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108 我們一起去

“什么?所有的行動都失敗了?”賈道才在蔣東家的別墅里生氣地罵道。“你們這些人真飯桶,明明都是計劃好的,你們卻一件事情都沒有做好。”賈道才對著面前的一群手下生氣罵道。
  “舅舅,我們也沒有辦法,沒有想到陳天明沒有趕去救他的女人,反而好像識破了我們計劃似的,他派了其它人開他的小車出去,自己呆在別墅里等我們。當時我們明明占了上風,但他一下子從樓上飛下來,由于有他的加入,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蔣東垂頭喪氣地說道。
  “是啊,想不到陳天明的女人也會武功,”一個手下說道。“特別是有一個,一人打我們的幾個人,還把我們的人制住,她的武功很厲害啊,比陳天明的手下小六還厲害。”
  厲老師也說道:“何桃的武功也厲害,我不是她的對手。”
  賈道才皺起了眉頭,“何桃的武功也很厲害?唉,我本來想著要抓陳天明的女人,可千算萬算,卻算漏了陳天明的女人會武功。但怎么這么奇怪,陳天明的女人就算是認識他后練的武功,也不可能這么厲害啊?”
  賈道才哪知道陳天明會雙修的武功,只要跟他做過那種事情的女人,武功就會提高很多。而且陳天明的真氣有點奇怪,身上有八道真氣,可以不斷為別人輸內力,自己復原又快,所以這是別人想不到的。
  “舅舅,陳天明會不會有什么提高內力的靈藥?”蔣東奇怪地問道。
  “有可能,”賈道才想了想,說道:“小東,你的身份已經暴露,你要小心一點,不要回學校了。我不怕鐘向亮找你,而是怕陳天明。大家要注意給我盯緊陳天明,他如果想找我們報仇,那他一定會留在m市了,這也正合先生的意思。如果他去京城,那我們就可以放下心來,再慢慢地對付他的家人。”
  “嘿嘿,以后不會再出現今天這樣的事情了,我們集中對付一個人,加大力量,我就不信不能成功。”蔣東陰陰地說道。像今天他去陳天明的家,如果今天帶了一百個高手的話,就算陳天明在那里,又如何呢?
  賈道才擺擺手,“好了,你們都回到自己該回去的地方,特別厲老師,你現在可以跟何桃交朋友,從何桃那里下手。”
  “是,我明白了。”厲老師點點頭。
  夜慢慢地來了,她悄悄地踏著腳步,拉著黑砂,把m市整個籠罩住。m市是一個國際大都市,海陸空四通八達,因此,它的繁榮僅次于省會城市。
  由于何連親自帶隊,市區所有的公安干警已經悄悄集合,在各自的單位里原地待命。除了各區局的一把手和何連的親信,沒有人知道今天晚上的行動方案,而這些區局的一把手,都是何連一手提上來,對他非常忠心。
  何連占著現在市局的局長位置,就是等著自己的親信爬上來,他好讓位置。如果這位置給了別人,他主管公安也可能是一句空口號了。
  今晚的行動分為三拔人馬,公安、部隊和陳天明的人。清查行動先是由公安打頭陣,如果遇上火力比較猛的黑幫,部隊馬上協助。如果有武功高強的人,就到陳天明的人開工了。
  陳天明這邊也布置完畢,安安保全公司的總部只留幾個人駐守而陳天明的家留了一批人馬,另外還有一批部隊的人在門口駐守,未經許可,只要靠近30米內的一律開火。而省的保全公司也偷偷派了一批人過m市增援。
  陳天明把自己的人分為30人一組,分插在各個行動小組。用何連的話來說,今晚要把m市的大幫派滅掉,再扶持聽命自己人的幫派,把m市完全控制在自己人的手中。
  陳天明不管這么多,他要把屬于賈道才的黑幫滅掉,如果m市再存有這么多威脅他家里人的力量,那他去京城也不放心。陳天明也想著像何連一樣,把m市的敵人清掉,把m市的勢力控制住,這樣他也放心下來。
  至于賈道才,陳天明會跟許勝利商量,想法子把他趕走,再讓鐘向亮回到m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m市就是屬于他們的天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暗暗地偷笑一下。
  “天明哥哥,你在笑什么?”旁邊的鐘瑩好奇地問陳天明。本來今晚的任務鐘瑩是留在家的,但她硬是要跟來,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讓她換上夜行衣服,再戴上面罩。
  “沒有,想著為m市的老百姓做點好事,我心里就高興。”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切,你不要說這樣的話,誰不知道你是公報私仇,人家打你的女人,你就代用國家的力量來報復。”鐘瑩不以為然地說道。
  陳天明生氣了,“鐘瑩,你再胡說,我就迸你回家。”
  鐘瑩馬上低著頭不敢亂說了,“別,我錯了還不行嗎?”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是準備出發的時候了。部隊的負責人是魯偉強,而公安的負責人是何連,他們是待在臨時指揮所不出來的。陳天明不一樣,他既是總指揮,又是打頭陣。敢動他的女人,就要以血還血。
  “咦?那不是小月姐姐嗎?她穿警服很漂亮啊,天明哥哥,她有你的女人這么漂亮。”鐘瑩眼尖,發現正向陳天明走過來的楊桂月。以前鐘瑩跟楊桂月認識見過面了。
  一看到楊桂月,陳天明的頭就疼了,這個胸女怎么沒事有事都在自己面前晃啊?不會這次行動她跟自己一組?
