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121 是誰騙你

陳天明不理史統,他拉著莊菲菲走到窗戶邊問道,“莊菲菲,你自己可以跳下去嗎?”陳天明指著那樓下的地面。
  “沒有問題。”莊菲菲點點頭。
  “樊煙你呢?”陳天明問道。
  “我也沒有問題。”樊煙急忙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笑著說道:“那好,我們跳下去!樓層一定還有其它高手,我們這樣一層一層地打下去多麻煩,不如直接跳下去算了。”
  “不,不行,我,我畏高。”史統一聽要從五樓直接跳下去,他拼命地搖著頭。“陳天明啊,我跟你平日無仇往日無冤,你怎么不征求我的意見就要跳下去呢?我不會輕功啊?而且這么高我也怕。”這個時候,,史統再也不敢裝牛逼了,還是顧著性命要緊。
  陳天明說道:“沒事,我會,我抱著你就行了。”陳天明邊說邊拉著史統的手臂,然后直接就往下面跳了,他邊邊說:“樊煙,莊菲菲,你們抓緊時間跳下來。”
  “啊!救命啊!我要掉下去了。不,我現在就是掉下去了,救命啊!”在空中的史統拼命地叫著,大風吹打著他的臉,讓他感覺自己快要完了。
  陳天明飛落到地上后,看到史統閉著眼睛渾身發抖,就如被秋風掃落的樹葉一般。m的,這個史統真的很畏高,他現在的腳都在地上了也不知道。
  “史統,已經到地了,你睜開眼睛!”陳天明笑著說道。
  “已經到地了?”史統慢慢睜開眼睛,果然發現自己已經在地上了。“哈哈哈,我還沒有死!”
  “你是沒有死,不過是笨死了。”陳天明說道。
  史統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會輕功啊?你能從五樓飛下來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的?”
  陳天明說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就好象你不知道今天芙蓉姐里面穿什么顏色的小褲一樣。”
  “那是,那是,呵呵,這下好了,你會武功,我們的勝算又多了一些。”史統高興地說道。
  這時,莊菲菲與樊煙也飛下來,當她們下來后,那邊的保鏢就馬上往這邊沖過來。
  “天,天明,他們沖過來了,你快點出馬把他們擋住。”史統看到起碼有幾十人向這邊沖過來,嚇得急忙跑到陳天明的背后。
  “大家聽著,我旁邊的人是剛過世莊家家主莊念廣的女兒莊菲菲,現在莊家主尸骨未寒,也不知道兇手是誰,但是,現在莊雄和莊福卻帶人要抓莊菲菲,不知道他們是何居心,難道是他們殺了莊念廣家主嗎?”陳天明一邊大聲地叫著,一邊兩掌交替擊出,把那些保鏢打退。
  陳天明一直喊著這幾句話,他的聲音越叫越大聲,就如獅子吼一般,把還留在莊宗的客人給引了出來。
  “你胡說,”莊雄和莊福大聲地叫道。他們發現一些莊家保鏢的神情有點不一樣了,把前家主殺死,又要加害他的女兒,這罪名不小啊。特別是這樣的社會,已經有留守在這里的警察在那里猶豫了。
  “莊雄,莊福,你說我胡說,但你們為什么還要叫手下對莊菲菲下手,她現在就在我的旁邊,”陳天明厲聲叫道。
  “大家住手,”莊雄叫道。像陳天明這樣說,就算他們把莊菲菲他們抓住,也會落入別人的話柄。媽的,這些沒有用的家伙,他們怎么讓莊菲菲他們從樓上跳下來呢?而且這個老師聲音還這么大聲,估計這里的人都聽氣不清楚了。
  陳天明說道:“莊雄,莊輻,我問你們,莊念廣家主是不是你們殺的?”陳天明看到那些莊家手下停手,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氣,這么多人沖過來,就算他武功再高,也是頂不住的。
  “不是,”莊雄和莊福異口同聲地叫道。
  “既然不是,那你們為什么要追殺莊菲菲?如果你們不是心里有鬼,怎么會干出這樣的事情?”陳天明問道。
  莊雄說道:“我們沒有追殺小姐,只不過今天菲菲的精神不好,我們怕她一時想不開,會做出什么傻事,所以叫手下看著她而已。”
  莊菲菲現在也不好跟莊雄撕裂臉皮,她冷冷地說道:“雄叔,我現在非常冷靜,我只不過不想留在這里觸景傷情,我想找個清靜的地方靜一下,我明天會回來送我爸的。但是,你卻派人守著不讓我出去,還要殺我,你到底想干什么?難道我爸是你們殺的?”
