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112 又有殺手

“是誰為了一己私欲?”廳長好象有點生氣了,“今天m市的某集團總經理要被人綁架,后來人家的保鏢抓到歹徒,可是警察才押到半路,就被人救走了,警察也被打傷。某醫院的醫生和護士被人殺死在病房,病人家屬也被打傷,歹徒還光明正大地在醫院找人。某私人別墅里出現一大群歹徒,如果不是人家虎堂的人出現及時,里面的人會被歹徒殺光。而某保全公司也是虎堂的外圍機構遭遇幾百人的黑幫分子圍攻,而且還有人用槍襲擊,后來人家平息了事件后,聽說是你們的人要把人家帶走。賈局長,你說今天m市是不是太亂了,而且黑幫橫行是不是要清整了?另外,你這個局長是怎么當的,不但不好好管一下m市的事情,還要跟人家虎堂的人鬧事,被人家抓到把柄?”廳長越說越生氣。
  “這,這個,廳長,我們也是剛剛知道安安保全公司那里鬧事,所以就派人過去處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虎堂的外圍人員。”賈道才急忙解釋著。
  “那你說,m市這么亂,你有沒有責任?我今天被人將了一軍,人家還說要向部里反應,我都不知道你是怎樣干活的?”廳長說道,“以前向亮在的時候,都不是這樣的。算了,你不要多說,反正這事情不用我們的國安管,你叫手下呆在國安里面,不要給我添亂。”
  賈道才訕訕地說道:“我知道了。”掛了電話,賈道才氣得一拳打在玻璃茶幾上,“啪”,玻璃茶幾被打爛了。
  “老板,怎么了?”手下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著急地跑進來。
  “沒事,你叫人進來收一下,另外,告訴我們的人,說今天晚上不要出去,就算天塌下來也不要管。”賈道才氣憤地說道。賈道才來m市當國安局長,帶了一些親信過來。
  “是,”手下急忙走出去。
  賈道才生氣地說道:“好你個陳天明,居然到上面惡人先告狀。”不過,賈道才氣歸氣,但他也不敢不聽上頭的命令,特別是現在如果自己還帶人出去的話,就一定暴露自己。看來,這次是想讓陳天明去不了京城,反而讓自己吃虧了,至于吃多少虧,他還不知道。
  等,現在只有等了。現在打電話給蔣東他們,已經是遲了,只有在這里等消息。賈道才想著,心情已經平靜了一些,反正已經失敗,再生氣也無補。
  “舅舅,不好了,”蔣東氣喘如牛地跑進來哭喪著臉。
  “,現在怎樣了?”賈道才冷靜地說道。
  “除了我和幾個手下跑出來后,其它人都栽在里面,而且我的幫派也被陳天明他們帶人端了。”蔣東說道。“陳天明,想不到動用這么多人對付我們。”
  賈道才嘆了一口氣,“唉,我也錯了,當時我想著制造多一些事端出來想讓陳天明離不開京城,沒有想到物極必反,把事情搞大了。而且陳天明還讓虎堂在背后他,承認他的安安保全公司是外圍人員,另外還對m市的黑幫清洗。”
  “那我現在怎樣?”蔣東著急地問道。
  “小東,你馬上帶人回省城,千萬不要讓他們抓到你,因為我跟你們的關系沒有人知道,但你和你爸的關系卻是鐵釘的事情。”賈道才拍了拍蔣東的肩膀,“估計陳天明還會找你,他這人陰險毒辣不會放過你的。只要你回省城,不承認這些事情,就沒有證據說你了。”
  “好,我馬上走,”蔣東點點頭。今天晚上陳天明他們太恐怖了,而且陳天明的武功也太可怕,蔣東以前以為陳天明的武功不過如此,但今天只是交手兩下,他就不敢跟陳天明交手,急忙逃走了。
  看著蔣東離去,無奈的賈道才拿起手機給先生打電話了。
  “怎么了?”這是先生的句話。
  “先生,我沒用,把事情辦砸了。”賈道才把今天的事情詳細地向先生匯報。
  過了半響,先生才說話,“這也沒有什么好怪的,這次的事情主要就是失敗在你算漏了陳天明的女人會武功,而且全都會。如果當時你們能把陳天明的女人抓住,陳天明現在也不敢帶人對付你們。”
  賈道才聽先生這樣說,暗暗放下一點心,“那我應該怎么辦?”
  “按你所說,你可能在m市呆得不會太久,省里會讓你調離。”先生說道。
  “如果先生派人出面,省里不會對我怎樣的,”賈道才急忙說道。
  “沒這個必要了,你在m市弄的動作太大,現在公安那邊又提出對你不滿,m市又是陳天明的天下,你再換別的地方!”先生說道。
  賈道才問道:“換哪里?”