  “小月姐,我在這里。”鐘瑩把面罩拉開,向著楊桂月揮揮手。
  “咦?小瑩,你也在這里啊?”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這次的行動非常危險,你怎么帶小孩過來?”
  我靠,這小孩比你還精,她的武功并不比你差很多。陳天明暗道。
  鐘瑩馬上說道:“小月姐,沒事的,我可以自保,我爸讓我來鍛煉鍛煉。對了,小月姐,你個天真漂亮啊!開始我還不敢認你呢!”鐘瑩這個鬼靈精急忙把話題轉移了。
  “對啊,這警服很漂亮,可惜穿警服的人不怎么樣,”陳天明突然冒出了一句。
  “陳天明,我今天是來指揮這個小分隊,不是跟你吵架的。”楊桂月恨得直咬牙,但這么多人在這里,她不好發作。
  “天明哥哥,你是不是喜歡小月姐?故意說這樣的話。”鐘瑩說道。
  陳天明與楊桂月的臉馬上紅了。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小瑩,你胡說什么啊?”
  “人家不是說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嗎?你現在就是這樣,人家小月姐明明很漂亮,你為什么說人家不漂亮啊?”鐘瑩說道。
  楊桂月聽了心里暗喜,她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拉著鐘瑩的手笑道:“小瑩,你不要跟那種有眼無珠的人說話。走,我們去那邊。”楊桂月拉著鐘瑩走向那邊。
  時間正好八點正,頓時,m市的警車不約而同地拉響了警笛聲,警車從各個公安局和派出所傾巢而出。電視上也播出了有關通知,希望各居民呆在家里不要出去,現在全市戒嚴,進行清整m市治安行動。
  根據何連他們手上的資料,m市各大幫派的主要據點在夜總會、酒、賭場和幫派的別墅。由于這次行動的規模大,人員多,部隊也派出不少人協助。陳天明他們幾乎是把m市整個籠罩住,然后慢慢排查。
  清查小組兵分十幾路,立即在m市行動了。為了配合行動,有關部門在八點的時候,停止了m市的通訊信號,不管是電話還是手機,只要是在m市市區范圍,打不進也打不出,一直是盲音。
  “不許動,按上級部署清查恐怖分子,我們今天晚上是軍警聯合行動,請你們在五秒鐘之內把手舉起來,然后在原地慢慢蹲下,如果有反抗和逃跑,一律格殺。”一群警察和軍人沖進一棟黑幫的秘密別墅后,負麥喊話的警察先是對天示警開了三槍,然后拿著擴音筒大聲地叫著。
  “媽的,跟他們拼了。”有一個好象很牛逼的混混邊說邊想從腰間拔槍,但他的話音未落,“砰砰砰”三聲,那混混馬上被三個軍人同時擊中腦袋。有幾個人想逃,又是幾聲槍聲,那幾個人倒下來陪那個混混了。
  這時,這些混混才知道什么叫厲害了。以前警察過來查時還可以說說話,另外帶頭鬧點事。但現在人家是軍警合作的特殊行動,開始就警槍警告了,如果有人不服從,當場擊斃。這份震憾讓那些混混不敢動了,有些膽小的被嚇得當場方便了。
  就在警察剛想靠近把這些人拷起來的時候,從蹲下的人群里突然飛出幾個人,他們直接向外面飛出去。“砰砰砰”,沖鋒槍連續掃射,但還是被這幾個閃開子彈。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飛出外面。
  “啊,我們逃!”有一些身上有案底的混混想混水摸魚逃出去,但他們可沒有剛才那幾個人的輕功,子彈就像漫天風雪般從他們的身上穿過去,他們“撲通”一下,才剛站起來就倒在地上。
  其它在他們旁邊的混混可是嚇怕了膽,那些死去的同伴身上流著血,那血滴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不敢再亂動了。就算是被抓去坐牢,還可以活命,但像現在這樣直接斃命,死得太不值了。
  “誰再亂動,下場就跟剛才的人一樣。”那個拿擴音筒的警察繼續喊話了。軍人和警察馬上沖進去,用格對著那些混混的腦袋,接著,馬上有人用手拷把他們反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