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118 互相幫忙

“啪”,門被人用力地推開了,從外面走進來幾個人,準確地來說,是沖進幾個人,前面的人是莊雄,他旁邊站著剛才讓陳天明他們上來的保鏢,不過那個保鏢剛才的臉好像挺白嫩,不像現在這樣非常紅腫,好象被人打了似的。
  “是誰騙你說我叫他們上來安慰小姐的?”莊雄冷冷地問那個保鏢,他那笑容可掬的臉色不見了。
  “是,是他,”那個保鏢指著陳天明小聲說道。
  天啊,早知道這樣,剛才自己早點走算了,或者叫史統騙這個保鏢,以史統的性格一定非常樂意出這樣的風頭。現在可慘了,人家莊雄上來找騙子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慘叫著。
  “是你?”莊雄輕蔑地看了陳天明一眼。“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你是一個老師?”
  “是啊,我是老師,”陳天明摸了一下鼻子。
  莊雄生氣地說道:“那是不是你故意騙我的手下,讓他放你上來。”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敢承認錯誤就是好孩子。
  “那你可以說一下理由嗎?要不然,你今天就不要走出這渡假村。”莊雄冷森森地說道。
  樊煙看到莊雄逼問陳天明,她急忙說道:“雄叔,這不怪陳老師,是我們不放心菲菲,大家一起過來著菲菲的。”
  莊菲菲也說道:“雄叔,不怪他們,讓他們走!”
  “竟然小姐說了,那你們就走!”莊雄說道。“不過,如果你們再搞什么事情,可別怪我不客氣。我現在是臨時掌管莊家的人,我要對整個莊家負麥責。”
  臨時掌管莊家的人?陳天明的心里暗暗吃驚,那么說莊雄現在算是臨時莊家家主,他是篡位還是家族而定?
  莊菲菲聽了莊雄的話,不由暗暗皺了一下眉頭,“雄叔,你現在是莊家臨時家主嗎?”
  莊雄訕訕地說道:“算是,一家不能無主,現在你爸被殺,我們要追查兇手,家族的事情又要處理,如果我不站出來怎么行呢?”
  莊菲菲沒有說什么,在莊家,除了她爸爸對她好之外,沒有人對她是真正的好。現在爸爸不在,他們一定不會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他們一直說,女人以后是潑出去的水,不能讓她們帶走莊家的東西。
  “啪啪啪,”外面又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接著門又被人推開了,又有幾個人沖進來,這情景就像剛才莊雄他們沖進來的樣子。
  “莊雄,你搞什么鬼?你想叫你的人接管莊家?”后進來為首的人是莊福,他瞪著莊雄一付要把莊雄干掉的樣子。
  “莊福,你簡直是放肆,我是你的堂叔,你居然直接稱呼我的名字?”莊雄氣得直跺腳。
  莊福說道:“哼,你這樣的行為值得我尊敬嗎?我告訴你,誰有本事誰就當家主,你不要以為家族里面有幾個人你當家主就很了不起,可家族里一樣也有人我當家主。你有人,我一樣有人。”
  “鈴鈴鈴,”莊雄的電話響了。他拿起電話一聽了一會,臉色變了,他把電話掛了,狠狠地瞪著莊福,“莊福,你居然帶了這么多人來渡假村,你是不是想造反?”
  “是你想造反,一心想著當家主,也不知道莊念廣家主是不是你殺的?”莊福冷冷地說道。
  “你胡扯,”莊雄氣得快說不出話來。
  莊菲菲看著他們兩人在吵架,不由生氣地說道:“你們兩個可以出去吵嗎?這是我爸爸的房間,另外,如果你們要爭什么,請你們出去這渡假村爭,這是我的地方。”
  聽到莊菲菲這樣說,莊雄與莊福不約而同地冷笑,“莊菲菲,按照莊家的規矩,你是女人,不能享有莊家其它的權利。這別墅是莊家家主才能擁有,這里不是你的地方。如果你要說你的地方,你家那個什么商品房才是你的地方。”
  “不可能,這里是我爸自己出錢買的,”莊菲菲厲聲說道。
  “你死去的爸用集團的錢買的,當然是屬于莊家集團所擁有,還有你在京城的公司,我們會派人去查,如果也是莊家集團出錢注資,那我們還是要收回來。”莊雄說道。
  莊菲菲說道:“那是我爸爸給我的錢,與莊家集團沒有關系。”
  莊輻說道:“有沒有關系不是你說了算,我們會派人去查的。我們莊家集團這幾年來一直不能很好地發展,我們一直懷疑,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現在我們會好好地查的。”
  “那是你們拿莊家集團的錢去開自己的公司,我爸有跟我說過。”莊菲菲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她大聲地叫道。
  莊雄一聽臉色黑了,“莊菲菲,我警告你,你現在不是什么家主小姐,你不要自以為是,要不然沒你什么好果子吃。你現在跟你的朋友們馬上走,這里不是你的家。”
  “不,我不走,”莊菲菲大聲地叫道。
  陳天明看著面前的局勢感覺有點突然,就好像看到電視上某家族的爭權奪勢。莊雄帶著幾個手下,莊輻也帶著幾個手下,剛才他們想著要打起來,現在為了對付莊菲菲,把前家主的女兒趕走,16他們又“同仇敵愾”了。
  樊煙也看到面前的形勢對莊菲菲不利,她走到莊菲菲的身邊小聲說道:“菲菲,你的手下呢,你叫他們上來。”
  “嘿嘿,沒有用的,雖然他們以前是家主的手下,但現在家主一死,他們不會再聽命莊菲菲。”莊雄奸笑著。
  莊菲菲沒有說什么,她按了按桌前的一個呼叫鈴,沒有過多久,幾個莊家的保鏢走了進來,他們對莊菲菲躬躬身說道:“小姐,有什么事嗎?”
