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116 負責打探消息

陳天明聽到外面的叫聲,急忙從床上跳起來打開燈,“史統,起來,你聽到外面有人叫嗎?”
  “你別吵,沒有看到我在睡覺嗎?”史統抱著被子大罵道。“你再吵我跟小煙煙約會,我跟你沒完。”
  “不是啊,真的好象出事了,你聽,有人在敲我們的門了。”陳天明趕快穿上衣服,接著打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男傭人,他對陳天明說道:“先生,不好了,我們的家主被殺,現在請大家下去一樓大廳。”
  “你們的家主被殺?是莊菲菲的爸爸莊念廣?”陳天明大吃一驚,在莊家里,人家說他們的家主,估計就是莊念廣了。
  “是,剛才負責照顧家主的人大聲叫救命,我們的人沖上去的時候,發現家主被人一刀割斷喉嚨,外面的窗戶是打開的,估計兇手是從那里逃走。”那個傭人發現自己說得太多,急忙不說了。“請兩位先生馬上下去,這里已經全被我們的人包圍,還有警察也來了,如果有人想現在離開,那他們將會遭到我們的追殺。”
  “好,我們知道了,我們馬上就下去。”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史統也聽到門外人的說話,他也急忙站起來穿上衣服。
  “天明,今天好象不是愚人節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史統問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你問我我問誰啊?走,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下了一樓的大廳,陳天明就看到在這棟樓住的人全下來了,保鏢站著,其它少爺們坐在沙發上,他們的表情有點不自然。本來今天晚上他們也想走的,但考慮到已經很晚,反正這里又有地方睡,所以他們沒有走。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本來是壽星公的莊念廣居然被人殺了。
  樓下站了三十左右個莊家的手下,看著他們悲憤的表情,估計他們是想親手痛斬兇手。“各位,我們莊家的家主被殺,根據我們的勘查,家主被殺的時間是凌晨一點,現在是凌晨兩點,所以,我們要檢查一下各位的行李。”為首的人是莊福。
  “莊福,菲菲呢?”樊煙可能以前認識莊福,她直接問道。
  “菲菲正在她爸爸的房間呆著,她剛才暈了過去,現在已經醒過來。”莊福說道。“請大家在這里坐一下,我們的人會上去搜查,如果你們有什么貴重東西,可以一起跟我們的人上去。”
  大家搖搖頭,這次是當天來的,很多人都沒有帶行李來,帶來的都是一件換洗的衣服,大家下來的時候,都把自己手機錢包什么的帶在身上。
  于是,莊家的手下上去了一半人,沒有過多久,下來的人向莊福匯報,說沒有發生什么可疑的東西。
  “不好意思,各位,我們還要搜查你們身,看看有沒有發現那把兇器。我也知道我們對不起大家,但是我們的家主剛才被殺,希望大家理解我們的心情。”莊福大聲地說道。
  大家點點頭,莊念廣被殺,大家也非常同情莊家的遭遇。于是,莊家手下又開始搜查大家,當然,搜查樊煙的是一個女傭人。
  莊福沒有發現什么,他對大家躬了一下身,“各位,不好意思了,打擾大家,請大家回房間休息!請你們現在不要離開這棟大樓,外面全部是我們的人,我們這里守衛森嚴,如果誤傷到誰就不好了。”
  “莊福,我想過去看一下菲菲,”樊煙對莊福說道。
  “不行,”莊福搖搖頭,“家主那棟別墅里的人最為可疑,而且這是我們的家事,我們不想有外人在場。”
  “好,幫我看好菲菲。”樊煙也理解莊福他們,莊家出現這么大的事情,兇手是誰,為什么要殺莊念廣,這都是一個很大的疑團。
  莊福說道:“我會的,現在我們莊家的人全往這里趕,我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一定要把殺家主的人揪出來碎尸萬段。”
  莊福他們走后,眾人也紛紛回自己的房間,凌晨兩點睡意正濃的時候被叫起來,大家都很困。不過,莊念廣被殺,大家的心里都有著其它想法。
  “天明,你說這是怎么回事?莊念廣居然在白己的家被殺?”一進房間,史統就問陳天明。
  “我怎么知啊?好象這里的保鏢很多,每棟樓都有人看守,歹徒是怎么殺莊念廣的?”陳天明也反問道。
  “這你就不懂了,我們會武功的人,就算是有人把守,也是可以飛上樓殺人的。”史統得意地說道。
  陳天明故意說道:“那么說,莊念廣是你殺的?”史統的武功陳天明是知道的,他想要飛上樓也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說能避開下面的保鏢而去殺莊念廣。按羅健送過來的資料,六大家族的家主個個武功高強,一般的武林高手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去你的,我還懷疑你呢!”史統罵道。“這種話你千萬不能亂說。雖然我的武功高強,但我怎么可能會去殺菲菲的爸爸,我是菲菲的干哥哥,她爸爸也是我的干爸爸。你沒有看到嗎?今天晚上莊伯父對我多好。”
