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第1章野外偷情


  《流氓老師》正文第一卷第1章野外偷情
  背景:
  字體大小:
  字體顏色:
  黑色紅色綠色藍色棕色
  滾動速度:
  “唔強哥快大力大力……”一陣陣好象**的聲音從陳天明的前方傳了過來。這聲音陳天明一點也不陌生他在大學里經常看片時就已經了如指掌。里面的動作和聲音已經如雷貫耳。他輕輕地抬起頭伸長脖子向前一看原來是一對三十多歲的男女在對面的小草叢里進行**運動男上女下。那女人的大白兔已經稍為有點下垂但還比較潔白在空氣中拼命地搖晃著。讓陳天明那剛才沒有硬的東西開始發硬了。公共汽車氣呼呼地吐了一口氣然后像個老牛似的在公路上慢吞吞地開著。剛去喝完了朋友喜酒的陳天明就站在車里他不是想站而是里面沒有位置了。剛才他在酒桌里被人灌了一點酒有點醉意的他在酒席結束后就要趕回學校下午學校還要開一個什么鳥的教師大會。一轉眼時間就過了三年從大學畢業回來附城鎮中學當老師的陳天明已經有三年了。自己本來就不應該當老師這活兒不適合自己這可是一個光榮而又貧窮的職業自己的那德性吊兒郞當的是不能勝任的。如果現在自己不回去開會的話一定會受到校長狠狠地批評甚至扣發獎金。現在都是他m的鳥什么事情都要和獎金掛溝。“司機停車!”陳天明捂著肚子歇斯底里地大聲地叫著。可能因為剛才吃得太多現在他的肚子疼得要命。這種疼不是要去醫院的疼而是要上廁所的疼。陳天明兩腿緊夾他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屁股里面那些要趕出來的東西真的趕出來了。如果那些今天中午吃下的東西現在就跑出來的話那車里面的人包括司機一定會從車窗里跳下去的。所以為了車里面的人和自己的安全陳天明覺得現在馬上要下車進行解決要不的話他這個高大光輝的形象就會蕩然無存了。“司機你再不停車我就跳車了。”陳天明又叫了起來。司機聽車里面有人這樣說忙一踩急剎把車停了下來找開車門。他扭過頭往后看想看看是哪個人神經有問題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要下車。陳天明見車停了下來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捂著屁股就往下面沖下去。他邊跑邊回頭說“司機我要下去方便等我五分鐘五分鐘就行了。”陳天明沒跑下五秒公共汽車就又喘著氣上路了。“媽的生兒子沒屁眼的混蛋。”陳天明罵著。但現在他也沒有什么閑心對那沒良心的司機那十代的祖宗責罵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要找一個地方方便方便。陳天明抬頭一看公路邊十米處就是一大片的樹林這里看起來像是個荒山野嶺的應該沒有什么人。二話不說陳天明就跑了進去低著頭鉆進一堆草叢里脫下早已經想脫的褲子張開雙腿就開始……“唔強哥快大力大力……”一陣陣好象**的聲音從陳天明的前方傳了過來。這聲音陳天明一點也不陌生他在大學里經常看片時就已經了如指掌。里面的動作和聲音已經如雷貫耳。他輕輕地抬起頭伸長脖子向前一看原來是一對三十多歲的男女在對面的小草叢里進行**運動男上女下。那女人的大白兔已經稍為有點下垂但還比較潔白在空氣中拼命地搖晃著。讓陳天明那剛才沒有硬的東西開始發硬了。“三妹我這力氣比你家的那個怎樣?”那男人邊說邊繼續抓著**的大白免。大白免在男人的猛抓下變了型。“不要說我家的那個死鬼你別看他平時在外面好象很勇猛似的但在床上是一個窩囊廢他那不是很硬的東西沒有在我里面三分鐘就軟了下來。害得人家心里七上下的心里癢得就要沒氣似的。這不人家才找強哥你啊!”三妹邊淫笑邊摸著強哥結實的胸肌她那粗粗的大腿盤在強哥的腰間上如大樹盤根。“哈哈你找對人了。”男人高興地笑著那有點尖的屁股繼續地賣弄著。原來是一對偷情的男女陳天明心里想道。這地方前無人后無鬼所以他們才這么大膽地在這里偷情。但他們絕對沒有想到會有一個人因為要拉肚子在半路下車。“大力對就是這樣再大力動作的跨要大。”