  莊菲菲明白陳天明的意思,現在是誰殺爸爸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現在她用這個話題套莊雄和莊福,他們一定是不敢承認。于是,莊菲菲大聲地叫著,她要讓其它人也聽到莊雄和莊福所干的好事。如果莊雄和莊福要搶家主,別人是可以理解也的,但是,他們要殺前家主的女兒,這點就讓很多人費解。
  “菲菲,你誤會了,我們沒哨想殺你.我們是關心你,怕你被壞人帶壞。”莊福邊說邊看了陳天明一眼。
  “莊福,我都這么大的人了,誰是壞人我心里清楚,你們說不是殺我,那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莊菲菲看著莊福。
  “這,”莊福遲疑了一下,他看了莊雄一眼。
  陳天明嘲諷地說道:“人家想殺你,怎么可能會讓你走呢?”
  “莊雄,你們不要為難菲菲!免得別人說閑話。”在客人中的混海王走了出來莊雄馬上說道:“大家別聽他胡說,我們不是想殺菲菲,好,你們讓開,讓他們走。”莊雄見大家都在看著,他也不好強硬把莊菲菲他們留下。還有那個老師,他的武功怎么這么厲害,一個人把自己的手下打退。
  莊菲菲看到莊雄不再為難他們,她忙叫自己的手下開車過來,而史統也叫他的保鏢開車過來。史統與樊煙一輛車,莊菲菲與陳天明一輛車。
  “天明,我們去哪?”莊菲菲問陳天明,剛才的事情,如果不是陳天明,他們是逃不出來。現在莊菲菲非常信任陳天明,她指望陳天明幫自己了。
  “我們找一個酒店住下來,”陳天明說道。
  “我們家在這城市有幾處住處,我們可以到那里住的。”莊菲菲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你們家的幾處住處,莊雄他們一定也知道。如果我們住在那里,就算莊雄不派人來抓我們,也會派人監視我們。”
  “那好,我們去酒店住。”莊菲菲點點頭。
  “我給史統打電話,讓他的兩個保鏢和你的兩個手下去酒店訂幾間房間,我們先住進去,然后再想辦法。”陳天明邊說邊給史統打電話。
  莊菲菲熟悉這里,她帶著大家找了一間酒店,當他們住在里面后,莊菲菲、樊煙、史統就圍著陳天明,想聽他如何想辦法。
  “莊菲菲,你還有多少可以用的人?武功怎樣?”陳天明問莊菲菲。
  莊菲菲想了想,說道:“完全信任的人,大概有三十人,不過他們都在京城,武功還可以。”
  “天明,要不我打電話給我爸,看他那里可以調多少人。”史統插上話。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史家與莊家本來就是六大家族里的,如果史家插上一腳莊家的家事,別人會怎么說啊?你爸是不會這么笨插手的,他一定還會罵你。”
  “你,你怎么知道?”史統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我剛才在車里給我爸打了電話,他罵我亂彈琴,還讓我快點回家。”
  “史統,你先回去!要不你爸會怪你的。”樊煙對史統說道。
  “小煙煙,你爸不也一樣罵你嗎?可你都不怕,我還怕什么,難道我一個大男人還比不上你一個女孩子嗎?”史統大聲地說道。
  樊煙看著史統,微微點了一下頭,“好,我們幫菲菲,不管怎樣都不后悔。”
  陳天明說道:“莊菲菲,你一會給你京城的手下打電虎話,讓他們明天早上趕到這里。如果你有擅長管理方面的人,也可以讓他們過來。”
  “天明,才三十個人是不是少了一點?”史統說道。
  “這個我自有安排,你們不要擔心。”陳天明說道。
  “陳老師,你不要老叫菲菲作莊菲菲,這樣顯得太生分了,大家現在都是坐在一條船上的了,你叫她菲菲!”樊煙說道。
  莊菲菲嘆了一口氣,“樊煙,你不要說了,隨便天明,反正名字只是一個稱呼。”
  “莊,菲菲,你現在可以聯系一下你爸以前的律師,看他有沒有什么遺囑,特別是對你有利的遺囑。”陳天明說道。
  “好,我現在就聯系一下。”莊菲菲點點頭,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機打起電話來。“莊律師嗎?你好,我是菲菲,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過了一會,莊菲菲喪氣地放下手機,“莊律師說沒有,他說話有點吞吞吐吐,我問我爸在集團的股份是如何分配的,他也支支吾吾地說我爸沒有說什么,這個問題要到莊家集團的董事會上討論。
  陳天明沉默了,要在莊家集團的董事會上討論這事情,那莊菲菲現在還是沒有權利參與,因為她還不算是莊家集團的董事,只有莊菲菲接管了莊念廣遺留下來的財產,她才算是合法人。但這個莊律師支支吾吾不肯說,那可能他已經被莊雄他們控制住了。
  “菲菲,莊律師是你們莊家人嗎?”陳天明問莊菲菲。
  “是的,我們家族比較保守,一般在重要崗位上的都是莊家人。”莊菲菲說道。
  “唉,有可能你爸的那個莊律師有問題了,他已經被莊雄他們收買。”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