  “你把他們請出去,我要休息。”莊菲菲板著臉說道。
  那幾個保鏢的臉色變了一下,他們沒有去趕莊雄他們,只是不知所措地看著莊雄。
  莊雄聳聳肩膀,走到莊菲菲前面的椅子旁邊坐下來,“你們給我聽著,以后莊菲菲不是莊家的大小姐,她要進來這里,要經過我的同意,知道嗎?”
  “我們知道了,”那幾個保鏢點點頭,恭敬地說道。
  “你,你們竟然不聽我的話,”莊菲菲吃驚了,這些人都是她爸爸一手提拔上來的,沒有想到人走茶涼,她爸爸只是剛不在,他們就不聽自己的話,投奔莊雄他們了。
  莊雄一邊輕快地哼著歌,一邊拍著自己的大腿,他現在的樣子哪像是死了親哥,反而是死了自己的仇人似的。
  “各位莊菲菲的朋友,你們沒有什么事情可以離開了,否則的話,我們是不會跟你們客氣的。特別是孟家少爺和史家少爺,我們不要傷了互相的和氣,這是我們莊家的事情,如果你們硬要插手,可別怪我們心狠手辣。”莊福用眼神掃射了陳天明他們一眼,而他旁邊的手下全微微握拳,一付將要動手的樣子。
  孟義超急忙說道:“別,別,我知道這是莊家的事情,我們孟家不好插手,但大家是朋友,有話好說嘛,有話好說嘛!”
  莊福看著孟義超說道:“那么說,孟少爺要站在莊菲菲那一邊,跟我們莊家作對了?我告訴你,現在莊菲菲可不是莊家的大小姐,她爸爸一死,她現在什么也不是,按照我們莊家的規定,她是女人分不到莊家的一點錢。”
  “有,有這樣的規定?”孟義超心里一沉,本來他想著莊菲菲既漂亮又是莊家的大小姐,只要自己娶了她,一定可以為自己爭家主有很大的幫助。孟義超也理解莊雄和莊福他們的奪權之舉,不管在哪個家族,利益高于一切。但其它家族的家主都生有兒子,不像莊家這樣出現特別的事情,只有莊菲菲一個女兒。“我沒有其它意思,我是說大家都是親人,不要搞得關系這么僵嘛!”
  莊雄說道:“孟少爺,這是我們莊家的事情,你好象不應該管,你說你離不離開就行了,只要你一句話。”
  “這,這,”孟義超看了看莊菲菲,又看了一下莊雄和莊福的眾多手下,知道只要自己一說留下來,那些手下就會把自己抓起來。唉,人家的人多,不要說自己,就算是自己下面的四個保鏢也無濟于事,看來,好漢還是不要吃眼前虧。
  莊菲菲對孟義起說道:“義超,你先走,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莊菲菲從孟義超的眼里看出了他的猶豫,可以幫她的韓項文和九哥都不在這里,而且就算他們在,也不一定敢幫自己,畢竟這是莊家的家事,現在莊家起碼有幾百手下聚集在這里。
  “那好,菲菲,我以后有空再來看你,我先走了,”孟義超也不跟別人打招呼,灰溜溜地跑了,好象怕別人不讓他走似的。
  莊雄又盯著史統說道:“史少爺,你怎么樣啊?這可不是你玩的地方,如果你硬是要留下來,我們對你怎樣,你爸也不敢說什么,畢竟這是我們莊家的事情,你橫插一手在情在理是說不過去的。”
  莊雄的心里還是對史家有點忌憚,畢競他現在還不算是莊家的真正家主,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得罪史家。不過,如果史統真要妨礙他們,他們也不會客氣。大不了到時抓著史統,再讓人送史統回史家,這是莊家的事情,史家還不能管。
  而樊煙和陳天明,莊雄他們就不在考慮范圍了。一個是什么市的中學老師,讓他飛天也飛不到哪里。一個雖然是京城的武林世家,但那樣的武林世家在他們眼里不算什么。
  “你,你們別亂來,我,我不想跟你們打架,”史統看著人家有這么多人,不由有點害怕,他邊說邊看了一眼樊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