陳天明看著前面的現實直播心里癢癢的他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個強哥。可事不如愿只好在暗暗地為強哥加油。“我靠這樣的動作怎么會有深呢?應該用那招老漢推車你懂嗎?”陳天明又在暗叫著。現在的他完全像一個資深的性工作者正在現場指導別人的表演。他哪還記得自己正在拉肚子啊!雖然陳天明還沒有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十到二十二歲左右的美女但根據他已經看了次片的經驗知道強哥的動作離藝術的殿堂還差個十萬千里。看來鄉下人就是鄉下人接觸片的機會基本上是等于零。這可以說明某些普及教育的工作還做得不到家。這時一個看起來像螞蟻但又不像是螞蟻淺黃色有腳趾頭一般大的小蟲慢慢地向陳天明爬了過來。因為陳天明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免費的**直播光著下面的他沒有留意到下面。那蟲子正慢慢地爬向他已經像柱子的下面。突然蟲子向上一躍對著陳天明的下面就是狠狠地一口。“哎呀。”陳天明失聲地大叫了起來。他低下頭只見一個像螞蟻的黃色蟲子咬著他那寶貝一直不放好象要吸著什么。自己的那下面現在疼得就像要給別人割掉了似的現在是又腫又在。唉如果平時自己有這么大的話那將是多么地“性福”啊!“有人。”強哥突然跳了起來**裸的他忙抓起旁邊的衣服忙亂地穿了起來。那還沒有軟下來的東西讓他穿褲子的時候特別困難。三妹也在旁邊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急忙穿了起來。已經感覺到非常疼痛的陳天明也不理那偷情的男女怎樣狼狽的逃走。他忙抓起紙巾擦了幾下然后再低頭想看看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為何低下頭的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好象血氣一沖全身的血液如流水般游動他兩眼一黑雙腿一軟一下子暈倒在地上。過了好久陳天明慢悠悠地醒了過來。他發現自己的褲子都沒有拉上來正想拉發現那黃色蟲子已經翻著肚子死在旁邊他的那被咬的地方現在好象也沒有看出什么問題一道傷口也沒有看見。不會應該會有點血或者小傷口什么的。如果不是自己裸著下身陳天明還以為剛才是一場夢呢!他忙抽上了褲子。看看表三點半自己已經暈了兩個多小時。慘了四點要開會。陳天明也沒有時間去想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那黃色蟲子為什么會自己死了自己為什么又沒有事?他搖搖自己還有點頭暈的腦袋站直身搖搖晃晃地向公路走向。“停車停車。”在公路邊站了快半個小時的陳天明一直都沒有等到公共汽車。現在他只好搖手叫路過的小車載他一程。可搖了幾次手都沒有一輛車停下來。這群沒有人性的家伙自己長得像壞人嗎?搖手讓停車都不肯。看來是要到路中間攔車才行。陳天明邊想邊走到中間。如果自己不去開會的話那這個月的全勤等獎金都會像泡沬一樣沒有的。“來了前面有一輛車來了。”陳天明開始揮動著手臂想前面的車走過來。但那車繞過陳天明開了過去臨走時那司機還說道“現在的瘋子越來越多拉鏈都沒有拉就到處跑。”“拉鏈沒有拉?”陳天明看看自己的褲子果然拉鏈真的沒有拉上去。靠二十多年沒有漏過光的他今天居然被漏光了還給一個男人看了。m的!他低下頭邊拉邊想往公路邊走去。但現在的他有點暈本想回到自己這邊的公路但卻低著頭往對面的公路邊走去。一輛飛奔過來的大卡車沒有想到路上的陳天明會往回走一下急剎不住那大卡車就這樣撞上了陳天明。陳天明先是像一只大鵬展開翅膀一樣給卡車撞飛到半空然后在半空停留0.秒左右后又像一只繼了翅膀的小鳥向路邊墜落墜落的地方離卡車足足有二十米。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書友交流2群202903群:52435作者勿入
  小提示: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上一頁,您還可以
  支持作者,分享本書: