,應該還可以壯大陣容,明天莊雄他們看了,也不會這么容易欺負自己。
  “如果沒有什么事,大家叫東西吃,吃完后如果沒有什么事就不要出去,留在自己的房間里休息,”陳天明說道。
  史統聽陳天明這樣說,恨不得一腳把陳天明給踢出去,留在自己的房間休息,那自己不是跟樊煙沒有接觸的機會了?
  吃完飯后,大家回自己的房間休息。這次他們訂的都是星級房間,總共訂了四套,每一套都有兩張大床和一個小客廳,陳天明與史統一套,莊菲菲與樊煙一套,其它四個保鏢兩套。
  “天明,你說我跟小煙煙一套,那該多好啊!”史統摟著被子流著口水說道。
  “史統同志,我知道你蕩淫但不知道你這么蕩淫,你是不是想說跟樊煙睡在一張床上,然后你可以玉成好事啊?”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
  “好啊,好啊,這個好,天明,要不下午你安排一下,你跟菲菲一個房間,我跟小煙煙一個房間,玉成好事之后,我會封一個大紅包給你。”史統淫笑著,他正在幻想自己跟樊煙摟在床上滾來滾去的情景。
  陳天明罵道:“賤人,你要想你就自己去說,我不干這樣的壞事。”
  史統惱火地說道:“你看你,你怎么這樣說話?這是壞事嗎?這是非常好的好事。對了,天明,你怎么這么厲害啊?你的武功在哪里學的?有我當年的神勇啊!”史統一臉的羨慕,如果自己有陳天明的本事,估計樊煙一早就對自己投情送抱了。
  “我以前在鄉下學校跟一個世外高人學的,”陳天明說道。
  “那你是不是真的有這么厲害,能幫菲菲啊?你是什么組織,或者是什么家族的?“史統打破沙鍋問到底。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史統,有些事情我不能跟你說的,還有,我的事情你也不要跟別人說,免得麻煩。”陳天明還有點怕史統的嘴巴,他這個人無遮無檔的。
  “你放心,我又不是大嘴巴,我不會跟別人說。”史統說道。
  我就是怕你大嘴巴,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陳天明暗道。“好了,不說了,我要休息了。”說完,陳天明睡覺不管史統了。
  晚上,史統與陳天明在莊菲菲的房間里,莊菲菲的精神不是很好,估計是想著明天的事情,她憂心慮慮。
  “菲菲,你不要擔心,你看你,都沒有怎么吃東西,你這樣怎么行呢?”樊煙心疼地看著莊菲菲。
  “沒事,我吃不下。”莊菲菲嘆了一口氣,“明天是我爸出殯的日子,但我卻不能在那里張羅,我這個女兒太失敗了。”
  樊煙安慰著,“你不要這樣說,現在莊家的局勢這么緊張,有一些人很想你死,你留在莊家怎么行呢?你爸爸在上面一定會理解你,也會保佑你的。”
  莊菲菲抬起頭看著陳天明,“天明,你一定要幫我。”莊菲菲一直沒有看到陳天明其它實力,她的心里還是不安。
  “我說了,我會盡力幫你,但不一定能成功。”陳天明說道。
  莊菲菲沒有說話,她靠著樊煙低著頭想事情。突然,她抬起頭,看了樊煙一下,接著又拉一下樊煙的手臂。
  樊煙也看了一眼,接著用眼神暗示莊菲菲,好象讓她不要那那么做。但是莊菲菲輕搖一下頭,眼里露出堅定的樣子。
  樊煙無奈地搖搖頭,她站了起來,對史統說道:“史統,我有事要跟你說,我們去你的房間好不好?”
  “去,去我的房間?”史統愣了一下,但他馬上一喜,高興地點著頭,“好啊,好啊,我們現在就去。”史統的模樣好象迫不急待要上床的樣子。
  :.:.,!陳天明見史統與樊煙出去了,他也急忙跳起來說道:“菲菲,你先坐一會,我,我去買包煙。”孤男寡女地共處一室,而且莊菲菲以前對自己還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自己還是閃避為妙。
  “天明,你都不抽煙的,你去買什么煙?”莊菲菲站起來擋著陳天明。
  “那,那我下去看看,”陳天明有點慌了。
  “你不是說沒事不要出去嗎?”莊菲菲幽怨地看著陳天明,“天明,我在你的心目中,是那么不堪嗎?還是因為苗茵姐的問題,你拒絕我?”
  陳天明擺著手說道:“不是,你不喜歡我,我不喜歡你,大家沒有必要這樣。”
  “我喜歡你。”莊菲菲邊說邊解著自己的衣服,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上衣和黑色牛仔褲,她把自己的上衣脫下來后,陳天明就看到她豐滿的酥峰被黑色的罩罩給遮掩了大部分,不過,他還是看到她露出那一部分雪白的酥峰。
  看到這樣的情景,陳天明的下面馬上有反應了,“菲,菲菲,你在干什么啊?”陳天明的眼睛睜得更大了,因為他看到莊菲菲又開始解她的牛仔褲。她已經解開了褲扣,牛仔褲的拉鏈也被拉下,露出她里面黑色的小褲。
  天啊,今天的莊菲菲不但外面是黑的,而且里面也是黑的,特別是里面的罩罩和小褲,好象都是性感蕾絲系列,透過那薄薄的網絲面,陳天明看到里面白的誘人。當然,莊菲菲的下面有一些地方是黑色的。
  “天明,我知道你不喜歡我,要你幫我這么大的忙難為你了,所以,我沒有什么好給你,我把我自己給了你,我還是清白之身,”莊菲菲紅著臉說道。她雖然害羞,但還是說得斬釘截鐵,可見她一早就下定主意,要不然樊煙也不會配合地把史統給叫走。
  “不行,菲菲,我們不能這樣。”陳天明困難地吞著口水,像莊菲菲這樣的美女脫了一半衣服站在自己面前,還穿著性感半裸的小褲小罩,他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他怎么可能那樣做呢?
  “我知道你喜歡苗茵姐,我也不需要你承諾什么,我不會纏著你,明天過后,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之間沒有其它關系。不過,我只是想要你幫我爸爸極仇,能不能得到莊家集團也無所謂。你如果同意的話,我就把我給了你,當是你幫我忙的報酬。”說完,莊菲菲繼續脫自己的褲子。
  陳天明生氣地罵道:“莊菲菲,你當我是什么人?我是那種要報酬的人嗎?我說了,我無條件幫你,你以后也不要這樣,你這樣只會讓我反感你。”
  “你,你真的無條件幫我?”莊菲菲的臉上露出高興,同時,她在心里更對陳天明多了一分好感。
  “是的,你快把衣服穿上,你這樣算什么啊?”陳天明埋怨著。
  “那我也無條件給你,不要你幫我干什么事情。”說著,莊菲菲又脫自己的褲子,她已經把褲子褪到小腿下了。
  剛剛停了會兒電,本以為會很晚才來電。現在有電了,先更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