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107 話說泡妞

“你這樣不如不干,在m市哪有什么任務啊?”許勝利生氣地說道。
  “外公,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自己辭職,不知道國家會不會發給我一筆養老費呢?”陳天明陰陰地笑著。他太了解許勝利了,,所以,一定可以死死地吃住這個外公。
  許勝利急忙說道:“別,別,我是開開玩校笑,”許勝利才不會讓陳天明辭職,現在陳天明可是虎堂的中流砥柱,如果讓他離開虎堂,以后誰打他們打頭陣啊?“天明,你,你要請多少天假?”
  “這個嘛,”陳天明裝模作樣地想了一下,“少則三年,多則五年。”
  “什么?”許勝利氣得又跳了起來。“你要請三年?天明,你是不是說錯了你只是想請三天啊?”讓陳天明查六大家族的事情是火烷眉毛,如果現在陳天明不管的話,那就麻煩了。他怎么向領導交待啊?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外公,其實我也不想啊!我也很熱愛祖國的美好事情,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我不可能為了大家不要小家,估計我用幾年的時候,一定可以把我的保全公司壯大,而且也找到仇人報仇了。”陳天明把今天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通。
  “你不要急嘛,這個事情我們可以好好商量,或者,我們會想到更好的辦法。”許勝利也知道陳天明的為難,干他們這一行的,最怕是敵人對家屬的報復。一般出現這樣的情況,是由國家負責。但是,那些敵人太厲害了,單是幸警察或者軍隊不一定行的。
  這時,陳天明開始露出了笑容,“外公,其實啊,我想到了一個不知道可不可行的辦法,估計要三天就可以了。”
  “什么辦法?”許勝利的眼睛一亮。
  “是這樣的,我想著用虎堂的名義聯合公安局在m市來一個清整運動,把一些很不好的黑幫過濾掉,這樣,m市就清靜很多,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想對我的家人不利,也不是那么容易了。現在我在m市的力量也不錯的,只要掃除一些人,對付其它的某些人應該沒有問題,這樣我就可以安心地去京城了。”陳天明說道。
  “好啊!”許勝利拍了一下大腿,“陳天明,你這個小子原來是來詐我的,你想公報和仇,想我讓虎堂給你當槍使。”
  陳天明笑道:“呵呵,還是外公這個老狐貍,不,是老姜厲害啊,我一點你就透了。其實當槍使的不是你,而是我,我可是為國家出力,為了m市的繁榮富強而努力啊!”
  “不行,這是違反紀律的。”許勝利擺擺手說道。
  “唉,我也知道你為難,因為這次事情最后可能要跟省國安打招呼,所以我直接找你而不是找二舅,算了,我不讓你為難了,我還是請假!”陳天明嘆了一口氣。
  “唉,天明,算了,你好歹也是自己人,我就私人地幫你一次!”許勝利聽陳天明又要請假,急忙改口說道。
  陳天明暗暗罵許勝利這個老狐貍,“外公,不行啊,我不能讓你犯原則,我還是請假,這些小角色我還是可以對付他們的。”因為虎堂總教練的身份好使,陳天明才不會笨得要辭職,就算許勝利真的同意自己請假,自己還有虎堂的身份。
  “天明,你這話我可不愛聽,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嘛,而且現在m市的治安太不好了。這樣,我全權交給你負責這件事情,許柏那里我會跟他打一下招呼。到時你要我給國安打電話的時候,你再跟我!整理于..”許勝利說道。
  陳天明見許勝利已經這樣說了,自己再跟他耍花槍就不好了。“好,等我先把事情辦了,再讓你打電話。m市的國安有問題,如果不是他們,m市也不會亂成這樣。”
  “那好,你可以走了!”許勝利揮揮手。
  “天啊,外公,我還沒有吃飯呢,你就這樣趕我啊?”陳天明故意吃驚地說道。
  許勝利白了陳天明一眼,“現在都是什么時候了,你還吃什么飯,這樣,我讓人看看廚房有什么吃的,你打包拿走!快點回去跟公安那邊協調,盡快回京城,那里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做呢!特別是六大家族的事情。”許勝利又叮囑了一下。
  陳天明拍著胸膛說道:“外公,你放心,我一會就回m市跟公安那邊協調,京城的事你也別擔心,我的人一直在盯著!”嘿嘿,主管公安的副市長何就是我未來岳父,不過,陳天明是不想跟許勝利說。
  回到m市,陳天明讓開車的兄弟吃飯休息,他給何連打電話了。“何叔,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跟你談一件重要的事情。”
  “好,我也正想找你,”何連說道。“你說,在哪見面?”