  “好了,明天莊家里面一定是很亂,我們先睡一會,估計明天一早警察會來問話的。”陳天明說道。
  “唉,真是同情菲菲,好好的為爸爸慶祝生日,卻搞成這樣子。”史統嘆了一口氣,躺上床摟著被子。把空調開最低,再摟被子睡覺,是史統最喜歡干的事情之一。
  陳天明也默默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想著,今天晚上的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如果今晚別人被殺還說得過去,可卻是莊念廣,這里是他的地盤,手下又多,卻被人殺死,這太讓人想不明白。難道越安全的地方,可能就是越不安全?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他們又被人叫醒了,說是警察在下面等他們問話。于是,他們洗漱完后下到一樓大廳,發現已經有人在吃早餐了。
  可能莊家見來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他們也不難為大家,先讓大家吃早餐后,再跟警察錄一下口供。
  這口供也是很簡單的事情,警察問了一下昨天晚上大家在干什么?然后再記上姓名家族地址什么的。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凌晨過后,累了一天的他們當然是睡覺了,難道還在干偷雞摸狗的事情嗎?就算是干了,也不可能說。
  問完話后,外面走進幾個人,前面的人是莊雄。
  “各位,不好意思了,今天凌晨我們莊家發生了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害得大家睡不好覺。現在大家都錄了口供,如果沒有什么事情的話,大家就先回去,等我們處理完事情后,再向大家賠罪了。”莊雄向大家拱了拱手,不過他今天沒有跟大家笑,估計是自己的哥哥被人殺了的原因。
  “好,我們走!”汪俊巖對后面自己的保鏢說道。本來是一件喜事,卻弄成了喪事,誰也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景。
  汪俊巖與曹健良帶著保鏢離去,貝文富看了一眼陳天明,也帶著自己的保鏢離開別墅。
  樊煙說道:“雄叔,我想跟菲菲道別。”
  “菲菲不想見你們,你們還是走,你們也理解一下,她現在的心情不好。”莊雄搖搖頭。
  “我們就是見見而已,跟她道別。”孟義超一直暗戀著莊菲菲,當然也不想錯過這個討好美人的機會。
  莊雄說道:“都說了小姐不想見人,她當時暈了過去,現在的精神不好。”
  孟義超一聽眼睛一亮,莊菲菲精神不好正合他意,只要自己在她身邊安慰她,她一個感動,一定會向自己投懷送抱,只要找到機會,自己一定能上了莊菲菲。于是,孟義超著急地說道:“雄叔,我們看看菲菲而已,又沒有什么。”
  莊雄看了眾人一眼,說道:“都說了,我們小姐不想見你們。”
  樊煙他們只好走出別墅。他們走到自己的小車旁,樊煙擔心地說道:“史統,我想去看看菲菲,我們是她的朋友,她現在正是需要我們安慰的時候,如果我們不在她身旁安慰一下她,說不過去啊!”
  “對,小煙煙你說的對。”史統拼命地點著頭,他現在追求樊煙,不要說樊煙說什么話,就算是樊煙放個屁都是香的了。“你說怎樣就怎樣?”估計現在樊煙叫史統同志用頭撞小車他也是非常樂意。
  “史統,那棟樓就是菲菲住的樓,我們想辦法去看看菲菲。”樊煙指了指前面的別墅,“我聽菲菲說,在莊家里,她只是跟她爸爸的關系好,與其它叔伯兄弟的關系只是一般,有些比路人還陌生,現在菲菲的爸爸被殺,她一定非常傷心。人就是這樣,越不想見人,心里就越難受,我們一定要安慰一下她。”
  樊煙又看了一下陳天明,她想著莊菲菲喜歡陳天明,如果陳天明能安慰一下莊菲菲,莊菲菲的情緒一定會好很多。因此,樊煙叫著史統跟過來,而陳天明又是史統的朋友,估計他也會跟著史統。如果他不跟,就叫史統拉著他。樊煙暗暗地想著。
  “對,樊煙,你想個辦法,我們一起進去看一下菲菲。”孟義超著急地說道。這樣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如果自己不好好地把握,真的是后悔莫及啊!因為現在這里基都是莊家的手下,孟義超知道強沖進去是不行的,只有想著其它辦法混進去才行。
  “史統,你快點想!”樊煙拉著史統的手臂,嬌嗔地說道。
  “是,是,我馬上想,馬上想。”史統見樊煙對自己這么好,他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