  “去姜省!”先生想了想說道。
  “姜省?”賈道才遲疑了一下,姜省靠近外國,那里的經濟不好,就算是省會姜市也不是很發達。
  “我會調你去姜省的姜市當國安局長,那里還要你干很多事情呢!”先生笑著說道。
  賈道才聽到先生已經決定,自己也不好再說什么,“好,我聽先生的。”
  第二天,m市的戒嚴解除,各大幫派已經被掃清,剩下的小幫派也不敢露出頭。槍打出頭鳥,這是他們知道的。何連知道一個城市不可能會沒有幫派,于是,他讓陳天明派人去接管,陳天明讓小六去,把被掃的大幫派地盤全接下來,再把那些沒有太作惡的黑幫分子放出來,歸在小六的手下。
  當然,小六也不是去當黑幫老大,他從里面選出一個老大他當老大的老大,幕后指使人。
  “天明,這下m市的天清了很多,只是可惜你師兄不能回m市當國安局長,要不然m市的天就全清了。”何連可惜地說道。
  “誰說我師兄不會回來啊?”陳天明笑著說道。“我昨天已經讓人在省國安告賈道才的狀,并且現在m市的狀況也是很差。剛才我師兄給我打電話了,他說今天一早廳長已經找他談話,他可能不久就會回m市當國安局長了。”
  “太好了,”何連興奮地拍著陳天明的肩膀。
  陳天明揉了揉肩膀,說道:“何叔,我師兄要回來,你不要這么高興,難道你和我師兄有不得不說的秘密?”
  “去你的,天明,我警告你啊,你要對我女兒好一點,要不然,我跟你沒完。”何連適當地提醒一下自己的地位。
  “我知道了,何叔,你什么時候轉正當市長啊?”陳天明問道。
  “我也想啊,但你以為有這么快嗎?我當這個副市長已經是很快了,就算是有人拉我,也要兩、三年以上才行。”何連說道。“我現在當這個副市長也滿足了,能為老百姓干點事,我算是滿足了。”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你當然滿足了,我可不滿足,你經常問我要錢,說是創立什么公安什么基金,一會這個基金,一會那個基金,我娶老婆的錢都快被你詐光了。哪有當領導的不賺錢,反而要未來女婿倒貼錢的。”
  何連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你還要什么娶老婆的錢,我女兒不是給你當老婆了嗎?天明.當警察也不容易啊!他們天天在外面抓壞人維持社會的穩定,當然,也有一些品質敗壞的警察。不過,上梁正了下梁也歪不了多少。我下面所管的所長隊長局長,都是靠自己的本事當上的,我不拿他們一分錢。他們坐這個位置不用錢的話,當然是不會想著如何去撈錢賺回自己以前付出的錢。這樣,基層警察也可能拿多一點錢,他們干活也賣力一點了。我再給他們弄上一些基金獎勵的話,這m市的警察就會公正很多。”
  “你說的有道理,m市的警察在你老的帶領下,已經欣欣向榮蒸蒸日上,但是我的錢包卻向外漲不了了。”陳天明故意說道。
  “得了,誰不知道你有錢,而且聽說你昨晚還賺了一些。”何連沒好氣地罵道。
  陳天明一聽有人在背后打小報告便氣了,“是誰說的?是不是那個心理不平衡的楊桂月?”對,一定是她,昨晚她還看到自己拿錢呢!
  “這個就不要說了,反正你也把錢拿了,也給大家辛苦費。”何連說邊邊伸出手,“你再給我三百萬。”
  “天啊,你干嘛昨晚不去搶?”陳天明說道。
  “我這是給昨晚警察獎勵的,我絕對不拿一分錢。”何連說道。
  陳天明奇怪了,“我不是給了嗎?”
  何連說道:“那是你給,我們公安局也要表示一下嘛,這樣以后才有人拼命地干活啊!”
  “那也不要問我拿啊?”陳天明苦著臉。
  “你是我的女婿,我不問你拿問誰啊?難道我還有兩個女婿嗎?”何連問道。
  “沒有了,就我一個。”陳天明無奈地拿出支票本,再寫了三百萬給何連。“我也不知道你是如何想的,你不存點錢,以后你要提升的時候,是要用錢的。”
  何連不以為然了,“怕什么,我到時要提升的時候,再找你贊助不就行了嗎?你沒有錢給我,我再找我女兒要。”
  我靠,你找你女兒要,不也是找我要嗎?陳天明沒撒了,看來這個未來岳父跟何桃是一個德性,吃定自己了。唉,有其女必有其父啊!陳天明暗道。
  “唉,我也沒有辦法,現在一部分的警察風氣不好,我如果不這樣做,是刺激不了大家工作的積極性,我可以說,現在m市的警察在全國算是最好的了。”何連說道。
  “是了,好警察同志,我今天晚上就要回京城了,你可要保護好我的家人朋友啊!”陳天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