  “在輝煌酒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到了輝煌酒店不久,何連也來了。何連一見陳天明,便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不好意思了,伏擊張麗玲她們的人在半路上被人劫走了,我們的警察也被打傷。”何連知道有一群女孩幫陳天明干活,跟他女兒何桃的關系也很好。
  “這個我也估計到的,不過那些人已經被我們廢掉武功,就算救回他們也沒有多大用處,他們的目的只是不想暴露他們而已,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用了,我準備對他們采取行動。”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天明,你知道是誰干的了嗎?那好,你跟我說,我派人去抓他們。”何連拍著胸膛向陳天明說道。自己主管公安,讓人欺負到陳天明的頭上,他也有點不好意思。如果沒有陳天明的幫忙,他現在可能還在閑位里呆著。而且陳天明跟女兒何桃的關系,他更是想幫陳天明。
  “好啊!這人就是賈道才,m市國安的局長,他讓人對付我們的。”陳天明看著何連說道。
  何連一聽,臉色變了一下,“天明,這事情就有點麻煩了。這國安我們管不了,而且特殊情況下,他們還要管我們。這事要從長計議,要不,你找你的師兄鐘向亮商量商量。”
  “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今晚就要動手,明天我還要回京城呢!”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什么?”何連吃驚地站起來,“天明,你要想清楚啊,國安可不是你想動就動的。就算你的人比他們厲害,但只要他們一個電話,我的人還有部隊的人都要協助他們,這可是掉腦袋的事情。”
  “呵呵,何叔,你怕了?”陳天明笑道。
  何連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唉,國安可以管我們,你說我怕不怕啊?我也知道這段時間如果不是國安干攏我們公安的工作,m市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那些黑幫越來越牛,本來有證據的,經過國安的插手,就變得糊涂了。天明,你不要亂來啊,你再想想其它辦法?要不,先讓她們呆在別墅里不出來,那些人也不敢明目張膽攻過來。
  陳天明擺擺手,“不用了,我今晚一定行動,何叔,你看看這個,我準備用這個身份來命令你們,不知道行不行?”陳天明邊說邊把自己的證件放到何連的面前。
  “這是什么啊?”何連邊說邊拿過去一看,他嚇得差點摔倒在地上。“天,天明,這是不是真的?你不會弄個假的來報仇?”
  “何叔,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你可是何桃的爸爸,如果她生氣,后果很嚴重的。”陳天明說道。
  “那是,那是,”何連點點頭,他聽老婆的話,老婆聽女兒的話,他能不怕女兒嗎?“對了,你什么時候當了虎堂總教練?”
  陳天明說道:“以前的事情了,因為這是國家秘密,我不能告訴你,何叔,不好意思了。”
  “沒事,這個我懂,”何連點點頭,“對了,天明,上次在省里鬧事的虎堂人,不會就是你們?”
  “呵呵,好象是的。”陳天明點頭。“何叔,我們不多說了,現在我用虎堂總教練的身份命令你,我已輕跟上級匯報過,今天晚上你們配合我們的行動,今晚在m市來一個清整行動,把m市的黑幫重新洗一個牌。到時,軍隊也會參與,跟你們一起作戰。”
  “好啊,我等這天等很久了。”何連捏了一下拳頭,“不過,天明,說好了,國安那邊由你負責,這次行動是你們虎堂為總指揮,我們公安只是配合你們的行動。”
  陳天明點點頭,“那當然,你不要擔心國安那邊了,我們的行動一開始,自然有人跟省國安打招呼。你只要把你們掌握的黑幫資料告訴我們,今晚我們就可以行動了。”陳天明準備今晚不但動用公安和軍隊,他的人也要出馬,專門對付那些會武功的黑幫分子。
  “天明,你,我們怎樣做?我全聽你的。”何連越看陳天明越喜歡,這個未來女婿太厲害了,沒有想到他還是虎堂的總教練,呵呵,以后自己說話可以說大聲一點了。而且在官場上,誰還敢亂整自己啊?
  今天真是讓何連欣喜若狂,傳說中的虎堂終于讓他見到了,沒有想到是自己的未來女婿陳天明。虎堂是新成立不久,不過他身為主管公安的副市長是知道這是一個秘密的國家組織,直接屬于國家領導管,他們有什么事情直接向中央匯報的。
  “今晚八點整我們就一起行動,你調集全市的公安武警官兵,下面的縣區也統一行動,就跟上次滅魔門一樣,不過這次軍隊也會有人,而且我的人也跟你們的人在一起。”陳天明跟何連小聲地商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